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经纬斋琐记2011年1月(3)  

2011-01-31 22:52: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日,现代书法批评全是一片颂语。记得书法批评印象最深的还是过去梅墨生在《书法报》连载的对名家的评论,再就是王道云前几年的一册小书《书法门诊室》,不迷信名家,对20世纪书坛大师进行挑刺,尽管是一家之言,已然可嘉。如其所评:

吴昌硕:结字耸肩束腰,上大下小,酸味十足。行书有一种寒俭、村夫气。

沈曾植:过分强调笔画的生,则并非妙笔,形成生硬、僵化,则是病态了。

康有为:一味横肆,放笔自矜,夸张过度,肆而不醇,蹂锋泼墨,以蓬为美。

郑孝胥:凡是转肩处,都留下一个大垫肩,如同“肩章”。虽是郑氏特点,却夸张过度成缺点,不伦不类。

曾熙:作为书法艺术,无感情,无律动,也就失去艺术生命了。行笔之中,不时用颤笔,仍有做字之嫌。

齐白石:为了造势,一叶以偏锋出锋为能,看似雄强,却无内涵隽永之味。

黄宾虹:由于追求萧散、简逸,则与雄浑苍劲无缘。阳气不足,缺少视觉冲击力。

萧蜕:法度娴熟,韵度平平。草书学晋《出师颂》,一脚进了门,一脚还在门外,进退两难了。

李瑞清:一味抖动,满纸做作,古意全失。曲折烦琐,转折生硬,自然之美,无迹可寻。

王世镗:笔笔雷同,重复单调,当忌不忌,不符大家手笔。

徐生翁:偏狭、执拗,偏安一隅,有些孔乙己似的酸腐与愚昧。

于右任:随笔拖带,荒率无力不自然。

鲁迅:手不由心,只能惯性地回到他写文稿时的模式。

叶恭绰:不能以虚化实,笔路不清,收笔尽势出以散锋,缺少沉着。

李叔同:圆润无锋,无起落、无节奏、无变化,无情无义,不急不慢,平平来去,已推动艺术创作的意义。

马一浮:线条单一,无节奏,无粗细变化,无金石气,无厚重感。用笔浓枯,寒风干裂。结字清寒,章法整肃,布若算子,痴呆如蝇。

沈尹默:美中不足,美中含俗。过分地崇尚技巧,深究笔性,性为法缚。艺术蕴含单一,审美偏狭。

谢无量:大凡大学问家,一般都能写出一手好字,但“好字”不一定就是好的书法。

胡小石:无变化,颤涩过度,做作这嫌,一目了然。

郭沫若:靠读帖、靠天赋、靠激情写出的只能是聪明字。

林散之:当断不断,造成通篇雷同的弧形斜线,形成一种习气,伴随终身。

陆维钊:缠绕映带,显得纷乱,若不从情感郁勃、现代创作新意的高度去理解,简直是野道恶札。

吴玉如:终身浸淫于“二王”,形成定格。想冲破藩篱,才气悟性不够,借助北碑骨力,在原先潇洒清逸中,多了几分迟疑。

张大千:如同陌生人,强拉站队,互不答理,各猜拳经。

王蘧常:结字密集,不知用白。平铺直叙,不紧不慢,无起无伏,如同打座参禅,单调平淡。

沙孟海:黑压压浑浊一片,几乎分不清笔路,透不出气息,一味霸悍、狂野,传统笔法扫荡殆尽,书卷气烟消云散。

台静农:用笔忸怩作态。结字不通虚实要义,强作分离。本想出奇制胜,结果内外分离,抱不住气,气断势穷。

高二适:行笔过于太速太流,一味用锋尖缭绕,缺少厚度。

白蕉:承袭“二王”的虚和雅逸为满足,而淡化那种龙跳天门、虎卧凤阙的雄强之美。

22日,上午,去王犁家。获赠《“无境”当代青年艺术家丛书:王犁》,书内收入我两年前为他写的文章,题目这次被他改为《肆意放纵与不露声色》。我说:“怎么老用这篇老文章呀?”王犁说,要常用常新。我持册页请他画一面,时窗外阳光甚好,雪未消,促人兴致。王犁即下笔写一老一少,男女相拥,真是好水墨。又获王君人物山水一幅。近午,王犁建议去看朱豹卿先生,匆匆饭后,即去九溪。我说:“不带你的新书给朱老看看?”“带它干嘛,没事想挨骂呀?”王犁说。

