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我看胡朝霞  

2009-11-19 17:57: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朝霞举办个人书法展,名称“大道行”,与她一贯的书风一样,展览的名称气势也大。开幕前,她给我发信息,邀请我去宁波参加开幕式。看得出,话语不是一般的客套,她是真的希望我能去。我有一点感动,可最终没去成,特别内疚,就答应为她写文章。

我与她认识说短不长,说长又短。

先是熟悉她的作品。她的字总是长枪大戟,霸悍十足。若不是她的名字十足的女人,一定会误以为是剽型大汉所为。我便就有一点好奇,待见得真人,大出意料。

第一次见到胡朝霞,是在2005年椒江的浙江省青年书法家协会换届的会议上。她是副主席,坐主席台的。我见她身材娇小,整齐的流海下一双羞涩顾盼的眼睛,典型的娇女子。如此与原来意想的反差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那次,我没机会与她作交流。我不知娇弱恬静的她有什么力量驱使她写出巨椽大字,我更加好奇。

我的好友李砚告诉我,胡朝霞常关注我写的博克《经纬斋琐记》,对我的浅识陋见时有评说。李砚是有心人,专桃她的好话给我转达,我很高兴,把她视作不认识的知己。

去年,在绍兴参加兰亭书法节活动,用餐时巧与她同桌,虽然才是第二次见面,已俨然老友了。同席的李木教能说会道,一直与她开玩笑,言语调侃,又有一点孟浪,幽默得体,让一桌人快活。我插不上话,她一定以为我不善言辞,有一点窘态。就对李木教说:“陈纬是书生,别吓着他。”我便更不好开口,索性装得臭文人的模样,一时好笑。

以后便在不同的书法活动中与她隅而见面。我招呼她粗声壮气,意在告诉她,我可不是那种酸腐文人。最近一次,我陪萧耘春先生看展览,逢胡朝霞,给老先生作介绍。老先生满脸疑惑:“这个小女子就是写孔武大字的胡朝霞?”

“大道行”展览后,胡朝霞送来精美的作品集,书做得豪奢大气。打开扉页,装着一袋小品散页,写得是娟秀的小字,这是我从未见到过的。从这些作品中,我终于看到了她作为女性艺术家的另一面,说实话,我更喜欢她这一路唯美的字。

然而,大凡有作为的艺术家总不会按常人预想的逻辑去创作。如果结果早早让人想到,那样的艺术还会精彩和价值吗?胡朝霞总是以榜书标人,而不轻易、或许不屑写那些缺乏个性的小字,她讲究抑或追求的正是那种叫人出乎意料的效果。

相比之下,我自得于写尽美精到的小字,满足于“人如其人”的誉夸,没能力、也没勇气写大、壮、奇、险的字,在胡朝霞面前就脸红耳赤了。

当下称“美女书家”的很是吸引人的眼球,胡朝霞是“美女”,更是“书家”,当之无愧。然而我不想如此称谓她,想必她也不愿意。因为以她的实力,无须在书家前头无端加一定语。“美女书家”,其实是男性眼光下带有某种关照的生理,重在美女,写字嘛,马马虎虎,能拿毛笔写字就是书家了。胡朝霞不让须眉,霸悍十足,焉能接受如此酸溜之谓?

显然胡朝霞有其对书法创作的自信与肯定。我不想深究她学书的过程以及书风形成的缘由。可以肯定的是,她学书过程与人有太多的雷同,值得思考的却是她从相同的路中走出了不同的天。

最近,陈经在宁波的一次活动,与胡朝霞有过交流。他告诉我,胡朝霞个性爽朗,落落大方若男子,根本不是怡静娇弱的那一类女人。我又一次惊奇,看来对她,我还要进一步的了解,相信她一定会有更多给我的惊奇。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