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2009、6(3)  

2009-06-30 21:02: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日,陈经为章云峰君书画册,云峰请余作跋,聊题数语:

伯伦胞兄为云峰制此册,以书入画,尚能小中见大,意形一体,非偶然可得。然书画之道趣在笔墨外,重在内养,胸有万卷书,足行万里程,虽笔墨小技必托寄高远,得达士之致,畅玄对之神耳。

云峰又索余书画册,检旧制十二叶,幅仅掌大。大涤子云:“作书作画无论老手后学,先以气胜,得之者精神灿烂出之纸上,意懒则浅薄无神,不能书画多则泛滥,少则精雄。藏者勿求于纸之长短粗细,古人片纸只字,价重千金者求之不易也。求之不易则举笔时亦不易也。故有真精神出现于世,空山无人,左右都散,独坐无事弄笔亦快。”余之书画虽不敢言“不易”,更无论“精雄”,然亦尽力,愿章兄不弃。

2009、6(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2009、6(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22日,去平湖接鲍先生“崇善守正”书展作品。途中寿耀说,过女儿小学,每闻做眼保健操时仍是“为革命保护视力,眼保健操现在开始……”开语,甚是诧然。女儿问“革命”是什么呀?如何应对?

2009、6(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四川艺术家流寓于外者皆享大名,入川即名逊。此中缘由不得而知。前几年,刘正成客平阳时,曾谓此现象,故其竭力离川赴京。其原来乃从事文史的半个专家,却莫名其妙成了当代书法大家。顾近代川籍名家,出蜀者如张大千兄弟、郭沫若、谢无量、蒋兆和等,俱在近代艺坛地位显赫。而留川者若赵尧生、颜楷、顾印愚、黄稚荃、刘孟伉,外籍入川者如顾复初、吴一峰、徐中舒、缪彦威等,皆声名不显,蜀地之埋没人才至此。当年东坡若是不出川,恐也无东坡矣。

 

作市读我6月2日所记,为我抄《随园诗话·卷一》一则:

杜诗“天子呼来不上船”,此指明皇白龙池召见李白而言。船,舟也。《明道杂记》以为:“船,衣领也,蜀人以衣领为船。谓李白不整衣而见天子也。”青莲虽狂,不应若是之妄。……王勃《滕王阁序》“落霞与孤鹜齐飞”,此落霞,云霞也。与孤鹜不类而类,故见妍妙。吴獬《事始》以落霞为飞蛾,则虫鸟并飞,味同嚼蜡。

晚,寿耀请饭,同席有如元师、家妙、云峰、素柳及泰顺印人季咏永君。

夜,应绍兴秋瑾纪念馆约,写鉴湖女侠临江仙一首。复为浙江书法60年精品展征稿书一四尺整张。久不写大字,疏于运肘转腕,写来颇吃力。

2009、6(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23日,为冯毓蒿先生书《渔父辞》。

读报,张文达有篇《百战山河一梦耳》文,记袁世凯称帝失败后之悔语,闻所未闻:

袁世凯在帝制失败以后,对他的亲信张仲仁吐露心事:“吾今日始知淡于功名、富贵、官爵、利欲者,乃真国士也。仲仁在予幕数十年,未尝有一字要求官阶俸给,严范孙与我交数十年,亦未尝言阶升迁,二人皆苦口阻止帝制,有国士在前,而不能听从其谏劝,吾甚耻之。……总之,我历事时多,读书时少,咎由自取,不必怨人。”张仲仁事后云:“观之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不知张氏此记源于何处。

张仲仁即张一麔(1867-1943),江苏吴县人。袁世凯幕下佐办文案。民国初年,任总统府秘书兼政事堂机要局长,曾一再劝告袁世凯不要称帝。取消帝制时,为袁起草取消帝制文告。次年一度任冯国璋总统府秘书长。1919年被推为在上海召开的南北和平会议副会长。后奔走呼吁和平统一,终无成果,回乡隐居。在乡兴办教育,改良农事。抗战爆发后,动员江苏各界人士慰问伤兵、救济难民。张一麔又是近代著名书法家。

