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经纬斋琐记2009年9月(3)  

2009-10-01 10:54: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日,上午看电影《建国大业》。

晚观上海田径黄金联赛,刘翔复出比赛,似王者归来,风采似旧,激动人心。

21日,李向阳君为余画小品。

经纬斋琐记2009年9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22日,余写新诗,受台湾诗家影响甚大。1989年写短诗《清明》,获全国无名诗人短诗比赛优秀奖。全诗如下:

 

这一天天也流泪

山路被泪水浸得泥泞

山风撩起你的散发

――在远方呼唤着

 

连坟里的人也在哭

是哀叹你泡在雨水中呢?

是担心你下山的路上呢?

 

这一天整个世界被泪水浸得膨胀

 

诗歌发表后,张君先生以为抄袭台湾诗人辛牧的《清明》,我少年气盛,大不服,与之有过笔仗,想来真是不敬。辛牧诗《清明》:

人都要放声一哭//所有的山路必泥泞/所有的冥币必蝴蝶/所有的烟篆必袅袅/所有的无语问苍天/只余我们//只余我们/爬在案牍的坟墓上/烧一张又一张的公文/抽一根又一根的芋/听祖先在遥远的山头哭我们//有泪/泪洒何处/要哭/哭给谁看

23日,福建龙岩张继光道友函来,邀稿“情系拓福”全国书法名家百幅楹联大展。因提供内容“国泰开鸿远,膏泽授丰收”(丁临川撰)联,疑有误,不敢冒然下笔,又拙于写大字,即函张谢答。

24日,上午周昌谷侄女、外甥女来,咨询藏品捐献的有关程序。周昌谷家属已与乐清市签订捐献协议,乐清近将在乐清中央公园奠基建周昌谷纪念馆。尹舒拉和我向她们解答有关征集的程序、办法,藏品保存要求等方面的情况。随后,我们一起到涌金公园对面韶华巷周昌谷故居,此处正在准备拆迁,业主与政府对峙不下,周昌谷最后的一处旧址将荡然无存。

中午,林剑丹师赴湖州参加活动,途经浙江美术馆观展览。他说,黄宾虹的画最好的是在八十岁至九十岁这一段。九十后,精力就不济了,有时就会力不从心。

老费电来,要我接任道斌教授去湖州参加“晋韵流衍-沈尹默书法精品展”活动。老费说,你就称是任先生的学生吧。下午约李砚同陪任先生赴湖州。一路上,与任先生相叙甚洽。

任先生回忆与夏承焘交往的往事。他回忆,1974年,时任杭州教授的夏先生处境狼狈,藏书被抄,宿舍被占,工资被扣,常要批斗,还要上文二路扫大街。浙江“文革”最初是从文化名人身上开刀。夏先生是因《岳飞〈满江红〉词考辩》一文在日本发表,以为《满江红》为明人伪托,非岳飞所作,因获罪名是否定民族英雄和理通外国。任道斌先生当时还是个普通工人,对文史有兴趣,读到这篇文章有不解处,上门向夏先生求教。夏先生的理由有三:一是词中有“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句,以地理常识而言,贺兰山在今西北宁夏一带,而金国于今吉林境内,岳飞不至于东西方向混淆。二是岳飞被害后,其孙岳珂搜集父祖文稿,编成集子,但如此重要词作却没有收入,不合情理。三是有此怀疑也并非独家之言,余嘉锡也有过考辩。任先生还说,夏老爱画荷花,他的日记中时有记其爱荷成痴之心景。如1941年1月21日所记:“学画荷花数十纸,临睡合眼,浮花满目,乱梦甚多,又用神过度矣。”任先生藏有夏老水墨荷花一帧,乃夏先生赠其岳父张慕骞先生旧物。张慕骞是夏承焘好友,是夏中学国文老师张棡之子。夏在温中读书时,曾试作小令,有“鹦鹉鹦鹉,知否梦中言语”句,为张棡激赏,自此学词兴趣大增,终成一代词宗。

任先生问我哪所大学毕业。我答:“高中。”便略叙中学毕业后从清洁工、村长、乡官做到文化工作者之经历。这是80后、90后不再有的经历。我们的谈话驱走途中疲劳,晚到湖州,老费问任先生:“这两个学生怎么样?”任先生夸好。

巧逢林岗,他向我们示新搜罗的唐砚二方,辽铜砚一方。辽砚外形奇特,可系于腰际马匹长途奔走。我问:“你搜那么多的古砚,作何打算呀?”林岗笑而不答,我想他也答不上来。“计划建个古砚博物馆吧。”我又说,林岗还是笑,看得出他心里有他的计划。

湖州文化局招待晚宴。林师要与我们坐一桌,有人来硬拉去领导桌,林师无奈:“这真不自在。”老费向我介绍认识颂雅风文化艺术公司总监刘峥、助理马静和北京摩登利亨文化中心经理马文。

