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经纬斋琐记2010年7月(3)  

2010-07-30 22:18: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日,制馆藏藏品档案卡片,同事李雯不解:“都什么时代了,还手写,为什么不打字呀?”。我也一时不能作答,只是觉得档案必须手写,至于何因也不甚清楚。上网查问,大都网民认为,用手写制档案是历史的倒退。我便怀疑自己是不是落伍了,难道是白费工夫。遂电询老馆长胡小罕君,他笑答:“手写可防作伪。”机器代替不了人工,如此简单,我恍然大悟。
购书《当代书法创作模式与流派研究》(陈大中)、《簠斋研究》(陆明君)、《郑簠研究》(薛龙春)、《大户人家》(简雄)。
22日,陈中浙君书法展近在珠海开幕,寿耀君从珠海归来,获《陈中浙书法集》,书尾有我文章《我对陈中浙的认识:一超直入如来地》,作后记。
携小诗参观全国农民画乡文献展览。展出的全国各地画乡摸索出的各自农民画产业化成果。多么精美的乡土世界啊,我和女儿啧啧赞叹。而有专家担心如果真正让农民画走向市场,让市场选择画家与作品,批量与重复劳动会断送农民画的原创性,需要适时审慎的引导。其实农民画就要保持其原生态和自然态,断不可什么专家的评判和引导。专家“担心”是多余的,真正需要担心的却是领导们的“引导”。
经纬斋琐记2010年7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晚应老费命,写扇一面,录章立凡诗二首。
经纬斋琐记2010年7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23日,读王水照回忆朱东润先生曾写《苏东坡传》,中途放弃。“在做了一年的资料准备后,朱先生发现‘我对于人生执著异常,我这一生固然无法享受优游自在的生活,也没有行云流水的消闲’,他因‘无法理解他(苏轼)’而决定搁笔。”我师萧耘春先生对宋学颇有研究,亦曾撰《苏东坡传》。据说曾从苏渊雷先生处得读朱先生写苏传未竟稿后,也掇笔不著。萧先生也无优游自在和行云流水的生活,不著苏轼传原因也许是得到朱先生的启发吧。
晚,文龙君邀饮,与徐坚夫妇、培欣、陈经及浙江歌舞团詹吉亮同次。酒真是好东西,它可剥去披在身上的岁月与世俗的约束,唤醒激情与年轻。酒后去徐坚家,与陈经合画两纸博美人一笑。
24日,晨起,携妻女去看西湖荷花。朝阳初现,湖光粼粼,正是苏东坡“水光潋滟晴方好”景致。
经纬斋琐记2010年7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老友张加波现任永嘉县县长。与他别来已逾七载,从教勤君处得讯,致函问候。
读《若榴花屋师友札》、《沙孟海前半生》(杨新),拟应沙孟海研究会征稿撰一文。
应清华大学杜鹏飞君邀,为其母七十寿作画《化佛》一帧。
经纬斋琐记2010年7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25日,萧师来电,再次鼓励我要将《我的阳光灿烂的日子》继续写下去。他说,写字画画那些都不要紧,写自己的文章最重要。他给我压力,再三说下次见他要看文章。
晚应同事小章邀,全家赴富阳看电影《唐山大地震》。电影不是反映那场大灾难,而是灾难后给幸存者留下的心灵余震,一部似是电视连续剧浓缩的电影。
26日,去库房挑选馆藏当代油画展参展作品,约30件。这批油画主要来自十届全国美展和各院校油画系毕业创作精品,作者大多名不经传,但可折射当代中国油画的追求面貌。
得讯苍南有旅游团在福建高速车祸,诗人刘德吾君不幸遇难,斯人已逝,祈他安息。刘君生前任苍南县文联主席,温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忆少时与他砌磋诗歌宛然如昨,时光如白驹过隙。我半途而废,他孜孜坚持,成为当代有影响的诗人。《乡下天堂》是刘德吾新近发表的诗:
孩子,爸爸要把你/送到乡下/那里空气清新/会有很多鸟同你作伴/爸爸当年沿着竹子往上爬/爬到你妈妈的天空/抱回了你/爸爸要安排你/做一回放牛娃/把你的童年/放到牛背上//爸爸要安排你/做十回开花的小树/傍晚,派出一百只鸟/把你捧在手上的荷叶当作巢/孩子,你听话//到了乡下/会有一位老婆婆把你看了又看/她是你奶奶/竹林里有一座旧房/那是老家。上路吧
晚,寿耀说金鉴才老师已为《萧耘春论章草》帖写了跋,一起去取。金老师写的跋略有钟繇笔意,他说这样似古意一些,尽量与萧先生章草气息接近。我真佩服金老师的能力,他能写不同时期风格的各种书体。跋不长,言简意赅,全文如下:
仆早岁习章草,文若夫子亟怂恿之。然以居处乡陬,闻见既寡,卒以不得其门而废。近黄君寿耀携苍南萧耘春先生论章草帖来示,梅雨孤灯,快读数过。其品骘古今,辨别利害,允称精审。及赏其点画,则又如月鉴霜林,花舞春风,足备典型,使奉教于当时,仆于此道或不以辍也。夫书者,文章之馀事,而文以载道,故古来书家,皆本乎经术,涣为文章,发之以书,自然随心适意。若萧先生者,蛰居乡里,身无奔竞之劳,心无利名之累,坐拥图书,日亲笔砚,澄怀清心,静观自得,真奇特士也。故行吟挥洒,未有不契乎道而中乎矩者矣。或曰章草甚难,其于萧先生,又奚难哉。庚寅六月五日明庐金鉴才怀云草堂恭跋。
经纬斋琐记2010年7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寿耀称,鲍贤伦先生日前的序言也写就,金老师看了,夸鲍先生论章草书那一节讲得真好,文字不长,却蕴含了深刻的学术观点。鲍先生序言曰:
萧耘春先生是我非常敬重的书坛前辈,他的书法、学识与为人在书法界有着一致的口碑。心仪很久了,见面却匆匆。前年在杭州恒庐美术馆当我握着萧先生的手,晤谈不过三五分钟,那股冲淡、谦和、温润的气息便已让我倾倒。人与人之间的意气是否相投,常常只需瞬间便知分晓。萧先生周身透出的不就是我最为珍视并寻觅的古风吗?