严范孙,即严修(1860-1929)近代革新封建教育、推进教育现代化的先驱。原籍浙江慈溪。清时中进士,入翰林。积极倡导新式教育。曾以奏请光绪帝开设“经济特科”借以改革科举制度而传名于世。严修大力推进民间办学,推进“西学”传播。又是最早的女学倡办者之一。1919年与张伯苓创办南开大学,有南开大学“校父”之誉。严修为当时津门四大书家之一。又与赵幼梅、王守恂同被誉为“近代天津诗坛三杰””。

 

24日,林岫《紫竹斋艺语》记,刘炳森曾就林散之墓名仅题“诗人林散之”不解,求教启功。启功称古人喜为自己专长排序,先弱后强,原因有二,一者声东击西,等于自诩诗书画皆擅;其二是避暑趋凉,把热闹撂一边,专拣凉快的话。昔老书家均有“铜钱债易偿,书画债难逃”之叹。散之老人或许于地下企望求得安宁,故只称“诗人”。

柳倩称然,说:“现在书债越来越多,我看也不用去逃,不写就是了。”

刘炳森:“不写,不得罪人吗?”

启功:“写了,就不得罪人了吗?得之前,只说求墨宝,大小皆可。得到后,没有人嫌大嫌多,都看着嫌小嫌少。解放前,茅盾有个笔名叫‘逃墨馆主’,如果现在可以转让,请问在座各位,谁要?”

 

读新期《中国书画》,有朱京生文章《大家看看》,记李苦禅1957年在中央美院工会做普通职工时,一次酒后为学生当场表演巨幅写意花鸟画的情景。此画的题目就叫“大家看看”,抒发他胸中积压已久的郁勃不平之气。当时,由于极左路线的影响,传统国画不受重视,李只能在央美工会担任买卖电影票的工作。他从影院买来电影票,再分发下去。因影院不退票,又要像票贩子一样把票卖掉。许麟庐回忆:“至今想起在极左路线迫害之下,他坐在美院楼梯口购、销电影票的情景,想起他被逼得惴惴掩窗,偷偷作画的情景,想起家徒四壁,借酒浇愁的,我心不胜其悲。”

 

下午与舒翁访张侯权、单眉月夫妇。张、单夫妇年过八旬,身体硬朗。张先生一生热爱摄影,拍摄大量雁荡山和西湖的风景艺术照。听云雷君介绍,当年潘天寿的好多照片都是张先生拍的。潘先生对他很信任,让他进入画室拍先生作画时的照片。而夫人单先生是潘先生的高足,花鸟画深得乃师气度。两位老人都是温州人,我们用温州话交谈,谈温州艺林往事,谈雁荡,甚是亲切。我们入单先生的画室,看先生近作,皆水墨山水。单先生说:“近年常随丈夫去雁荡山,深为雁荡所感动,画了很多速写,爱上山水画。张先生拍了很多雁荡的照片,很多人可以对着照片画画,但我没感觉,须见真山才有灵感。”临别,获赠张先生所摄雁荡的明信片、单先生画集和《雁荡山笔记》(许宗斌)。

2009、6(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25日,上月27日有记吕思勉关于秦桧的看法。关于秦桧收兵权,读叶适,其有论:

秦桧虑不及远,急于求和,以屈辱为安者,盖诸将之兵未易收,浸成疽赘,……故约诸军支遣之数,分天下之财,特命朝臣以总领之,以为喉舌出内之要。诸将之兵尽肃御前,将帅虽出于军中,而易置皆由于人主,以示臂指相使之势。向之大将,或杀或废,惕息俟命,而后江左得以少安。(《四屯驻大兵》) 

“江左得以少安”,似是水心先生对此事件之肯定。

晚大字背拟《伯远帖》。

 

26日,胡适论读书云:

我们做学问的人,必须常常有一个-或几个-研究的问题,方能有长进。有了问题在脑中,我们自然要去搜集材料,材料也自然有个附丽的中心,学问自然一天天有进无退。没有研究的问题的人,便没有读书的真动机。即使他肯读书,因为材料无所附丽,至多也不过成一只两脚书厨。何况没有问题的人决不肯真读书呢。