经纬斋琐记2009年9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宴后,老费招呼喝茶,鲍贤伦先生、任道斌先生、胡小罕君、戴家妙君、刘丹青君、湖州文化局柴副局长,还有我和李砚,一桌子。任先生回忆早年师从谢国桢先生往事。谢老是梁启超的学生,任先生便是梁任公的再传弟子了。当时中国社科院有三派,一是谢刚主为代表的传统派,被视“封建遗老”;一是以侯外庐为代表的“延安马列派”;另是胡适弟子的“资本主义学术”派。研究的材料多掌握在“马列派”手中。任先生曾随谢老见过俞平伯。问俞先生长寿秘诀,老先生说只有两个字“不动”。俞平伯说,当年批判他时,他说只把那个“俞平伯”当作与他同名同姓的另一人而已,与己无关。任道斌先生今年已过六旬,然外表看来最多五十初度,他说人生就是过客,不要让世俗杂事与自己纠缠不休。看来先生是得他所接触过的文化老人真传的。老费说,梁启超是康有为的学生,他继承了康做学问的衣钵。而康的另一支学生却学到了康“牛逼”的本领,从刘海粟到当今的黄、范、钱、余、韩、何等辈, 个个“大师”自诩,都是刘的遗风,可作一篇《近代艺坛牛逼考》。夜半散,任道斌先生认真对我说:“没有上过大学一点不遗憾,你的那些经历很宝贵。”

经纬斋琐记2009年9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25日,上午,“晋韵流衍-沈尹默书法精品展”在湖州博物馆开幕。展出沈氏书法精品百余件,老费说,其中有五件是他的藏品。鲍贤伦先生在作品集的序中称:

沈尹默先生的书法博采众长,深研正统,是有着自身逻辑的发展过程并由明确的理想目标决定的。晚清以降,日愈衰靡的帖学和风起云涌的碑学,他都亲爱亲历了,对于其中的弊端有着深切的体验。他苦苦寻找可以对接传统理路又反映事物发展本质的道路和方法,当然同时也依循着自己的学识和性情。所以他越过了明清藩篱,由宋而唐而晋直逼二王,并在实践中发现了书法艺术最核心的关键-笔法。可以说,沈尹默先生同时解决了方向、道路、工具的大问题。是卓然的典范式的创作成就使他别无争议地拥戴为帖学书法盟主;而《五字执笔法》、《二王法书管窥》等划时代的发现则成为后人深入正统书学堂奥的津梁。而对这样的大功德,时人以性情质之,实在是很可笑的。

午餐后,我与任道斌先生回杭州。

26日,上午与妻女登宝石山,远眺西湖。女儿上大学初,尹舒拉特为她画过一把扇子,画得是初阳台的日出,鼓励她努力并祝前途如日升。

经纬斋琐记2009年9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下宝石山到晓风书店购书:《金圣叹全集》(6册)、《温文尔雅》(休斋)、《隔江山色:元代绘画》(高居翰)、《江岸道别-明代初期与中期绘画》(高居翰)、《据几曾看》(葛康俞)。

27日,河南青年书画家逯国平和马龙,现居北京,受高宏君邀请在平湖举办书画展览。特来观黄宾虹展览。中午邀他们一起吃饭,王义骅君和潘一品君作陪。获逯国平赠山水画一帧。逯君说,中国画和书法作为大学的一个专业值得商榷。美院书法系学生在大学四年,基本上学到老师们应酬社会的作派,临毕业才发现,四年大学中并没有学到多少专业,这是个大问题。

经纬斋琐记2009年9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去荣宝斋购书《中国文字学》(陈梦家)、《倪瓒年谱》(黄苗子)。

晚,一口气读完老费赠我怀一的书《文字江山》。怀一的文字是大白话,画与文字都干净自然,得韩羽影响甚多。老费曾讲一段韩羽先生的逸事。韩先生曾任某报主编,上任不久,一次单位全员出行,上一辆大巴,面前一辆小车,听讲是供领导坐的。大家等了很久,领导不到。韩羽怒,大骂什么狗领导,让大家等他一人。众也跟着骂。原来小车接得就是韩主编,韩羽率众骂得正是自己。

28日,我有朋友女儿高考成绩不理想,有人建议去国外读大学。现在国外与国内的学校之间有合作,在国内学习二年,再去国外二年,文凭由国外发,国内外学校都刮一笔钱。朋友不放心,去咨询浙大考试办,得到回答就是,不管是什么学校,如能在国内大学读就去读,别花一大把钱买一张洋文凭。过去用人单位还比较重视外国文凭,现在大家都清楚,凡是持国外普通大学文凭者一般是国内高考落榜,花钱买洋文凭忽悠的。

此事使我联想到各类书展,大家挤尖脑门入展、获奖,而现在的比赛多如牛毛,大家对评奖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故获奖者几乎不能引起评论界和市场的重视。

29日,陈胜武来,获赠其书法作品集。

国庆六十周年浙江省美术大展今天开幕,展出作品1200余件。

老费说,中国人是最聪明的。哪天我们没有了宣传部、文联,什么诺贝尔文学奖、奥斯卡电影奖我们随便拿。

晚看电影《风声》,观后颇觉老费所言不虚。

30日,观浙江省美术大展。花俊、朱红、潘文汛、赵跃鹏等人作品在全国美展中落选颇意外,我馆马锋辉、桑火尧两位馆长的作品也有突破,惜也不入国展。

经纬斋琐记2009年9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经纬斋琐记2009年9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经纬斋琐记2009年9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经纬斋琐记2009年9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经纬斋琐记2009年9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经纬斋琐记2009年9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购书《宋词说宋史》(诸葛忆兵)。

  评论这张
 
阅读(6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