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经纬斋琐记2010年9月(2)  

2010-09-20 18:27: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日,前几年,看一个电视访谈节目,高晓松说,有人说他是个“诗人”等于羞辱他。印象很深。我年少时爱跟风做“诗人”,后见所谓的“诗人”,极少不“二”的,便痛改前非,再不写诗了。但爱文学的心不改,做一个读书人的禀性不改。前几日,老费来电,与我讨论读书,深叹世人真读通书的少,读成腐儒的有之,读成书呆子的有之。读书人往往不关心时政,自命清高,“万番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写一些应景文章,便以“文人”自居,而于生活与处世上是典型的低能儿,这样的“文人”徒资笑谈,有何益哉?其实中国传统文化中,历来是重学人而轻文人的。西汉杨雄认为诗赋是“雕虫篆刻”、“壮夫不为”。唐刘知几说:“余幼喜诗赋,而壮都不为,耻以文士得名,期以述者自命。”宋刘挚诫子孙:“士当器识为先,一号为文人,无足观矣!”顾亭林读后说:“仆自一读此言,便绝应酬文字,所以养其器识而不堕于文人也。”又说:“自余所及见,里中二三十年来,号为文人者,无不以浮名为务。……君子之为学,以明道也,以救世也,徒以诗文而已,所谓‘雕虫篆刻’,亦何益哉!”。清毛奇龄说:“生文人百,不及读书人一。大抵千万人中必得一文人,而读书人则千百年不一觏者。”这里所指的读书人应是“读通”诗书的人,正是我辈所要效尤者。汉应劭《风俗通义》有论:“儒者区也,言其区别古今,居则玩圣贤之词,动则行典籍之道,稽先王之制,立当时之事,此通儒也。若能纳而不能出,能言而不能行,讲诵而已,无能往来,此俗儒也。”孔子曾言:“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荀子在《劝学》篇中也言:“君子之学也,入乎耳,著乎心,布乎四体,形乎动静,端而言,蠕而动,一可以为法则。小人之学也,入乎耳,出乎口,口、耳之间则四寸耳,曷足以美七尺之躯哉。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君子之学也,以美其身;小人之学也,以为禽犊。”钱钟书论人有三限:上限,“他通”;中限,“这人还念书”;下限,“这人不通”。

12日,应潘伟平君约,画高士人物一叶。

经纬斋琐记2010年9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下午,当代艺术家王迈作品展开幕。当代艺术在中国一直处于一种比较的尴尬境地,到底代表精英文化还是大众文化,颇多争议。读懂王迈的人解读其装置作品“西湖气候交易所”,认为是对人性欲望在各种国家主义战略关系中的深刻解读。读不懂的,如我则是一头雾水。但可以让我感兴趣的是,王迈作品的艺术样式和精神追求却是传承了北宋以来的文人画及诗文传统,从他的作品中可以感觉到具有独特中国情境的大量传统笔墨和造型的元素活跃在现代艺术之中,这是难能可贵的。

经纬斋琐记2010年9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晚,馆藏陶艺展览撤展,至夜半完成。

13日,读完斯舜威新著《海上画派》,资料翔实。作者在后记坦言:书中所引的部分资料,大都是已经公之于世的“公共资源”。但作者利用这些“资源”在对海派问题思考的方法和梳理历史的角度上,则有其独到的学术观点,这是此书的价值所在。

14日,慈溪画家叶文夫人物画展展出。

购《故宫书画馆·第八编》。

“刀笔人生”赵延年捐赠作品展布展完成,寿崇德画展暨捐赠文献展布展。其中展出的一件寿先生于抗战胜利时临的夏圭《万里长江图卷》长达7米,甚是精彩,时年寿先生方19岁少年。

15日,赵延年捐赠展开幕。赵延年先生向浙江美术馆捐献作品855件。这批捐赠作品涵盖了赵延年先生各时期版画代表作品,同时还有水墨画、水粉画、速写、漫画、创作草图以及反映创作背景和艺术经历的相关文献。展出的230件代表性作品,基本上反映了赵延年先生几十年艺术生涯的思考轨迹和累累硕果。赵先生为这次展览特意刻一份藏书票纪念,我幸得一枚。

