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经纬斋琐记2010年10月(一)  

2010-10-11 18:53: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日,上午探双亲。

午餐前,钱允已在南雁来电,催我速去。会文十周年雅集活动于明日举行,筹备工作由钱允和温作市两君操办。钱老(会文同仁内,一般称萧、林、张三先生为“三老”,而称钱允、陈斯、倪永为“新三老”)素来两耳不闻窗外事,静如处子,这次要他拉赞助、排议程、发通知、落实吃宿,每个环节都令他手足无措,事无巨细时时来电商议,以他的话,这次活动筹备是他平生最为焦头烂额之事,甚为焦虑,喻为热锅蚂蚁亦不为过。午餐后又电催,遂与陈经经水头,约上作市去南雁。

下午至南雁宾馆,准备工作已基本完成,我也无事可做。钱允一直催往,他说一个人总不踏实,其实他不是一个人,其学生黄强陪着,任他支使。

晚,张索与周延先至,随后,陈忠康及特邀嘉宾肖文飞、齐玉新从北京来,萧老、寿耀、建生、陈斯、家妙、教勤及云峰陆续至。

安置毕,萧师约我聊天,谈兴甚浓。他回忆其从13岁开始随张鹏翼先生学习古诗文和书法的往事。先生说,人老了,往往前几日的事都忘了,而少时经历却历历在目。先生高小六年时,家境殷实,又是独子,家里请一位本地的先生授《古文观止》,先生教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背诵。一年下来,背下了二三十篇古文。第二年到平阳中学读书,当时正值抗战,上课的课本都是由任课先生自编自印,发给学生。张鹏翼先生任国文教师。一次布置做文,题目是《论〈陈情表〉》,要求白话文言均可。此前,周密这篇《陈情表》,萧先生已背得滚瓜烂熟,便试着用文言一挥而就,张先生看后甚奇,给了很高的分数。又一次,萧先生偶见平中后殿有一楹联,正是张先生所书,便认真地临摹在练习本上,张先生检查作业,说:“我何时为你写这张字呀?”萧先生答是自己摹的。张先生说:“你喜欢诗文书法,以后就随我学吧。”萧先生还记得第一次去张先生家读书的情景,张家府第甚大,府内布置至今不忘。张先生说:“你先把诗文学好,至于书法以后慢慢来。”这句平平常常的话,萧先生多次提及,对他影响是一生的。张先生写行书,何时开始用鸡毫已想不起来了。但萧先生一开始便选择章草,不想重复张先生的书风,张先生很支持,他一直反对一些人刻意学他用鸡毫写字。中学毕业时,萧先生请先生们留字纪念,去请戴学正先生(时任图画教师)写,戴先生一页页翻过去,每翻一页便说“俗”或“俗书”,翻至张先生处,萧问:“如何?”戴答:“不俗。”这事给萧先生影响很深。

经纬斋琐记2010年10月(一)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萧先生话匣子关不住,又回顾了他中学毕业后在瑞安读温师时,接触到瑞安书法家的一些逸事。一次在裱画店看画,偶遇许次闲先生,当时不认识。萧先生每看一件书画,许先生在一边便说“俗书”、“匠画”,很少入他法眼。当问到一组四屏书法作品时,许答:“这件你可慢慢看,自己做评价。”说罢离去,店老板告诉萧先生说,刚才那位先生就是这件作品的作者许次闲先生。

时间已过后夜2时,先生还无倦意。我赶紧打住,劝他休息。我与作市、黄强退出回到我的房间,三人也无睡意,便听我天马行空,谈我的历程。直到凌晨5时才结束。我对他们说,今天先是听了第一代故事,接着又听第二代的,颇王婆卖瓜也。

2日,上午8点,萧先生即电来,喊我起床,陪他继续聊。我叫苦不迭,对他说:“你都过八十了,哪来这么好的精力。”萧老笑说:“整天窝在灵溪憋着,今天快活。”