朱豹老拥裘于床上,女儿正替他喂饭,吃得是鱼头豆腐。吃一口,老人皱一下眉头,摆手表示不愿吃。说:“你就给我一两个汤团或莲藕羹就好了。”女儿不理他的要求,对我们说,老人就是喜欢吃一些不易消化的糯米类的东西,比如嘉兴粽子。“他这个样子,哪能吃这些?”朱先生说:“给我吃这些所谓有营养的东西,我不喜欢又有什么用。”他急着吃完,想与我们聊天。老人大病后,身体有些消瘦。他白天基本睡觉,晚上看书。大病一场,他说自己读了不少书。聊起读书和捐画的事,他双眼放光,精神大振。他说,最高兴的莫过与互相喜欢的人聊天,那种快乐是相互的,大家都会意相融。老人已经无法听到我们的话,我想到什么话或从他的话中得到什么启发,便写在纸条上给他看。他的女儿说,平常总是病歪歪的,有人来访,谈的高兴完全变了一个人,根本就不像病人的样子。朱先生的床边放着他大学毕业时临摹的一件工笔仕女,他说是临自张大千的,而张大千是临仇十洲的。“我一向不喜欢张大千的画,俗不可耐。但他临摹厉害,连潘天寿先生都被他蒙过。”朱先生说。王犁从墙角抽出一张扇面,竟是吴茀之的水墨梅花。我们怕影响老人休息,几次想离开,他都不停他的话题,一次次把他的话听完。我们说真的要走了,“走啦?”老人瞪大眼睛,没挽留,但看得出有一些失落。

王犁说:“前些日子,何怀硕先生来了一封信,专门谈到你们兄弟俩。”于是,我又回到王犁家中,让他将信拿出来看看。何先生在信中说:

此次来杭很愉快,因为有你在杭州,谢谢你。见识了经纬兄弟这对“生活家”的优雅,我才悟到他们兄弟的书法清雅挺秀,原来他们过雅士的生活。我的寓所介乎你与经纬之间,我们较接近。李云雷是名士,不修这幅,经纬兄弟与云雷是“两极”,我们是“中庸”。我没有拍下“两极”居家的照片,有点后悔,如果你有拍下来,请给我几张,以资回味。

23日,江苏印家何连海寄来其为名家所制印集一册,又来信息,嘱写一段评论。

高华君在龙井一号邀宴,与小罕、家妙、寿耀、柳河等同次。

24日,读茅子良《艺林类稿》。上海书法家协会前身是成立于1961年4月的上海中国书法篆刻研究会。成立时会员79人,外埠会员30人。首批会员中吾瓯先生有方去疾、马公愚、邹梦禅、方介堪、任士镛、吕人龙。上世纪,海上书画温州人有一席之地,于此亦可见一斑。

25日,收到黄务昌先生自制版画贺年卡。

购书《文艺欣赏漫谈》(吴战垒)、《金石书画铸春秋:韩天衡》(王琪森)。

与老费到西泠印社拍卖公司。晚约上陈经、祖戏、小刚,于上天竺法云安漫和茶馆吃饭。是处,残雪未消,树木肃杀,人踪罕见。和茶馆于林木深处,老费说,我等尤如进入了金庸小说的世界。和茶馆内,灯昏客少,满壁佛像、茶瓯,一堵白墙上有林海钟绘的山水佛陀壁画。呼几盘小菜,煞是可口,听老费谈国事,若入宋人境地矣。

26日,云峰历年余,编《泰顺先贤墨迹》一书由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今与云峰、陈经、寿耀同赴温州,参加明天的首发式。

首发式由张索操办。晚饭前,小罕君携是书编辑小屈赶至。张如元老师说,温州山水滋养着文气,虽泰顺山区,历代亦文风不辍。昔吴待秋来雁荡山,叹为绝境,脱口而出,原来这就是山呀!吴是山水画名家,先前却不曾见过真山。

