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经纬斋琐记2009年9月(1)  

2009-09-11 09:4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日,旧同事邱朝柱、吴墅将迁新居,索书,各为之书。

临白蕉《兰题杂诗卷》。

 2日,致赵延年先生函:

延年先生座右:偶读高信文章,得观先生妙作。原只晓先生版画大家,不想国画竟如此可喜。特奉上高氏文章,请阅。弊馆新开,藏品库房俟中秋后动工,预计年内可竣。征集先生藏品明年进行为宜,先生以为妥否?并颂康安!晚陈纬顿首。

 经纬斋琐记2009年9月(1)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古人写信甚简,字字珍矶。如曹孟德赤壁之战前后致孙权信,战前:

近者奉辞伐罪,旌麾南指,刘琮束手。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于吴。

战后:

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烧船自退,横使周瑜虚获此名。

购书《李后主和他的时代:南唐艺术与历史》(陈葆真)。

 

3日,上午与李砚接单眉月先生到美术馆看黄宾虹展览。单先生称自己很少出门,只是偶去看看展览。现在骗子很多,自己最容易上当。前不久有人称自己是中央美院的,组织展览就骗走了一张大画。我说,先生不要太“清高”了,以后凡是要画的,不论什么目的,一律一手交钱,一手交画。单先生一直在叨絮,这世界咋变成这样子呢。

 经纬斋琐记2009年9月(1)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4日,读关于陈老莲的札记。

陈老莲好色风流。毛奇龄《陈老莲别传》记:“生平好妇人,非妇人在座不饮,夕寝非妇人不得寐。有携妇人乞画辄应去。”朱彝尊《静志居诗话·陈洪绶》记:“中年纵酒,狎妓自放,客有求画者,罄折至恭,勿与。及酒边如妓,辄自索笔墨,虽小夫稚子,徵索无弗应。” 

 

张宗子《陶庵梦忆》记:

崇祯己卯八月十三,侍南华老人饮舫,先月早归。章侯怅怅向余曰:“如此好月,拥被卧耶?”余敕苍头携家酿斗许,呼一小划船,再到断桥。章侯独饮,不觉沾醉。过玉莲亭,丁叔潜呼舟北岸,出塘栖蜜桔相饷,畅啖之。章侯方卧船上嚎嚣,岸上有女郎命童子致意云:“相公船肯载女郎至一桥否?”余许之。女郎欣然下,轻纨淡弱,婉瘞可人。章侯被酒挑之曰:“女郎侠如张一妹,能同虬髯客饮否?”女郎欣然就饮。移舟至一桥,漏二下矣。竟倾家酿而去。问其住处,笑而不答。章侯欲蹑之,见其过岳王坟,不能追也。

风流得真,乃雅人也。

 经纬斋琐记2009年9月(1)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陈老莲46岁纳扬州胡氏为妾,写《自笑》有句:“文词妄想追前辈,画苑高徒望小妻。”

好色风流,然不失气节。有记载,入清后,清人以“刃迫之,不画”。复“以酒与妇人诱之,画。”真英雄难过美人关,甘风流花下死。

前几年南京师大有教授著《明末怪杰陈洪绶》,送老画家高马得。高不解:“为什么是怪杰?”答:“陈风流,晚上没有女人抱着不行。”马说:“这很正常啊!”

 

购书《美术二十讲》(贾晓伟编)、《风入罗衣:中国文学中的服饰与人情》(庄秋水)、《古代思想文化的世界:春秋时代的宗教、伦理与社会思想》(陈来)、《人群中的古典》(秦里)、《艺林类稿》(茅子良)。

 

5日,谢安复出上台后,力排众议,提出要盖皇宫,作为“形象工程”。牌匾请王献之书,王献之不买帐,竟命使者将牌匾扔出门外,以表示对上级兼叔辈谢安这个“工程”的不满。谢安也不急,请王献之来参观新宫殿,让他觉得在巍峨的皇宫上题字是天大面子的事。谢安对献之说:“在家写字没灵感,不如到殿上来写,如何?过去魏朝韦誔便如此做。”谁知献之答曰:“故魏朝不能长久。”让当朝牛人谢安一点脾气也没有。谢安儒雅大度,王献之傲岸不阿。人不因地位而优贱,平等自由,这就是魏晋风度,一个令人向往的时代。

 