上午会文同仁陆续报到。会员除南剑峰、叶向荣和陈中浙三位未到外,其余均如时到会。有顾问萧耘春、林剑丹、张如元三先生,会员王晖、王方呈、王素柳、叶晓锄、池长庆、李震、李砚、吴泉、邹洪宁、张索、张真恺、陈经、陈纬、陈斯、陈忠康、陈默、林峰、林翼如、林晓林、金锡强、周延、郑一增、钱允、倪永、倪渠淼、黄寿耀、黄建生、温作市、楼晓勉、潘一见、潘教勤、戴家妙 ,另有中国书法网齐玉新、中国书法院肖文飞、浙江美术馆郑利权及章云峰、吴志诸社友列席。

经纬斋琐记2010年10月(一)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每位同仁交作品两件,将裱成长卷两卷,以答赞助。我另获倪渠淼、吴泉各印、书各一,得王晖、陈默、楼晓勉、邹洪宁书各一。雅集期间展示去岁各同仁作品汇成之长卷,金鉴才先生跋卷尾云:“项览斯卷,真煌煌之巨制民。吾尝观近世画坛书苑,其文之者则亦过矣,其丧之于文亦已久矣,岂有若会文书社之修于内而非饰乎外者乎,一慨。”

经纬斋琐记2010年10月(一)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下午,会文书法十周年雅集暨《萧耘春谈章草》首发式举行。会前先通过刘海勇、陈相峰两位入社。

经纬斋琐记2010年10月(一)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张索先说,令他最引以为自豪的是,会文同仁近年频频考上硕士、博士,他戏言,今后要加入会文书社“非博勿扰”。

剑丹师勉励大家要珍惜时光,不要受时风诱扰,要端正心态。他说大家都是博士、硕士了,而他却没有读过多少书,学历连初中都没有毕业。但林师各方面的修养又岂是学历能对等的吗?这颇耐人思量。说起来,太老师方介堪先生也没有很高学历的。

寿耀君介绍编《萧耘春谈章草》一书的缘起、思路和过程。李震谈多年从事行政工作与书法的关系。他说,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真诚。我、一见、李砚等是十年前在会文书院成立时的第一批社员,我们都回忆当年的情景。记得当年,李砚是挺着大肚子由我领她上会文书院的,十年如白驹过隙,令人感慨系之。我说,会文书社给我们的帮助也许是无形的,但实实在在于我们的人生途中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我们真诚感谢会文。

经纬斋琐记2010年10月(一)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张索要求每位社员都要说几句。渠淼、倪永、钱允、吴泉、陈默等君不善言辞,但片言只语透着真诚、感怀。渠淼说:“家乡有一种螺丝,靠吮紧船底走向远方。我就是那螺丝,会文就是一只大船。”大家都说倪君的这个螺丝可为会文书社的吉祥物。

晚饭后,继续开会,讨论书社今后计划。初议明年在北京举办第二届双年展。书社采取社员轮流执事制度,今年执事是钱允、作市,明年是忠康、一见。大家讨论最多的是,社员间书风相近的问题,而我却认为,书风相近不一定就是坏事,恰恰是追求典雅清新的书风才铸就了自己的风格流派。齐玉新君同意我的观点。

3日,晨起,同仁分两组,一组去南雁会文书院“朝圣”,一组去顺溪游览。我与萧老、长庆、一增、相锋、建生和利权去顺溪,参观百僧堂、三折瀑。

经纬斋琐记2010年10月(一)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午餐后,大家回程。我与陈经经水头探望外公后,与长庆、一增、相锋、利权回杭州。

4日,读完唐德刚《晚清七十年》之“太平天国卷”。 唐氏称,时至晚清,改朝换代的周期已届,政府的统治大机器彻底锈烂,社会也百病丛生。广东洪秀全,一个典型“三家村”的土塾师,科场失意,转以“拜上帝会”之名于广西聚众起义,企图建立一个梦想中的“小天堂”。一群狂热信徒被逼上梁山,化宗教信仰为政治力量,终至酿成死人无数的“太平天国”大悲剧。用“死人无数”来形容这场大悲剧,一点也不夸张。事实上,太平天国所造成的损失之巨,影响之远,悲惨之极在中国历史上都是史无前列的。唐德刚告诉我们历史的真相。