想想自己,我的问题在哪里?恐半脚书厨也不算,值得思考。

 

陆廉夫是吴湖帆的启蒙老师。吴喜在乃师遗作上添笔,以示高明。如补笔陆氏仿范宽山水,题跋云:“廉夫先生此图,虽仿范氏,而大有石谷早年韵致。兹参用华原雪山用笔法,略为补缀数处,未免续貂之诮。大米云山,世已不传,三百年来惟玄照太守最称神似。廉夫先生得玄照、石谷二家最深,此帧浑厚圆润,亦与玄照为近。虽云自小米,其得图处实玄照也。惟因生宣黏笔,烘染略松,未免逊观。后生不才,略为渲染。先生有知,当不呵余之妄加涂抹也。幸识者教之。”又如题陆氏仿黄鹤山樵山水云:“读者有嫌其非最晚之作,不无疏漏处,耸余为之加墨润色,以为古今人合作,前人所未有之雅兴。”

 

27日,读王家葵《近代书林品藻录》。记蒲华:

蒲作英潦倒落拓,纵酒不修边幅,人呼“蒲邋遢”而轻之。平素不矜惜笔墨,有索辄应,润金多寡全不在计较中。或至人家饮宴,见案头佳楮良笺,往往技痒便欲挥洒,得者非但不知珍爱,乃至有闻邋遢至则掩藏纸墨,不使染污者。比作英卒,遗作声价倍增,诸轻视者懊悔无及矣。

忆世纪初,蔡树农客平阳,余陪其访吾友陈君。陈君示所藏青田封门石数合。蔡技痒,欲取石刻印相赠,陈拒。树农忿忿然,回余舍给杭州印友打电话,最后一句:“我在平阳,陈某人几颗破封门竟不让我刻。”我大笑。

 

晚,舒翁约余访章祖安先生。章先生示近作,颇自负。聊着聊着,便将话题引到武术上。他说,去年还能凌空作大劈腿。又示范格斗技,神性甚是可爱。

28日,购书《少室山房笔丛》(明 胡应麟)、《诗广传》(王夫之)、《读四书大全说》(上下)(王夫之)、《书边梦忆》(姜德明)、连环画《山河志》(四册)(汪洵秋)、《列车上的战斗》(贺友直)。

舒翁转来章祖安先生信息:“陈纬之字画格调不俗,但力度和用心不够。是你领来有所交待。”

 

读罢王家葵《近代书林品藻录》。作者以司空图《诗品》之例,依二十世纪书家风格流派厘为二十四品,每品五人。虽有嫌勉强,然也不失机智。

雄 浑:吴昌硕、康有为、李瑞清(李健)、于右任、沙孟海(冯君木)

冲 淡:弘一、马一浮、谢无量、乔大壮(寿石工)、林散之

纤 秾:张宗祥、沈尹默、溥儒、潘伯鹰、白蕉

沉 著:沈曾植、王世镗、罗复堪(罗瘿公)、郑诵先、王蘧常

高 古:吴大徵(顾廷龙)、黄宾虹、丁佛言、容庚(商承祚)、董作宾(王献唐、孙儆、叶玉森、陈恒安)

典 雅:萧蜕庵、赵叔孺、余绍宋、马公愚、邓散木

洗 炼:黄牧甫(易孺)、王福厂、邓尔雅、唐醉石(顿立夫、韩登安)、徐无闻

劲 健:曾熙、颜楷、胡小石、祝嘉、萧娴(游寿)

绮 丽:叶恭绰、马叙伦(吴玉如)、吴湖帆、张大千、谢稚柳(谢玉岑、苏渊雷)

自 然:包弼臣(吴之英)、张树侯(吴稚晖)、徐生翁、易培基(方尔谦、欧阳渐)、吕凤子

含 蓄:梅调鼎(钱罕)、高邕、林志钧(王薳、沈从文)、刘孟伉、钱瘦铁

豪 放:李苦禅(李可染)、陆维钊、朱复戡、来楚生(潘天寿)、余任天

精 神:严复(林纾)、蔡元培(严修)、王国维(梁鼎芬)、鲁迅、胡适(吴虞)