经纬斋琐记2010年9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代表赵延年先生成就的是他创作的鲁迅形象及鲁迅作品的插图和连环画。在接收赵先生捐赠的过程中,赵先生多次对我们谈及当年选择鲁迅作为主要题材的灵感和冲动。在文革牛棚的日子里,一次他读到鲁迅《阿Q正传的成因》一文中的一段话:“据我的意思,中国倘不革命,阿Q便不做,既然革命,就会做的,……此后倘有革命,我相信还会有阿Q似的革命党出现,我也很愿意如人们所说,我只写出了现在以前的或一时期,但我还恐怕我所看见的并非现代的前身,而是其后,或者竟是二三十年之后。”赵先生说,想不到,鲁迅先生的预言竟如此准确。不禁从心底里叹服鲁迅先生深刻洞察力和判断力。从此,开始了以鲁迅为题材的创作,成为一生的主题。赵先生追求黑白灰格调的木刻,无疑成为表现鲁迅的最契合的艺术创造。浙江美术馆为配合此次展览,特意出版了《赵延年捐赠作品集》,分“版画卷”和“综合卷”两册,另出版其名作《狂人日记》连环画的单行本。

经纬斋琐记2010年9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托冯毓嵩先生从香港购得唐德刚名著《晚清七十年》(五卷)。分别为:一、中国社会文化转型综论;二、太平天国;三、甲午战争与戊戌变法;四、义和团与八国联军;五、袁世凯与辛亥革命。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方绍毅寄来其主编的《瓯风》杂志第一期。在编后记里说到,1934年,温州曾有过一份《瓯风杂志》,由刘绍宽、王理孚、黄式苏、高谊、梅冷生、陈仲陶、池志澂、林损、孙延钊、李笠、李孟楚、宋慈抱、陈谧、陈淮、张扬、林庆云、夏承焘等温州文化人发起创办,共发行二十四期,延续刊名,不在刻意复刊,只为远绍前贤。

购《吴门画派山水画之“仿”研究》(韩雪岩)、《湖社研究》(吕鹏)。

晚,宗绪升、金锡强两君来访。

夜应于钟华君约,为其母校安徽亳州一中百年校庆书苏东坡诗一帧。

16日,寿崇德画展暨藏品文献展开幕。展出寿崇德创作的国画26件、水彩画20件,捐献藏品4件及信札、图书等文献。

下午宁波美术馆张维萍副馆长来,交流藏品征集与管理工作体会。

晚,老费来,约叶晨阳夫妇同晚餐。餐后,与老费长谈。

17日,我的书房小,书柜盈壁,写字的地方仅寸地,故无法写大作品。然客朋约我写的却多大件,有时还要规定内容,其实字写得大,挂在壁间总是不雅。指定写的内容往往又没了写的感觉,其间无奈外人不得知也。平时有闲喜欢抄书,看到喜欢的画便要临了下来,作为画画的材料,乐此不疲,日积月累,便有了草稿数本。我曾见过沙孟海先生、周昌谷先生等也有这个习惯,不料与前辈暗合而自喜欣然。也曾见过金心明君案头也有小小的本子,里面密密麻麻很多的东西,或画稿,或随感,比正儿巴经的作品还可喜。我还有一个习惯,一段时间会将过去写的作品翻出来,看得难受就撕掉,之前将内容抄到本子上,以备重写。今天就把过去一年的作品翻出来,十不存一。

经纬斋琐记2010年9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0年9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0年9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老友陈朴远在甘肃创业,来杭,与之数年未见。共进晚餐,餐后到杭州剧院听台湾陈明真唱歌。

18日,上午为刘温平君书横幅。陈朴来,赠书二件、画一件。

陈小刚“浙杭家”将开业,与李祖戏陪其到王星记扇子厂订扇子礼品。将忠康所题招牌和我所画人物印在扇面上。

晚,与小刚约徐坚、王文龙、郑培钦等夜宵。

19日,老费对“国学热”颇多微词。他说,所谓国学,如孔孟、二程的话,就像是人家嚼过的口香糖,一代一代地让人嚼下去,口香糖还有味嘛?人类发展到今天,所谓“国学”到底是有害还是有益,很值得深层次去思考的。他力荐我读王小波的文章《我看国学》,说王氏是我们这一代的思想先驱者。

去书店购王小波《思维的乐趣》。老板说:“陈老师,这书你还要呀,很老的了。”我莫名地脸躁。先读那篇《我看国学》的文章,原来将国学比作“口香糖”就是王小波的妙喻。我都忘了,王小波去世已快20年。

20日,上午与马馆长及舒拉、蔡荣、老汪等同事去周昌米先生家,接收先生第一批捐赠书画作品155件,为周先生1948年以来历年创作的人物、山水、花鸟和书法的代表作品。

经纬斋琐记2010年9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评论这张
 
阅读(5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