有古风的人最能写出有古意的作品。萧先生不发虚妄之言,不作宏阔之想,数十年来执其一端,定其一点,把章草书写深写透,写到人书一体,写出优雅脱俗的动人气息。我以为这正是智者的选择。当前书法创作,就审美追求倾向极而言之,可分为两端:古意与现代性。书法家或分而治之,或兼顾而有侧重,或心无旁骛直取一端之极致。其中利弊成败,因人而异,而区别辨析并不困难。难在古意这一端,却很容易被笼统混说。假设把书史长河简单划一界线,则宜放在汉末三国。前后之书,譬之文学:前者是古风诗,是古文;后者便是近体诗,是韵文。两者的品评不可混淆,取法更应细心判别。章草书处于古意的前段之尾,仍属于“古文”一类。
章草书脱胎于隶书,又衍变为今草,严格说来并未真正自我成熟为一种体格。所以就规范而言,虽有《急就》、《月仪》、《平复》及二王草书古拙一系,终究还难成体系规模;至于元明清个别书家,已是各树新面,去古已远了;两汉简牍倒是活水源头,但是隶草相间,要成为章草的取法对象,其中的梳理耙剔、转化再造的功夫也非常人可以胜任。再就性情发挥而言,章草书的舒缓雍容与今人的心浮气躁在节律上也反差很大。因此,章草书确实难写。
写章草就是走克难之道。既然章草夹在隶书、今草之间,那么从隶书或今草进入章草大概是不错的路径。除了朝夕揣摩,积以时日,水到渠成的常规之外,是不是还有“强攻”的可能?假设淡化“体”的意识,强化笔势的改造,先搭出架式,再润养之完善之,是不是也行?我们常常过于注重辨认书体,而疏于分析笔势,忽略了笔势在跨越书体、营造书风中的巨大作用。当然假设只是一种可能,实践才是现实的。道路肯定有许多条,每个人只能走一条。
萧先生把自己的成功实践化为度人金针。寿耀又化私为公,将萧先生的书信刊行发布,这于弘扬先生的学术思想,方便天下学子,可谓善莫大焉。
寿耀又嘱我写段文字作为配合。因为萧先生在信中有谬奖之辞,既令我汗颜更不敢贸然动笔了。昨日读报,说萧先生与钱钟书先生神交近半个世纪,却从未见过钱先生,萧先生说出了一个让我怦然心动的简单理由:“和钱先生的交往,都是他对我好。再去北京打扰他,太麻烦他了。有先生的照片看看就行。”所谓古风,核心就是为他人想。对照萧先生,我顿时感到自己的顾虑其实是很自私的。于是我把自己的学习体会报告如上,以就教于萧先生和诸位读者方家。
给金老师看我近作人物小品,金老师竖大拇指。我说:“我画不了大画。”金老师说:“我很长时间不画画了,因为我发现越来越画得像画了,这很麻烦。现在大多的画家都把画画得太像画。”金先生此语值得细嚼。
张索与温州博物馆副馆长王新宇来,邀金老师到温州做个展。我们一起观会文同仁书画长卷,请金先生评。金先生说:记得过去朱家济先生说过,写字最忌小聪明。会文诸君个个聪明过人,要注意的是不要被聪明所误。赵孟頫是很勤奋的人,他如果只凭聪明,不会成为大家。他说日前赠林峰九字“勤临帖,多抄书,少创作”就是这个意思。看到池长庆的画,寿耀说,长庆最近考上中国美院闵学林的博士,张索闻罢大喜,连呼“不得了”。张索最高兴的事莫过会文同仁“中举”。会文同仁书画长卷有两卷,每卷三十米许,答谢去年五月杭州展览的赞助人。离开金府,已过午夜。
经纬斋琐记2010年7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0年7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27日,老费来电鼓励我把“自传”写下去,但不要写成自传。他说:让生活变大,让自已变小。
寿耀命作画册页一。
经纬斋琐记2010年7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28日,上午与舒拉接收王德惠先生油画作品125件,王先生画展将在下月中旬举行。
下午,高华君来,赠其萧师书弘一集华严经联。
