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2009、6(2)  

2009-06-21 17:54: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日,上午访柳河,获赠华宝斋所印古书三部:《会稽三赋》、《吴越春秋》、《三不朽图赞》。

收新期《东方艺术·书法》,扉页有刘熙载《游艺约言》句:“高手作书,于众所矜处不矜,于从所忽处不忽。观此,始知俗书之矜所不必矜,忽所不可忽也。”值体味再三。

方继孝《古墨记》曾载,署名马衡的文章《关于鉴别书画的问题》抽印本,我曾在网上购一份,封面说明“张菊生先生七十生日纪念论文集抽印本”。张菊生,即张元济先生。此本页内有注“朱豫青代笔”、“书号—可改作《》号”字样。朱豫青即朱家济。此文发表于《故宫博物院院刊》1997年第4期,即注明“朱豫青代笔”。文前有傅振伦前言云:“今检箱筐得其抽印本,其所论历代收藏情形及鉴别之道极为精辟,兹由《故宫博物院院刊》印出。”莫非余所购正是傅之原本。

又,谢泳文《张菊生先生七十生日纪念论文集》记:是集商务印书馆1937年1月出版,十六开精装一大册,用纸精良。胡适、蔡元培和王云五编辑。据《张元济日记》:“我七十岁纪念文集作者共二十一人,均备信致谢,并各送《中庸说》、《孟子传》各一部。除张君劢先已送过外,其中蔡鹤顷、胡适之、吴子馨、黄任之均自作信,又岫庐共五件,亦先后发出。”

12日,上午与众同事去西湖景区交警大队参加书画雅集活动,书三件,画二件。为与交警搞好关系,马馆长今天又画又写不停。尹舒拉画了一幅西湖四尺整幅,还为每位警官做嵌名联。参加今天笔会的还有斯舜威、桑火尧、黄寿耀、蔡荣、李向阳和杨晶。

2009、6(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2009、6(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2009、6(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上海《书与画》杂志将发表会文书社专刊,张索要我写文章。编辑王畅催稿甚急,我迟迟不能下笔,有身在庐山之惑。上半夜看超级女生,下半夜无奈动笔。一直拖至天色浮白,总算勉强完稿。

13日,早稍睡,起床对文章《九年会文》稍作修改,发给王畅完事,如释重负。

下午去恒庐观谢稚柳作品展。楼上是谢的精品,楼下是大雅堂印制的复制品,几乱真。观谢老画作,甚是激动,如饥汉吞食。回到家看作品集,却又索味。这可能就是观原作与印刷品之区别罢。

2009、6(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2009、6(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2009、6(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2009、6(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2009、6(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过荣宝斋,购两书:《陈巨来治印墨稿》、《近代藏书三十家》(苏精)。

14日,张如元师来中国美院授课,晚云峰约共进餐,素柳同陪。席罢,与张师谈读书。

关于读书,有“博”与“精”之别。耘春师曾诫我,时光不待人,读书须有选择。黄惇先生也曾与我谈过,要匡定一个范围,才能有成果。我读书素无既定目标,只过眼瘾,读得快活就好,故一事无成。然孔子曰:“一以贯之”。倘能博览,变化气质,有助于对社会与人生的认识,我宁“博”不“精”,读书最终在于“通”。

15日,中午,斯舜威约去书店购书。购《黄黎洲文集》(黄宗羲)、《牧斋有学集》(上中下)(钱谦益)、《姚鵷雏文集·诗词卷》、《故宫书画馆》(第四编)。又网上购书《近代书林品藻录》(王家葵)、《南唐二主词校订》(王仲闻)、《真水无香》(舒婷)。

尹舒拉说,文革结束,曾与一朋友到北京。偶过铁栅栏,齐白石故居门外挂着牌子,便敲门,门虚掩,无人答应。推门入,一老头出,怒轰之:“出去,谁人让进的?”尹说:“这不挂着齐白石故居的牌子吗?”老人说:“什么牌子?我怎么没见过。”尹的朋友又说:“我是中国美协的会员,来参观的。”老人怒:“我还是齐白石儿子呢!”原来他即齐良迟,那架势十足北京玩爷的样子,记忆犹新。

