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经纬斋琐记2011年2月(2)  

2011-02-22 08:5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日,王臻赠《铁意斋藏古玺印》,辑王臻君私藏历代官印、战国秦汉宋元私印计155钮。

购书《摩挲大地》(余秋雨)。

宗金兄约宴,与瑞忠君同赴。

向会文书社各社员发《会文十年》约稿通知。

12日,周沧米捐赠作品展将于3月底举办,下午约周先生家属学生代表来,讨论策划展览事宜。

购书《殷墟探秘-甲骨文》(陈漫兮)、中国画苑学术研究书系四种:《旨蕴文质》(袁武)、《缘物若水》(田黎明)、《思与境偕》(张江舟)、《厚德载物》(唐勇力)。

13日,晤袁野,获赠《名家教你画瓶花》(袁野)。他说,现上海还有人专业成立“骂人公司”。有人办画展,为吸引公众注意,还专门雇“骂人公司”对展览作品指指斥斥,骂得越凶越好,目的引起媒体注意。

张索电来,邀我为温州市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

14日,读袁武《旨蕴文质》竟。当代写实人物画分南北两派,北派是徐悲鸿、蒋兆和体系的一脉,代表人物有周思聪、卢沉、姚有多等;南派是以周昌谷、方增先、李震坚为代表的浙派人物画。袁武是当代北派体系的优秀画家,在这本论著里,他从“新文人画”现象入手,以一个画家的观点,讨论当代国画面对继承传统和融合西方上所应持的态度。其论述比较客观,分析两派的特点,不厚此薄彼,不板着脸孔,不玩玄虚,文字朴实,言之有物。比起一些理论家来,他的讨论更有价值。陈政说:“当代中国画的传承方式到目前还只有两通道。一条仍然是‘茶马古道’,或青灯寒窗临摹自学,或衣钵相传、师傅带徒弟。一条是进美术院校学习、深造,从几何素描、结构素描等西画的基本造型方法学起。殊不知这条道是人家西方人发明去跑人家西方自己车马的,一旦跑中国的车马,不是轨道不对,就是车轮不配,反正探索-适应-融合的三段式,想绕也绕不过去。好在大多数明白人明白:文化的建构,对上苍而言,是需要时间的,而对人而言,是需要耐心的。”

15日,购《一个人的诗歌史》(一、二部)(刘春)、《儒学与书道-清代碑学的发生与建构》(周睿)。

16日,读张鸣《辛亥:摇晃的中国》。一百年前的辛亥革命,说遥远却如昨天。那场革命,正如鲁迅笔下《阿Q正传》所描述的,盲目,滑稽,所有的中国人在这场变革中尽现丑陋的本性。自此,中国一百年开始进入纷争战乱的漫长时期,人们肆意将赖以生存的土地撕裂得千仓万孔。“辛亥革命真正给中国带来的变化,既不是风俗的变化,西化的习染,也不是新事物的出现,零星的现代化,甚至也不是制度的革命。如果没有革命,清朝如果能正常立宪的话,代议制早晚都会来,西方的法律、政治制度,在新政期间已经进来,而且总会生根,所差的,只是技术上到底学谁的问题,而没有不学的道理。”我想到日本的明治维新,很值人思考。序言说:“革命给了国人一个世界上最先进的制度,但却没法像魔棒一样,给中国带来立竿见影的变化。中国不仅没有因此而走向富强,反而更易混乱。很多人都明白,一个有两千年帝制传统的国度,骤然实行共和,而且学的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美国,其实难免消化不良,但是,人们不情愿看着刚刚确立的进化论历史观在自己身上破产,不愿意承认自己跟西方人其实不一样,没法原封不动地移植一个‘最好的制度’,因为这样,似乎就等于承认自己种族的劣质。于是,只能把混乱归咎于变革的不彻底,革命不彻底,因此也只好在前进方向上做更激进的动作,革命,再革命,从制度变革走向文化和伦理革命,再则阶级革命,把中国社会翻过来,将传统的结构彻底打碎,建设一个人们谁也难弄明白的新世界。直到今天,人们依然患着求新症,什么东西,不求最合适,只求最新,最时髦。”

17日,召开赵延年、李以泰两宗捐赠作品征集专家评诂会,出席专家姜陆、代大权、卢治平、陈海燕、马锋辉、尹舒拉等。专家的意见是,浙江是版画大省,两位版画家在现代版画界都有其重要影位,赵、李是两代艺术家,通过对浙江有影响的版画名家作品的征集,对建立浙江乃至中国现代版画典藏体系都有重要的学术意义。省财政厅教科文处金涛处长列席会议,赠之书法卡纸一叶。

18日,收到湖南益阳人民政府“支持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艺术家”证书和《“清溪书韵”中国当代著名书法家邀请展作品集》,内收我书陆游长诗条幅。

19日,晚,邀请吴敢一家、毛剑波、马锋辉夜宴。

20日,全家和马志全、阎飞夫妇去超山看梅。超山举办“梅花节”,游客鼎沸,人山人海。看梅,最宜清静,如此杂喧,雅致遁尽。当地政府将中国戏剧梅花节植入,似亦牵强。去瞻仰吴昌硕墓,游客罕至,倒是清净。阎飞问:“当世梅花谁画得最好?”“还是吴昌硕吧。”我答非所问。

晚,祖戏、锡强来访,获锡强赠书横卷。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