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经纬斋琐记2009年8月(2)  

2009-08-20 16:37: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日,陶宗仪《辍耕录》云:

杨铁崖耽好声色,每于筵间见歌儿舞女有缠足纤小者,则脱其鞋,载盏以行酒,谓之金莲杯。予窃怪其厌。后读张邦基《墨庄漫录》王辅首《双凫诗》云:“时时行地罗裙掩,双手更擎春潋滟。傍人都道不须辞,尽做十分能几点。春柔浅蘸酥桃暖,和笑劝人教引满,洛尘忽挹不胜娇,划踏金莲行款款!”观此时,则老子疏狂,有自来矣。

这则记杨维桢“疏狂”、“荒唐”之景有资明代文人心态和艺术追求之研究。

12日,下午鲍贤伦先生来观展览。他说很多人劝他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现在想来已非重要。倒是有考虑择合适的时机在上海做个展,因为上海是他艺术起步的地方,徐伯清先生已卧病两年。在上海办展也是父亲生前的愿望。又说,做个展是对自己的较劲和挑战,一个展览就是一个坚实的脚印,就是完成一个里程碑。这个年纪是一个人生命中最稳定与最富创造力的时期,不能荒废,等到年老再回头,就不至为这一时期浪费虚掷而惋惜、遗憾。

经纬斋琐记2009年8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13日,乐清黄博勇来访,赠乃师叶升龙画集。叶升龙又名叶叶红,1950年毕业于国立艺专国画系,1954年因病回家,从此在老家从事美术工作至今。解放初期,像叶氏这样的美术专业人员被遣回埋没不少。观叶的画作,晚期不如早年,其中缘由正如叶氏后记所言:“因我一生屡遭厄运,造成孤独、独立的个性,有些不合群。多年来,我的作品基本上难得参展也难得发表。即使参展或发表,往往标题被改,或索性取消了标题,只在画下写上我的姓名。对我的作品如此,就等于将我从生活中获得的灵感、内涵丢进了汪洋大海。我则坚决维护自己对绘画改革的主张,于是我只能将自己对绘画作品参展和发表的念头也丢进了大海。因而我成为一个不受欢迎、默默无闻的‘隐士’。”

书白居易诗一件寄温州书协参加建国六十周年展览。

14日,尹舒拉回忆陆俨少。陆先生到博物馆看画,喜欢从现代往上看。他说,近代的东西笔墨过瘾,容易抓着你往下看。而越往前看越悠远高古,使你感到古人已经把中国画画到登峰造极。这样,你就会思考,不敢骄傲。

晚,与柳河过晓风书店,购书《魏晋南北朝文学史参考资料》(上下)、《以古为新:晚明的艺术与影响》(杨以国)、《郑板桥年谱》(党明放)、《王逊美术史论集》、《方如麐艺术研究文集》、《先锋·颓废:常玉与中国美术现代性研究的另类视角》(顾跃)、《藏品》(2009春夏合刊)、连环画《兴唐后传》(10册)。

15日,读连环画《兴唐后传》。我喜欢古代刀马线描的连环画,读它就像是在重温儿时读书的快乐。古代战争类的连环画,内容几乎一致,两方摆下阵来,将帅轮番出战,俩俩PK,士兵列队只作看客,胜负全不关士兵的事,兵没有胜负的操纵权,将胜兵则士气大振,将败则兵如山倒。此套连环画是新绘的,模仿过去老连环画。内容也随意,如唐太宗即位,他的两个兄弟还在,根本没有玄武门之事。中国艺术大多戏说,欣赏的是画,内容就不计较了。

16日,读王家葵《近代印坛点将录》。1963年,上海某名画家持一方老坑青田旧印,请叶露渊篆刻。原印为吴让之朱文“人因见懒误称高”,叶不忍前贤遗泽泯灭,欲以佳冻交换,不允,多番交涉,对方总算同意将原石锯下薄薄一片作为润资,吴让之手泽得以幸存。吴湖帆有“画界医师”之称,吴亦颇为自喜。他收藏四王画作大小相同,自称凡四王画经他手,或斩头,或去足,先使尺寸统一,再妙用接笔,务使风格协调。此皆缺乏对前贤之敬畏与尊重,艺品实不足道。

17日,接新期《书与画》,发表《会文九年》,配发会文书社每位社员作品一件。

购书《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史》(范伯群)、《中国艺术学》(彭吉象主编)。

尤无曲、潘君诺、刘伯年有“云起楼三剑客”之称。尤无曲《后素斋诗稿》有诗:“人物精神刘伯年,草虫无过是潘然。追思云起昔三客,剩有钝翁写百川。”郑逸梅评潘君诺云:

