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经纬斋琐记2010年7月(2)  

2010-07-20 18:32: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日,给何怀硕先生写信:
经纬斋琐记2010年7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随函寄赠何先生书苏轼诗一纸。
经纬斋琐记2010年7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12日,读张鹏翼先生诗集《紫霞山馆诗存》,此书为平阳县文联和诗词学会编,张奋注,印1000册。张先生少年师从王鼎铭学师,弱冠之年从刘绍宽攻诗文。书法之外,尤钟于诗,先生有句“有涯岁月为诗祟,强半光阴被墨磨。”正是其一生的写照。诗集内多为先生于瓯越诗坛唱酬之作,可窥当年吾瓯骚坛之盛。先生早年参加刘绍宽、黄光、鲍潜、王理孚、周喟等平阳名宿组织的无闻社、筠社等诗社,复参加温州梅冷生、方介堪、王敬身等先生的“东山同人雅集”,“结习未忘文字欢”,相互唱酬,何等快意。晚年更与苏渊雷先生结交,诗墨往来,给平阳留下珍贵的文化财富。两位先生喜以鸡毫作书,受其影响,平阳书家至今风行。
经纬斋琐记2010年7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13日,读馆藏陈之佛致傅狷夫信函,多是抗日时期陈在重庆与傅之间的通信,计69通。内容涉及艺术学院人事纷纭、画展及同仁交往诸事。从中可知陈当时生活甚为窘迫,常为生计日夜连画作品。但仍保持一个文人的清雅情趣,如曾托傅狷夫向唐云买画。一些信息甚是珍贵,如徐悲鸿展览受沦落,乔大壮投水前聚会情景等。
经纬斋琐记2010年7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夜临圣教序三纸,久未动笔,笔生墨疏,懊丧。
14日,读完《也同欢乐也同愁》,这是陈寅恪、唐筼夫妇三个女儿陈流求、陈小彭、陈美延回忆和父母一起生活亲见、亲闻的种种往事,从孩提时代依稀记事起,大体到1949年为止。追述祖辈家世,父辈东洋西洋求学,双亲相识的姻缘,婚恋成家后抚育孩子、奉养老父、教书治学的校园生活,抗战烽火中的举家流离,父亲目盲下的种种际遇,母亲面对艰厄世事的坚韧,以及父母之间相知相契的深厚情感。从一个家庭的聚散、个人的遭遇折射出了20世纪的国家兴亡、时代变迁。
15日,讨论我馆8月份展览项目,确定典藏作品展览项目有“黄宾虹书画展”、“馆藏当代油画展”、“馆藏当代陶艺展”和一个征集展“王德惠艺术展”。
16日,为高华、小乔夫妇题“玉华堂”、“借东风”。
经纬斋琐记2010年7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17日,下午携妻女游新香积寺。“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 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王维的这首名诗,与杭州香积寺无关,其实王维写的是长安香积寺。杭州的香积寺始建于北宋太平兴国三年,旧名兴福寺,后由宋真宗赐名“香积寺”。元末毁于战火。香积寺旧址,位于拱墅区香积寺巷,曾是通过运河进入杭州的第一座和离开杭州的最后一座寺庙。据《西湖游览志》和《武林梵志》记载,当年寺门前的大运河,每天千余船只往来交通,晚上灯烛通明,是杭嘉湖一带信教群众从运河到灵隐、天竺朝山进香的必经地。明洪武四年重建。清康熙52年,在香积寺门前修建了东西两座石塔。1968年,门前双塔中的东塔也被拆掉了,仅剩西塔。2009年,杭州动土重建香积寺,今年2月向市民开放。我们颇费周折,终于在高楼林立的小巷里寻得香积寺,已近向晚,寺内无一游客。寺内大殿三进,大雄宝殿内的三尊大佛是由檀香木雕的,传出一阵阵幽香。

出香积寺,去运河边小河直街,这里保持着杭州最为原始的民居,走在宽不过三米的小街石板路上,尤如走进戴望舒的《雨巷》之中。

经纬斋琐记2010年7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18日,晨起甚凉爽,兴而画人物小品数桢,皆掌大。
经纬斋琐记2010年7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0年7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19日,由浙江文联、浙江省文化厅、浙江画院、浙江美术馆主办和承办的“杭州中国画双年展”参展画家名单公布,据称,这次双年展是国画最高水平的,参展画家由艺委会对93名入选画家进行投票选出来。他们是:山水有孔仲起、丘挺、卢禹舜、刘文洁、何加林、张志民、谷文达、陈平、卓鹤君、林海钟、罗颖、曾宓,人物有王迎春、王珂、王晓辉、田黎明、刘振夏、池沙鸿、吴宪生、赵奇、袁武、郭全忠、尉晓榕、黄骏、韩硕,花鸟有朱颖人、何曦、陈佩秋、崔子范、潘公凯。
20日,萧师电话来,命写字一尺。我告诉他,《萧耘春谈章草》一书将出版,鲍贤伦先生已作序,页码约过百。萧师惊问:“给寿耀就写十叶,何来百余页?”我告之正文后附有注释、历代名家论章草、历代章草名迹选等,这样一拼凑就成此规模了。萧师说:“这样一来可让我出丑了,本来尾巴藏在裤子里,这书一出就好比剥去我的裤子,让尾巴暴露无遗了。”
  评论这张
 
阅读(5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