晚,在湘湖招待台湾客人李福长等,余良峰、刘颖、潘伟平等同陪。晚宴摆在一只游船上,窗外灯光点点。我们谈论着明代中晚期文人的生活,此情此景,似乎我们走进了那个时代。
经纬斋琐记2010年7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29日,上午,《都市快报》与晓风书店在美术馆儿童体验室联合举办“亲子”活动,主题是关于老连环画的话题,邀我给孩子们讲讲连环画的知识。给现在的孩子讲老连环画,无疑有“白头宫女说玄宗”之感,好在家长们还记得连环画给予的快乐。在我们这一代没有太多文化娱乐的儿童时代,连环画是黯淡年少时光最大的光鲜,培养了我对文学、历史和绘画的兴趣。回想自己走过的路,追根溯源,连环画是我的最初,因此,我至今保持对老连环画深厚的感情,其实是怀有一种感恩之心的。对于孩子们对老连环画的陌生,而对日本卡通漫画的巨大热情,我有一丝的忧患。中国的老连环画依托着名著和名家,中国现代最著名的画家无不从事过连环画创作,而每一册精美的连环画讲述的故事都来自文学名著。我们小时候接受连环画快乐的同时,也接受着知识与高雅艺术的教育与熏陶,这是一种文化的传统。今天的孩子接受卡通乐趣,向往冒险与进取,当然也是文化,但所让人担忧的是一种温和传统的丢失。
与蔡荣到库房选黄宾虹作品50件,下月初展出。
购书《先秦艺术史》(邵学海)、《范曾自述》。
博艺网杨飙君约写《兰亭》数卷,晚试写一卷。我最畏写兰亭,总脱不了原帖影子,写出来像临帖,徒叹奈何。
30日,读范曾自述,他对自己的线十分自信。说:“重温我的艺术,理出一条纵的线索,从顾恺之——吴道子——李公麟——陈洪绶——任熊、任熏——任伯年,这一千多年的纵线发展史,我不是曾经痛下过苦功吗?从五代的石恪到南宋的梁楷到明末清初的八大、石涛到乾隆年间的“扬州八怪“,他们言简意赅的艺术语言,我不也曾心慕手追过多少年吗?是的,我有力量将线描勾勒和大泼墨结合起来,创造崭新的、属于范曾的世界。当我有了这样的明确的发现之后,我的艺术的进步简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使全社会震惊,我的画也以空前的速度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又说:“我自以为几根衣纹足以睥睨南宋,与梁楷伯仲。”
下午去赵延年先生府,接收先生第三批捐献,有木刻连环画《狂人日记》28块原版和早期水彩画作品3件等。
31日,读韩寒主编的《独唱团》。什么是好男人?《独唱团》的一篇兔的文章给我答案。文章谈浪子,作者是个女孩。何谓浪子?正如高晓松回忆清华大学说,会打球、打架和弹吉他的男孩最爱女生欢迎。浪子就是骑着摩托,带着长发飘飘的女孩,风一样地飞驰。文章说:“什么样的男人才是女人终其一生所追寻的。是浪子吗?那场情海深波的记忆留给盛夏足矣,热情过后的人间烟火才是真正的生活。浪子也许适合谈恋爱,至于生活,还是交给稳重又顾家的男人吧。”看来,对选择什么样的男人,女人充满矛盾,爱情并不完全等同家庭。文章最后录了刘若英写陈升的一段细节:
大多数人都只看见你放荡不羁,自我中的。这我倒可以帮你澄清。如果你真只是他们想的那样,你不会十数年孜孜不倦,笔耕写歌。如果你真是那样的,不可能长久维持平静而甜美的家庭生活。想起有一天你喝醉了,我开着车送你跟萧定中回家,途中,你突然惊醒大叫,要言中去便利店买两颗茶叶蛋跟一个三明治。言中问你:“阿升,你还吃得下吗?”你迷蒙中回答:“夫人交待,买回去给儿子的早餐。”那个倜傥潇洒的陈升不见了,这一个陈升有些扫兴,但这才是你最应该引以为傲的陈升!
作者感叹:看来,最上乘的男人应该是浪子、才子,和凡夫俗子的结合体,只是这样的男人实在太少了。
写兰亭序两卷。
  评论这张
 
阅读(6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