君诺画师,寝馈绘事,垂五十年,于花卉草虫,别具功力。举凡沅芷沣兰,汀蓼石竹,无不简笔出之,洒落可喜。见之者曰:此青藤也,此白阳也,此南翁也。实则君诺信手所之,何尝有青藤白阳南翁之涉想,要皆由于平素濡染之深,造诣之妙,故能动与古会,条综脉贯而不自觉也。

经纬斋琐记2009年8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余藏有潘之蜜蜂葡萄、尤之清供,尚缺刘之人物也。

经纬斋琐记2009年8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18日,购书《宋徽宗与文人画》(张其凤)、《初果集》(朱关田)。

董其昌与王铎艺术观点不同。董主张“平淡天真”,王追求磅礴雄浑。

董其昌云:“诗文书画,少而动,老而淡,淡胜功,不工亦何能淡。东坡云‘笔势峥嵘,文采绚烂,渐老渐熟,乃造平淡’。实非平淡,绚烂之极也。”

对元四家,董其昌对倪瓒最为推崇。王铎则反之。董以为:“吴仲圭大有神气,黄子久特妙风格,王叔明奄有前规,而三家皆有纵横习气,独云林古淡天真,米颠后一人而已。”而在王铎看来,四家都应大加褒扬,只有云林成就最小。云:“画寂寂无余情,如倪云林一流,虽略有淡致,不免枯干, 羸病夫,奄奄气息,即谓之清秀,薄弱甚矣,大家弗然。”又云:“关生(关仝)又细有老,磅礴之气行于笔墨外。大家体度固如此,彼倪瓒一流,竟为薄浅习气,至于二树、一石、一沙滩,便称曰山水山水,荆、关、李、范,大开门壁,笼罩三极,然欤非欤。”

虽然董、王观点迥异,但惺惺相惜。王铎曾题董其昌山水,有“画之道通于禅,非静深不能诣也”,“恨不能如玄宰,匝天无缝,为冥周神”之赞誉。又曾致书董其昌,有“恨不日携手足下,邀吟于曲泉花宫之间”句。

19日,晨起画山水一件。余画求疏淡,一满便俗不可耐。此作初画山岩一角,人物独坐松下,尚可观。后添远山、瀑布、丛木,便满纸荒唐矣。

函周退密老人,寄奉黄宾虹八十纪念画册照片。

读乐清文史资料。乐清名士、南社社员张云雷回忆,在日本早稻田大学求学时,曾将孙诒让先生逝世消息告诉章太炎先生。章太炎当晚即焚香亲笔写了一篇祭文,要张托人带回温州。刘景晨得到这份祭文后,视为至宝。照原文抄了一份交给孙家,祭文原稿留下装在一只很讲究的皮夹里,结果被窃失踪。

20日,晨起淡作蕉阴图。

经纬斋琐记2009年8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读龙湾文史资料。1921年3月,弘一法师听旧友瑞安林同庄宣扬,由玉泉居士(吴建东,闽人)介绍,经温州吴璧化、周孟由两居士延请,来温州庆福寺,闭关潜修,生活计12年。除庆福寺外,又分别居住过江心寺、仙岩伏虎寺、茶山宝严寺、郭溪景德寺等地,时间不等。来温后与僧人相约有言:“余初始出家,未有所解,急宜见诸缘务,先办己躬下事,为约三章,敬告同人。一,凡有旧友新识来访问者,暂缓接见;一,凡以写字作文等事相属者,暂缓动笔;一,凡以介绍请托及诸事相属者,暂缓应承。惟冀同人共相体察,失礼之罪,希鉴亮下焉!”并在门口贴“虽有犹殁”四字,以示来者。新任温州道尹张宗祥托寂老求访,弘一流涕曰:“师父慈悲,弟子出家,非谋衣食,纯为了生死大事,妻子亦均抛弃,况朋友乎?乞婉告以抱病不见客。寂老是庆福寺的主持,弘一拜其为师,云:“吾以永嘉为第二故乡,庆福寺作为第二常住,俾可安心办道,幸勿终弃。”吴鹭山先生曾由周孟由陪同,幸得大师接见。弘一在温期间,著《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等。在江心寺留有一联:“智慧照十方庄严诸法界,大慈念一切无碍如虚空。”

  评论这张
 
阅读(4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