李向阳说,凡大师都有秘不示人的一招。朱颖人的课堂笔记载,诸乐三说过,吴昌硕画花卉,下笔前先将笔饱沾颜色墨水,送嘴里一吮,将墨水含于口中。待笔干,又将笔头送入口中濡之,继续作画。据说如此能使颜色一致如初。指墨画是潘天寿一绝,然以手指沾墨能画巨作,线条还能拉得那么长,外人皆不知其奥。某次,潘上黄山,黄山招待所请作画。潘画指画,掌内竟握一团饱墨的棉球。宾馆某服务员见之大奇,传了出去,方为外人所知。

晚,斯舜威宴请许宏泉及《神州国光》杂志社一行,同席有王平、阎大海、陈樱樱、郑利权和我。许宏泉说,在唐云艺术馆举办“管领风骚三百年”文人书法展,开始几天比较冷清,没办法只得请张铁林来亮个相。明星来了,媒体也就来了。这几天公众参观络绎不绝了。

16日,上午去唐云馆再观“管领风骚三百年”展。

孟子曰:“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仁人无敌于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之流杵也。”俗言“尽信书不如无书”即典出于此。其实亚圣所言《书》,实特指《尚书》,后人臆断之误,害人不浅。

诗人林庚白有“诗怪”之誉。尝自况:“十年前论今人诗,郑孝胥第一,我第二。倘现在以古今人来比论,那么我第一,杜甫第二,孝胥还谈不上。”其潜心研究命理之术,甚喜占卜,著有《人鉴》一书。其中预言章士钊入阁、林白水横死、孙传芳入浙、廖仲恺死于非命,“皆言之确凿如响斯应”。袁世凯称帝,林预言:“项城寿命将终,那些弹冠相庆者,徒以冰山为泰山,殊不知皎日既出,岂不尽失所恃么?”又曰:“项城命中,厥禄太多,禄可比之于食,肠胃有限,而所进过量,不能消化,积滞日久,必致胀死。”人皆不信,林特撰一文,曰:“此文留待他年作证。”不久,袁果死,所书死之年月日,丝毫不爽,人大惊。1941年岁末,他为自己算命,有过不了年之恐。为避日机轰炸,从重庆携眷走避香港。不料抵港八日,即遭日军进占九龙。一周后,林庚白夫妇在尖沙咀渡海,被日军误杀而亡,真可谓“劫数难逃”。

接广西李飞跃函,叙会文书社双年展观感。

17日,师友常鼓励我报考中国美院硕士,可恨余英语一窍不通。记得余上中学时,此门课无设。后转校,数次补习英语终无法跟上。由是阻我大学校门之外,高考英语仅得7分,而恰与高校录取线差7分,可恨可恨。

读毛翰文《为了中文的明天,中国应叫停英语热》,个中观点令我解恨。摘几节:

今日中国,全民学英语的荒谬和祸患,已经是磬竹难书!年年岁岁,连中文系古文献、古汉语和古典文学专业的师生也必须过那风马牛不相及的英语关,连中医药、甲骨文、儒释道学者也要受那八竿子打不着的英语的考试折磨。该死的英语一票否决制,使多少英才被阻挡在大学校门和学术殿堂之外,又有多少庸才凭一纸死记硬背来的哑巴英语一路畅通地拿到硕士、博士学位。

今天,面对英语这个巨无霸,非英语国家,尤其是非英语的发展中国家,都面临一个两难的抉择:要么投降英语,要么抵抗英语。投降英语,引狼入室,就意味着去自毁本国的语言文化,把自己的国家变成英语的殖民地,变成“英联邦”的一员。而抵抗英语,拒英语于国门之外,则意味着自绝于世界的现代化、全球化进程,使经济落后、文明落伍、自我边缘化。当此之时,中国的教育决策者应该有一份清醒、一份警觉、一份睿智,我们的策略应该是,正视当今世界英语的霸主地位,为了中国的经济发展及文明进步,继续进行有限的英语教学,培养必要的英语人才,与世界对话,而立即叫停目前这种全民学英语的高烧和狂热。

由于英语排挤母语,今日中国学生的母语水平之低已经匪夷所思了。2005年6月,复旦大学举办的汉语文字大赛上,夺得冠军的竟然不是中国队,而是外国队。……我们曾经全民动手,大炼钢铁,毁尽山林,炼成许多废铁渣;我们如今又全国动员,苦练英文,耗尽国力,又能指望它练成什么呢?

