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经纬斋琐记2010年4月(2)  

2010-04-21 19:49: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日,台湾艺术大学寄来向台北市立美术馆、台湾历史博物馆等机构和私人所藏傅狷夫书画代表作数十件图录,欲作为傅氏展览借展作品编入作品集。我见傅氏有数件作品落款为中华民国款,经请示不便收入,也是无奈。

经纬斋琐记2010年4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美术馆书店有外国朋友要买关于中国书法的书籍,营业员请我推荐,与之交流,因对方汉语不精,颇为困难。反复交谈,我似乎听懂他关心的是中国文字为什么是中国文化中最重要的艺术,以及与西方艺术有什么关系之类的问题,我说这是个大问题,真不能一二句能说得清楚。我赠他我的书《经纬斋文钞》,指着里面的一篇文章《借我一双慧眼-谈中国书法》,说,你看一看,也不知是否能解决你的问题。老外看来还是一头雾水。

请杨绍锋来,为我所积的百余方印章拓边款。

购《门采尔速写》。

12日,与马馆长、尹舒拉赴上海。在上海雅昌公司初校《傅狷夫作品集》。

惊悉李增福君患恶症,心情沉重。

从上海回杭州火车途中,有人示收集的玉件,我和马、尹各选一件。我们自诩,买东西买得是缘份。

13日,购《中国古代绘画的知识考古》(胡懿勋)、《开始》(几米)。

剑丹师率温州书画院陈默、郑方伟、张真恺等一行来杭,在西湖宴宾馆共进晚宴。如元师、舒拉、寿耀、家妙、陈经同次。席中,真恺称西湖为世界第一。林师闻罢说:“散讲。你去过世界几个地方,西湖离第一差远了。”我对真恺说:“明早,你起床陪林师到西湖边一逛,让他改变看法。”真恺很有信心。林师特别恋家,每次来杭州都是来去匆匆,其实没有真正看过西湖。

14日,一早,林师领温州书画院来我馆参观。我问真恺,早上陪林师去西湖边否?陈默答:“林师说了,世界第一不说,亚洲第一。”中午,马、斯两馆长宴请来宾。

下午,斯舜威副馆长召集寿耀、良峰、利权和我讨论举办“浙江书法名篇、名家、名迹” 展览设想和方案。

徐英愧山水画展开幕。

萧师来电。陈斯此前撰成《萧耘春简历》,错误甚多,事迹不详。萧师说,做年谱是死人的事,活人不必做。我劝他配合提供材料资后人研究。萧师回忆,过去有人著《钱钟书研究》一书,钱先生也大为反对。萧师曾致函钱先生云:别人要作研究是别人的事,本人也阻止不了,随他去。我说,既如此,为何阻止我们做你的研究。他说,钱先生是高山,我是小草,蛰居乡下,平头百姓,谈何研究,徒教人笑话。他说,我活过八十了,命已经赚得很多了,很满足了。现在最怕是别人拿我当书法家,特别麻烦。我是年纪大了,比你们年轻人清楚的多,什么作品给博物馆,要想自己传世,都是很可笑的事。

晚,舒拉陪林师一行雨游西湖后,在跨虹阁宴餐。林师称:“西湖应该是世界一流,但我还是不称第一,第一太绝对。”我们终于改变了林师的固定观念,开怀大笑。餐后观“印象西湖”,风大雨疏,看第一幕后众散。

15日,《傅狷夫作品集》二校毕,托蔡荣送上海雅昌公司排版。

为马馆长代拟《傅狷夫作品集编后记》。又拟《傅狷夫作品征集申报文本》。

参加唐云艺术馆丁天缺油画展开幕式。

下午,马馆长召开“傅狷夫书画展”协调会。

晚,黄国栋夫妇来,招晚餐。

16日,受友人托,到西泠印社拍卖公司送拍吴昌硕篆字匾、谢稚柳八哥扇、沈尹默竹子梧桐扇和书法条幅各一。另送朱新建春宫册请陆锦清看,陆摇头。

经纬斋琐记2010年4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0年4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吴庆胜君为我书一小品。吴君曾于网上买得刘旦宅定版墨,此墨原稿在老费处。老费请庆胜让他,庆胜不舍,老费遂将原稿赠庆胜,以合壁。

赠成武张索印一方。

17日,与成武、郑敏、陈经赴上海,探望增福君。面对顽症,阿福甚是淡定。他细叙发病经过,很乐观接受现实。他说相信有来生,就像是乘公交车,只是先下车而已。还是好好过好每一天。人活着,快乐一天就赚一天,忧愁一天就亏一天。

下午回杭,在晓风书店购书《无声诗史 韵石斋笔谈》(明 姜绍书)、《杨维桢诗集》(邹志方校)、《书法与古籍》(牟复礼、朱鸿林)。

18日,上午与陈经、成武、散石一家游湘湖。

仿宋人小品一件。

经纬斋琐记2010年4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读郑重《唐云传》。

19日,老友俞江旅欧二十余载,近回老家,因冰岛火山灰困扰,赴西班牙航班滞航。晚亦文友招待。俞君称,在外经商,最不舍是故友的感情。餐后,来舍一叙,半夜散。

经纬斋琐记2010年4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20日,江永江策划“浙派”青年书法提名展。提名者有黄寿耀、钱允、潘教勤、梁小均、吴文胜、何来胜、陈建明、施立刚、鲁大东、何涤非等十位。下午,教勤、钱允来杭参加筹备会。我与陈经同他们一起到中国美院观“意与古会”白砥临古书法展。展馆三个楼层展出白氏临古书法百余件,无论篆隶行草、榜书小字、碑板阁帖,白砥以遒劲浑厚的线条和古穆宏阔的气势写来,碑帖相融不留痕迹,其积十余年之功,积累甚厚,足以傲视当今书坛。白砥谈到仿古与创新,云:

经纬斋琐记2010年4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0年4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当今的书法创作,学二王而自成风格者少,与历史上的大家不能相比。颜真卿、张旭、怀素、杨凝式、宋四家等,都学二王,但有谁只像二王?没有!即使是初唐几家,也大都有自我的意识存在。但今天的帖学流行书风,如果你把他们的款名盖住,还真认不出是谁的创作。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基础单薄,二是艺术观念不强。所谓基础单薄,指学的路数单一,尤其是学相近风格的古帖;艺术观念不强,则是作者对艺术的理解程度不深,停留在大众艺术的认知层面。一些人认为古代自唐而下,二王传统代代相传,故我们只要学好二王便是学好了书法,这便是艺术观念不强的缘故。而事实是,初唐的欧阳询、中唐的张、颜、素、五代的杨凝式等,直至清末,一直有人在二王之外学习他法,尤其是篆隶古法。只是从大的层面讲,篆隶书在魏晋以后就不流行,多数书家也难以像今天人们那样能见到三代古文、秦篆汉隶、南北朝碑刻,而效仿的多是刻帖,而且是转辗翻刻的帖子。视域的局限在古代是因客观条件不足造成的,这与今天我们的天地宽广完全不同。而我们若也把眼力局限在刻帖,而视其他于不顾,则有些作茧自缚了。

观展毕,在展厅门口逢白砥,他告诉我这些作品积累了十五年。

经纬斋琐记2010年4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潘教勤请晚餐,与汪永江、戴家妙、黄寿耀、吴文胜、陈经、钱允同次。

  评论这张
 
阅读(6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