5日,上午,访王犁。就征集朱豹卿先生作品事,日前王犁与朱老作了细谈,朱先生耳背,交谈只能是笔谈。王犁君给我看与朱先生笔谈的内容,朱老一再强调,能为美术馆征集是他的意愿。但美术馆要慎重,要认真论证他的作品是否值得收藏。

经纬斋琐记2010年10月(一)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6日,藏书逾万,查一资料,犹如大海捞针,颇多不便。今天始建档《经纬斋藏书清单》。

7日,上午与女儿到牒片市场,我特选《走向共和》70集全套。此剧我多次翻看,但总不彻底。近读唐德刚《晚清七十年》,重观此剧,一定会更多值思考的看点。下午看电视续剧《黎明之前》。

8日,下午与郑利权、戴家妙、黄齐辉、徐同林等一起同车赴温州,参加弘一大师遗墨研究暨浙南书学研讨会。晚抵温,温州文联招待晚宴。

省书协学术委员会近年分地域召开浙江各地书法史研究会,发掘各地书法史的资料,颇具地方文献史料价值。浙南书学研讨会有关温州书法的文章有:《弘一大师的温州遗墨》(洪振宁)、《弘一大师温州情缘人物考》(张索、余红微)、《弘一大师常住温州时期的书风研究》(仇雪峰)、《1921-1932弘一法师温州史事编年》(程渤)、《印光法师论持敬工夫与弘一法师的书法践履》(方长山)、《〈忠义堂帖〉与温州》(潘猛补)、《木待问书法小议》(方爱龙)、《李孝光与王冕轶事考》(黄齐辉、于森)、《黄养正与孔子墓碑》(张索、周延)、《明初台阁体书法与姜立纲》(陈纬)、《浅探姜立纲书风的形成》(李传君、朱银娣)、《姜立纲书法艺术初探》(王晓光)、《永嘉四灵与姜立纲书法比较初探》(朱之辉)、《试论孙诒让对甲骨文书法的贡献》(李方重)、《文化地理学背景下“浙南四支笔”的形成略论》(郑利权)、《简论张宗祥先生在浙南当政时期的二、三事》(李惠明)、《简论王荣年先生的书法艺术》(梁继)、《马公愚暨浙南书法流变识》(刘贲)、《张鹏翼书法述评》(温作市)、《温州历代善书者辑录》(戴家妙)、《元代温州善书者辑录》(张丙金)、《浅谈永嘉学派对浙南书法的影响》(叶贻沈)、《〈章安杂说〉研探体会》(陆水龙)、《雁荡山摩崖碑刻的书法特点和文化意义》(徐同林)、《雁荡山摩崖碑刻》(金明雪)、《谢磊明晚年〈十二花神印玩〉边款艺术刍议》(范琼伏)、《方介堪与20世纪鸟虫篆印创作》(杨信鸽)、《方介堪篆刻欣赏》(何志刚)、《姜立纲书〈明宪宗皇帝御制重修孔子庙碑〉考》(陈佐)等。

9日,上午参加开幕式。陈胜武君示即出《一二斋翰墨》样稿,收录陈君近年随乃师马亦钊先生游及与同道师友书翰往来的文字,全书颇典雅,胜武君有心作“古人”也。如元师序言,有引明末高僧觉浪和尚与东林名臣梅之焕长公《问答》及《训弟子》一则,读来真可为后人热喝痛捧,文曰:

天地古今无空阙之时,无空阙之人,无空阙之事,无空阙之理。自古圣人不违心而择时,不舍事而求理。……今人动以生不逢时,权不在我为恨。试问你:天当生个甚么时处你才好?天当付个甚么权与你才好?……且道天生你在世间,所作何事?分明分付许多好题目与你做,你没本事,自不能做。如世间庸医不恨自己学医不精,却恨世人得病不好。天当生个甚么好病独留与你医,成你之功?佛祖圣贤将许多脉袂好药性好良方制法留下与你,你自心粗不能审病诊脉量药裁方,却怪病不好治,岂神圣工巧之医哉?你不能医,则当反诸己,精读此书,深造此道,则自然神化也。果能以诚仁信义勉强力行,向上未恨生不逢时、权不在我,自为暴弃之人也。