缜 密:陶濬宣(李文田、刘心源)、陆恢(俞宗海)、伊立勋(黄蔼农)、褚德彝(王瓘)、康殷

疏 野:蒲华、齐白石、高剑父(陈树人、赵少昂)、朱屺瞻(陆俨少)、徐悲鸿(傅抱石)

清 奇:赵熙(林思进)、张伯英、梁启超、姚华、丰子恺(经亨颐)

委 曲:王一亭、陈师曾(陈三立)、王个簃(赵子云、费龙丁)、谭建丞(诸乐三)、陶博吾

实 境:陆润庠(朱益藩)、王同愈(潘龄皋)、傅增湘(张元济)、刘春霖、商衍鎏(金梁、陈云诰)

悲 慨:刘鹗(王懿荣、端方)、章太炎(黄侃)、杨度(陈独秀)、张伯驹(周瘦鹃)、高二适

形 容:翁同和(赵石)、朱祖谋(袁昶、况周颐、李一氓)、华世奎(成多禄)、谭延闿(谭泽闿、周昭怡)、舒同(何维朴)

超 诣:俞樾(张继)、王闿运(廖平、刘咸炘)、钱振锽(钱穆、梁漱溟)、柳诒徵(缪荃孙)、陈垣(余嘉锡、沈兼士、冯友兰)

飘 逸:顾印愚(程康、杨庶堪)、郑文焯(俞平伯、夏承焘、吴梅)、黄节(潘飞声、陈宝琛)、章士钊(马宗霍)、柳亚子(金天翮)

旷 达:张之洞(李鸿章)、杨守敬、樊增祥(易顺鼎)、赵藩(李根源)、张謇(范当世)

流 动:郑孝胥、罗振玉、周作人(黄濬、汪精卫、李宣倜)、袁克文、郭沫若

 

王家葵另有《近代印坛点将录》,名录如下:

托塔天王晁盖   黄士陵      呼保义宋江   吴昌硕

玉麒麟卢俊义   赵叔儒      智多星吴用   王福厂

入云龙公孙胜   齐白石      小旋风柴进   沙孟海

扑天雕李应    邓散木      大刀关胜    来楚生

豹子头林冲    陈师曾      霹雳火秦明   赵古泥

双鞭呼延灼    钱瘦铁      双枪将董平   王个簃

小李广花荣    陈巨来      金枪将徐宁   乔大壮

青面兽杨志    寿石工      急先锋索超   韩登安

没羽箭张清    邓尔雅      美髯公朱仝   吴 朴

九纹龙史进    方介堪      没遮拦穆弘   顿立夫

神行太保戴宗   朱复戡      花和尚鲁智深  易 孺

行者武松     余任天      赤发鬼刘唐   宁斧成

插翅虎雷横    杨仲子      黑旋风李逵   吴子复

浪子燕青     简经纶      病关索杨雄   吕凤子

拼命三郎石秀   丁尚庚      两头蛇解珍   李叔同

双尾蝎解宝    张大千      混江龙李俊   胡 钁

船火儿张横    唐醉石      浪里白条张顺  钟以敬

立地太岁阮小二  叶为铭      短命二郞阮小五 吴 隐

活阎罗阮小七   丁辅之      出洞蛟童威   高野侯

翻江蜃童猛    高络园      镇三山黄信   黄宾虹

病尉迟孙立    潘天寿      丑郡马宣赞   傅抱石

井木犴郝思文   唐 云      百胜将韩滔   周昌谷

天目将彭玘    徐生翁      圣水将单廷珪  陆维钊

神火将魏定国   白 蕉      摩云金翅欧鹏  马一浮

火眼狻猊邓飞   马 衡      锦毛虎燕顺   经亨颐

铁笛仙马麟    罗振玉      跳涧虎陈达   王献唐

白花蛇杨春    容 庚      锦豹子杨林   商承祚

小霸王周通    闻一多      混世魔王樊瑞  徐新周

丧门神鲍旭    费龙丁      八臂哪吒项充  童大年

飞天大圣李衮   李苦李      病大虫薛永   赵云壑

金眼彪施恩    楼辛夷      小遮拦穆春   陈半丁

打虎将李忠    吴 涵      白面郎君郑天寿 诸乐三

云里金刚宋万   邹梦禅      摸着天杜迁   马万里

出林龙邹渊    冯建吴      独角龙邹润   单晓天

花项虎龚旺    丁吉甫      中箭虎丁得孙  朱其石

没面目焦挺    唐 俶      石将军石勇   翟树宜

小尉迟孙新    王石经      母大虫顾大嫂  谈月色

菜园子张青    罗福颐      母夜叉孙二娘  宋君方

旱地忽律朱贵   秦彦冲      鬼脸儿杜兴   谢磊明

催命判官李立   周 旭      活闪婆王定六  徐无闻

铁叫子乐和    黄 石      鼓上蚤时迁   李茗柯

金毛犬段景住   冯康侯      白日鼠白胜   罗叔子

小温侯吕方    张鲁盦      赛仁贵郭盛   叶潞渊

毛头星孔明    武钟临      独火星孔亮   朱醉竹

铁臂膊蔡福    张志鱼      一枝花蔡庆   张 萌

矮脚虎王英    罗祥止      一丈青扈三娘  刘师仪

神机军师朱武   王冰铁      圣手书生萧让  张祖翼

铁面孔目裴宣   俞 云      神算子蒋敬   张树侯

玉幡竿孟康    黎承礼      玉臂匠金大坚  应 均

通臂猿侯健    杜兆霖      紫髯伯皇甫端  金 城

神医安道全    黄蔼农      金钱豹子汤隆  沈 悫

轰天雷凌振    马公愚      青眼虎李云   周明锦

操刀鬼曹正    陈子奋      铁扇子宋清   金禹民

笑面虎朱富    戚叔玉      九尾龟陶宗旺  刘博琴

险道神郁保四   齐燕铭

 

29日,接周退密老先生玉函:

仲衡先生英鉴:猥以同志,辱承远颁鸿著《秋水无尘》及《会文社刊》各壹册,曷胜感篆。又承惠示高风云云弥增愧报。弟耄荒不学,近更衰颓益甚,实不足以供足下他山之助。翻阅大著,书法取法晋唐,雅有矩矱,用笔得当代白蕉及吴兴沈公前规,功力弥深,至可钦佩。惟见所录前人诗文,颇多脱漏,如题曰《洛神赋》,但并非全文,亦不类节录。如此情形,似不止一处。未知付印当初,何不细心考虑,予以改写?!“辗转”作“辗(偏旁有别)转”二字,是否通用?或有所本?吹毛求疵,聊供葑菲之采而已。狂愚之处,至祈原谅,万勿呵责。耑复并伸谢意,祗颂文祺并祝暑安。九六弟退密上。又,尊画古雅高简,以少许胜人多许,诚非一般画家所企及,玉佩玉佩。

前辈厚誉,愧煞难当。婉转指谬,尤当铭记,痛改恶习。

 

30日,安徽某画家在《美术报》刊发其山水作品,附刊林散之先生于丙寅年(1986年)给他写的一段评语,云:

用笔用墨不俗,能得到黄老法度。不知与黄老见过面没有,或从他著作上汲收而来。不然,不会如此深入的。无近代一些魔障气味,能如此学下去,十年以后,自能大成。从上海、浙江、安徽、南京都未见过如此笔墨。大概对黄老画法,自有深造,才能如此的。散耳评比。

从信的言辞笔迹观,语辞随意,甚至有错字(如“魔”字),似是应付。老艺术家对后辈的客气,万不可当真。昔陆抑非先生无论见谁,即使初学后生,第一口就是“名气老大,佩服佩服。”如果大家都当真,当艺术家也就太容易了。将老先生客套式的鼓励与自己的作品一并刊出来,实则是对前辈的不敬。近日,余接周退密老、章祖安先生褒评,也当如是观。

  评论这张
 
阅读(46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