6日,下午与家人游郭庄。郭庄是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绸商宋端甫所建。俗称宋庄,也名“端友别墅”。临流卷阁,依嶂开楼。有联曰:“红杏领春风,愿不速客来醉千日;绿杨足烟水,在小新堤上第三桥。”民国时,宋庄曾抵押给清河坊孔凤春粉店,后卖给汾阳郭氏,改称“汾阳别墅”,俗称郭庄。园濒湖构台榭,有船坞,以水池为中心,曲水与西湖相通,旁垒湖石假山,玲珑剔透。庄内“景苏阁”正对苏堤,可观外湖景色。庄内小池,养着色彩斑烂的大鲤鱼,也不知是何时养的。我们在池边拍手招呼,鱼群聚集了过来,张着大嘴,轻摇尾巴,人鱼相悦。郭庄雅洁,被园林学界誉为“西湖池馆中最富古趣者”。

 经纬斋琐记2009年9月(1)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7日,好书总是伴人快乐消时。读毕《门阀旧事》。作者倪政兴,是个记者,并非专业历史学家。因而叙述一段历史就不会枯燥乏味,就显得丰满,不摆面孔,然也不戏说,读来引人入胜。“作者秉持娱乐的写作方式,但对待历史的态度却是严肃之至,在今词古用这类看上去颇为时髦的文字背后,处处可见作者用心的史料比对、考证。这种别开生面的历史叙述方式,加上激扬飞越的灵动文字,带给读者的,是开启智慧与拥有阅读快感的双重享受。”(詹玲)本书以东晋名士谢安为中心,讲述了一段特殊的历史。东晋皇权衰落,世家大族把持朝政,隐士谢安40岁出山,巧妙地周旋在权力的缝隙之间,维持了东晋政局的恐怖平衡,成为一时的政治明星。他既是一个宽袍大袖、携妓吟啸的风流名士,又是一个谈笑间强虏飞灰烟灭的超级政治家。本书以深具才情的笔调探测了汉人历史上曾经达到的人格深度。

 

8日,老费推荐我读毛尖文章。《乱来》是她关于当下生活所见、所闻之所思、所识,文字干净,绵里藏针,不乏机智,自成一体。孙甘露的序言说:“毛尖的文章为随笔写作作出了别开生面的示范,在老朽和幼齿,滥情和冷漠,故作高深和不知所云间提供了感性的道路,在奢谈鲁迅和奢谈时尚之间接触生动坚硬的现实,为活生生的此刻留影,并且梳理出‘明日帝国’的夕照。”真值我这“老朽”或“故作高深”好好学习的了。

同事苏工儿子在巴黎求学,房东喜欢中国文艺,嘱我为之书一件赠之。

 经纬斋琐记2009年9月(1)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9日,日前,江西新港邹农耕寄阅《文笔》,内有高信记赵延年先生文章,即托刘颖转交赵老,赵老一早来电,称读了文章,甚是高兴。复商议捐献事宜。

函巴黎老友陈作恩、池爱芬夫妇。

 

新期《书法》,胡传海卷首语云:

大江健三郎来北京出席“21世纪年度最佳外国小说-微山湖奖”的颁奖仪式,是他自1994年到瑞典领取诺贝尔文学奖后第一次亲自出席的文学奖项颁奖典礼,此前他曾拒绝日本政府颁发的文化勋章。来中国,他是奔着鲁迅来的,他对颁奖主办方提出两个要求:一是参观鲁迅博物馆,亲眼看看鲁迅创作《希望》的地方;另一个是在北大向学生演讲,而演讲的题目亦和鲁迅有关。相比于鲁迅文章在中学教学中遇到的“冷遇”,大江健三郎先生对鲁迅的崇敬之情令人深思。鲁迅精神是民族的脊梁,这是几代人的共识。教育,特别是中小学教育,要培养塑的是学生精神世界,教材中文章本身的难易、好懂与否,正检验着教师教学水平的高低。经典的好文章,都是精神的载体。就像黄宾虹说的:“古代书画之所以宝贵者,固非其为古董而宝贵,乃其精神存在,千古不磨。”

下午陪老费夫妇参观展览。

 

10日,老友、时任温州龙湾区副区长的卢剑平女士来,陪其参观展览。她要我说说黄宾虹到底好在哪里?我真不好回答,似乎敷衍回答,只要觉得好就是好,面对大师,表述的语言会很苍白与尴尬。

 

  评论这张
 
阅读(4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