开幕式后,即与作市到墨池坊温州书画院访剑丹师。墨池坊传说是王羲之之旧址。

经纬斋琐记2010年10月(一)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林先生示近印作,他十分重视边款的文字,每印必有一款记,或谈艺,或纪游,或忆昔,文字干净,言之有物。他说,一件成功的作品应该有丰富的内涵,不能嚼别人的老东西,那样给人印烂的句子,再好也就俗了。又说,现在篆刻最大的问题是文字问题,作者往往刀法娴熟,但篆字系统比较混乱,不同时期文字混搭有之,随意编造有之,当今是对篆刻传统一个极大破坏时代,令人堪忧。书法还好,有二王系统在,尚不至于胡来。篆刻似无前规,看似是创造,实则是无知。

经纬斋琐记2010年10月(一)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林先生新印一册《砚边余兴:林剑丹刻紫砂》,张索戏说:“先生莫非想做工艺大师了。”林师说,其实是“好玩”,所以称作“余兴”。正如张如元先生所说:紫砂壶的工艺在明代已经成熟,但其传世的仍以清代中期著名金石书画家陈鸿寿的“曼生壶”最有名。为什么呢?还不是因文人学士的介入,才使这一工艺品有了一个“华丽的转身”,从此拥有观赏收藏的高雅身价?在紫砂壶上刻梅兰竹菊、松石之类文人画题材,起码要有两手本领。一自然是精熟文人画,二要精熟刀法,以刀代笔,人仅要传笔之神韵,还要见刀之风采。而剑丹兄恰恰既是当今书画高手,又有几十年篆刻“刀龄”,上面说的两手本领,他都一一具备。而且,他不只长期“玩”文人画的笔墨,“玩”诗词也有多年功夫。去年底他送我一只紫砂水盂,上刻梅花,并题“年年泼墨写烟霞,今日偷闲刻紫砂。铁干横斜生腕底,冰心淡荡著冰花。”画刻诗三绝,真把我乐了好几天,捧在手里,爱不释手。剑丹真的太会玩了。会这样玩金石书画和诗,玩得又这么好的,现在到哪里找?所以想向剑丹提一个建议:再玩!

经纬斋琐记2010年10月(一)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所幸,林师也赠我一把紫砂壶,我放在书间,拱为至宝。说到玩,林师数年来贮了很多好石,对青田封门青可谓玩至“痴迷”的地步。他说,现在石头很贵,也玩不起了。最近陪一朋友买石头,有一方好石,只是上边缺两角,要价13万元。朋友犹豫再三,林师忍不住,问他:“你到底要还是不要,不要的话,我要了。”朋友说:“你若喜欢,就让你买吧。”林师主动向卖家还价,低5000元成交。林师向不会还价,记得数年随林师去青田买石头,先生很反对我们压价,他的观点是凡好东西就不能还价。我们暗中好笑。这次买石头,先生没钱,向朋友借了10万元,不让夫人知道。想不到朋友汇了钱后,打电话给林家,告钱已汇出,恰接电话是师母。师母责问林师,为何又偷偷买石头了。林师搪塞说,不会亏的。师母说:“什么时候你卖过石头了,都堆在家里。谈何亏赚。”林师表示:“这是最后一次了。”听了林师的话,我们大笑。爱玩的人,都有这同样的故事。

经纬斋琐记2010年10月(一)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我将参加温州书画院年度展的书画作品各一,请林师指暇。先生说,要多练篆书,这样下笔不飘。字若无篆隶础,容易飘。写出来的字,好像用扇子轻轻一扇,就有纷纷飘纸而去感觉。此喻大妙。在书画院,张真恺君赠我近作一帧。

经纬斋琐记2010年10月(一)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下午,参加浙南书学研讨会论文交流。我的文章本无新意,三言两语搪塞过去。

晚餐后,如元师来房间一叙。夜,温州博物馆副馆长王心宇邀作市与我吃夜宵,又喊王客来,至夜半醉散,看着王客双腿交叉上车,我和作市同声而出:“可爱!”

10日,上午,陈经和陈杰来,接我回杭州。

下午长睡。晚,晨阳君约宴,宴后去劲歌热舞,后夜回。

  评论这张
 
阅读(6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