声讨今日中国的英语之祸,有识之士的呐喊不绝于耳,如“中国正在发生着一场浩劫?这场不亚于‘文化大革命’的灾难,名字叫‘英语热’”。“除中国外,世界上有没有另外一个国家如此大规模地使用行政手段强压全民学英语”,“我们极变态的全民英语热正在加强英美霸权,正在使英美霸权永久化”。

18日,上午观西泠印社2009年春拍预展。本次西泠春拍共推出1200件艺术作品,古代部分包括沈周、蓝瑛、王铎、张瑞图、王翬、吴历、华嵒、赵之谦等大师名作。其中“清代六大家” 之一吴历存世作品极少,此次上拍《山邨邨密图》是其45岁时的山水佳作,是上海朵云轩的旧藏。近现代专场中,有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陆俨少、吴湖帆、程十发书画等精品。其中黄宾虹写生山水册尤为夺目,可为黄氏精构。文房清玩中特设“陆俨少自用文房雅具”专场,包括书画在内的五十四件拍品由陆俨少家属提供。其中26方陆俨少自用印也是难得之至,两方为方介堪所刻,其余为韩天衡所刻。印章专场中,黄宾虹自用印11方、藏印4方多经出版、著录。不知陆、黄家属基于什么考虑将先人遗物散出。历代名砚专场中汇聚了明清以来佳砚70余方。静妙轩、龟阜斋的7方旧藏、六砚斋铭砖砚、乾隆御铭仿宋天成风字砚、唐云藏砚、陆俨少用砚都是难得的精品。

2009、6(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2009、6(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2009、6(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2009、6(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下午金锡强来访。

19日,下午与斯舜威去西湖美术馆观“亭亭寒柯-余绍宋作品展”。余绍宋是典型的旧式文人,其诗书画俱能。作品给人的感觉不仅仅是笔墨的技能,而是笔墨背后贮藏着的诗眼文心。余氏书画,如仅以技巧而言,或不如当代某些书画名家,然通过书画表现出来了丰富的笔外信息,是当下所谓名家所遥遥不及者。

2009、6(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2009、6(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2009、6(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20日,文人常自以为有济世之才,诚如李白“仰天长笑出门去,吾辈岂是篷蒿人”之踌躇满志却又自不量力。吴大徵曾因得吴昌硕伪造“汉渡辽将军印”,以为吉兆,以湖南巡抚身份请缨,赴辽东甲午中日之战,铩羽而归。黄遵宪曾作《渡辽将军歌》调侃讥讽,甚为刻薄。歌云:

将军慷慨来度辽,挥鞭跃马夸人豪。平时搜集得汉印,今作将印悬在腰。将军乡者曾乘传,高下句骊踪迹遍。铜柱铭功白马盟,邻国传闻犹胆颤。……将军终是察吏才,湘中一官复归来,八千子弟来摧折。平章古玉图鼎钟,搜箧价犹值千万。闻道铜山东向倾,愿以区区当芹献。籍充岁币少补偿,毁家报国臣所愿。燕云北望忧愤多,时出汉印三摩挲。忽忆辽东浪死歌,印兮印兮奈尔何。

“铜柱铭功白马盟”句指光绪十一年,清廷派吴为钦差大臣,与俄人会勘边界,争回被占之珲春黑顶子,签定《中俄珲春东界约》,以图们江出口地为中俄公海口。吴大徵立铜柱于交界处,亲自篆书铭文:“光绪十二年四月,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吴大徵、珲春副都统依克唐阿奉命会勘中俄边界。既竣事,立此铜柱。铭曰:疆域有表国有维,此柱可立不可移。”1900年俄军入侵东北,将铜柱碎为两段,移至伯力博物院。为铭记国耻,上海中华书局曾模制为墨,仿铜柱之式,得者可宝。

  评论这张
 
阅读(47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