饭后,已过八点,剑丹师催:“饭吃得那么久干嘛,我要早睡的。”此前,我们约好要去林师府上拜年。即与陈经、寿耀、云峰、家妙、小罕赴林家,教勤如约已在楼下候一个时辰了,而建生、陈斯还在苍南来温路上。叩开林师门,先生持新刊篆刻《二十四品》示众观,石美印精,为之倾倒。先生说,还没完成边款,每印款48字,共计千余字,工程不小。桌上一卷新书《赤壁赋》,说是为我写的。因为掉了一个字,需重写。我说不碍。林师说:“写给你要最好的。”

经纬斋琐记2011年1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怕扰先生休息,我们略留片刻即退。去如元师家途中,我通知陈斯,要他们给林师打电话。想不到,先生已上床就寝了。在如元师家,先生不断递烟、倒茶,对我们说:“我这里无妨,只管坐下聊,我不怕迟。”时候其实已不早,快近十一时了。喝口茶、抽支烟,我们也起身告辞,张师露不舍之色。平常与先生相聚的时光并不多,匆匆来匆匆走,我们心中也颇内憾。

从张府出,到张索的公司,已是半夜了。大家讨论会文书社今年在北京举办双年展事宜。过后夜,去吃一碗猪脏粉,回宾馆就寝。

27日,早起,与陈斯陪小罕君去江心屿。时微雨霏霏,然小罕兴致颇高。登东塔山丘,眺瓯江海口,对岸高楼森林。小罕说,幸亏有这小屿,使温州有个透气的去处。

经纬斋琐记2011年1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中午在天一角吃饭,墙头有刘旦宅题天一角:“洋到头,土到家。”天一角荟集温州各色名小吃,若矮人松糕、长人馄饨、灯盏糕、猪油糕、双炊糕、胶冻、鱼丸、敲鱼汤、江蟹生等数十种。这些都是我们儿时常吃的东西,记得小时候,做客喝喜酒,如猪油糕、血蛤、干蒸膏蟹等,客人们都舍不得吃,一桌人分掉,用手巾包回来让家人分享。我们一一向客人介绍每道温州小吃的特色,小罕说,恨不得将这些小吃吃遍。

下午,参加《泰顺先贤墨迹》首发式暨温州书法文史人士迎春座谈会。温州文史、书法界同仁及泰顺有关领导专家数十人出席。《泰顺先贤墨迹》共收录泰顺先贤自明末以来37家,其中不乏名家,如潘鼎、董正扬、方介堪等。温州书协在张索主持下,近搜集出版文史成风。会上,张索介绍将在今年为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将整理出版温州百年墨翰,搜罗温籍和在温生活工作过的名人名家手迹,现基本确定一百五十余家。这次会议,几位同位将新出版的文史书籍赠与会来宾,有瑞安政协文史委编的《戴家祥集》、《虞廷恺家书》、永嘉高远编著的《永嘉风》、《灯下陡门》,张宪文家属、学生编的《张宪文诞辰九十周年纪念集》、方绍毅君著的《民国文化隐者录》等。

夜,与陈经、云峰、寿耀回杭州。

28日,刘颖赠自绘兔年贺年卡。吴涧风赠自绘佛像一叶贺新年。

下午,版画家李以泰来,商议在浙江美术馆举办从艺五十五年画展事宜。

整理完成《经纬斋琐记》,共计文字64万字。

29日,晚,与陈经访鲍贤伦先生。先生聊起乃师徐伯清先生,徐先生于去年10月谢世。鲍先生说:人只知先生小楷名世,实际上徐先生的小草成就最高,并世罕有出右者。我说,在网上买到徐先生的作品,甚廉。鲍先生动情地说,作为学生没有能为先生做些事,想起老人晚年落落无闻甚是痛心。

告别鲍先生,去小罕家,将《经纬斋琐记》打印稿交他审阅,欲交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

复去晓风书店,购书《孔子》(金安平)、《笑谈大先生》(陈丹青)、《文化与人生》(贺麟)、《辛亥:摇晃的中国》(张鸣)、《找寻真实的蒋介石》(上下)(杨天石)、《十年鸿迹》(上下)(吴藕汀)、《王荆公诗笺选注》(上中下)、《曾国藩的正面与侧面》(张宏杰)、《王世襄珍藏文物聚散实录》(荣宏君)。

30日,接湖北蒋圣琥札。购书《黄泉下的美术:宏观中国古代墓碑》(巫鸿)。

 31日,写春联,写贺卡。

经纬斋琐记2011年1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与妻女游灵峰。

  评论这张
 
阅读(42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