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经纬斋琐记2011年3月(1)  

2011-03-14 20:46: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日,获顾生岳先生赠作品集。

近晚,与陈经去看金鉴才先生。金先生写了一墙的录东坡题跋和自作诗。先生十分勤奋,一直在抄书。他说,了解古人,深入古人世界唯有读古文,而抄写古文是最佳的方式。当年马一浮先生不知抄了多少古文。最近,有人向先生订数十张字,先生答:“太多了,写不了。”因为先生每纸都是抄古书,都是小字。对方说:“那就一张写四个大字吧。”金先生说:“那样更写不了,没有写字店师傅的本事。”

2日,何连海请我为他的印集写一段评论,篆刻我是外行,拉拉扯扯,勉强成了以下的一段文字:

庚寅岁末,我收到何连海寄来的一册印集,里边选的作品是他为当今活跃在书画界名家大腕的名章,书也做得典雅大气。可见他在艺坛的人脉,也说明他的作品得到名家的认可和欣赏。

我也欣赏喜欢他的印,好几年前,他曾给我也刻过名章。

印章在中国,可谓源远流长,几乎是有文字使用的时候就有印章了。但一直以来,最早的印章与文字一样,就艺术的创作上是不自觉的,故而有天然去雕饰的质朴和自然。文人参与刻印,篆刻成为艺术,较之书法相对不远。在当代,随着考古的不断发现,篆刻表现的形式不断拓展与丰富,给当代印家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与舞台,出现了很多有作为的篆刻艺术家,何连海无疑是其中一个代表。

关于篆刻,我是外行。但对印章这一古老艺术却充满着敬畏,小小方寸间,以文字为载体却演绎着无比精彩的艺术世界,让人反味再三。何连海的印,撷取古代各种流派的特长,融化众长,但他似乎更愿意绕过前辈文人印家,从源头去寻找艺术创作的灵感,从而别开生面。

愈是古的东西,对于我们来说越有魅力。前年,我在云南博物馆见到汉以前的雕塑作品,很小,很简单,却很生动。也看了滇边少数民族的工艺品,这些既是艺术品,又是生活生产材料的作品,其美丽得很直接,很率真,令我激动无比。看了展览后,一个问题一直困绕着我:为什么社会文明经历数千载的发展,艺术品的魅力反而不如远古冥顿不化的先民?决定艺术的力量到底是什么?是知识吗?是科学吗?我们在先民面前为什么显得如此拙笨?

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最近,我读到鲍贤伦先生的一次访谈文字,在谈到继承传统与创新时,他的一番话让我茅塞顿开。他说:“创新都是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的,并将进入传统。没有传统,就没有创新;没有创新,传统也无法延续。现存写字的人在较量,在竞争,实质性的就是对古人作品解读能力的竞争。理解能力和转换能力是关键,对古人理解深的话才会是好的,如果不好,肯定是理解不够深。就这么简单。所以,关于时代性和古代书法艺术的问题,我有个比方。一个人对古代文化的理解程度,就像他的德行修炼,时代性的问题你不修炼它也存在。人如果没有坚定的道德价值判断作为导向,要被同化甚至腐蚀太容易了,周边的环境会成全你的,但是理解古人的东西就难,因为语境关系都变了,理解起来就有隔阂的。”他说,当一个人觉得越复杂越丰富越好的时候,实际上很大程度已经背离艺术的本意了。从他的话中,我似乎找到了答案。之所以我们不如古人,原因也许就在于背负太多的积淀与复杂,其实“简单”才是艺术的最高境界。我们膜拜古人,实质上是在向往简单,追求纯粹。

艺术的简单纯粹,是通过曲折复杂后复归平淡的新境地。现代社会给予人很多的复杂,我们往往会被周围的环境、潮流所吸引,思想的惰性不自觉产生,而丧失自我。而真正有作为、有想法的艺术家,他却能在错综复杂的现代艺坛中既把握着时代脉搏,又能坚持自己个性,他善于发现,善于思索,纳古融新,自成风格,引领风气。前几年,中国书协举办过“流行书风”、“流行印风”的展览。先不论参与者是否成熟,提名是否公正精确,乃至这个提法是否妥当,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展览是当代书坛最为鲜活和“给力”的展览。它荟集了当代书坛最富创新精神的艺术家,尽管这样参展者有的探索得还不成熟,有的甚至是误解了传统的涵义,但这种创新精神却是中国书法向前发展的真正动力,其意义必定在中国书法发展史上留下重重一笔。

我知道何连海君是当年“流行印风”展的提名作者。印象中他的印,多从古代民间碑版、铜鼎、封泥等文字中吸取营养,甚至在先民岩画中得到启发,质朴厚拙,融合百家,自成一派。看得出,他的创作,是在积贮了厚实的传统印学的基实上,不断吸纳历代各家所长,甚至吸收其他艺术门类的特点,从而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他是经历了诸多的“复杂”,通过 筛选、比较,从而追求一种原始的“简单”。

连海君是幸运的。在中国美院接受严格的训练后,回到连云港,他有了一份施展自己才华的职业。更重要的是,从浙江到江苏,可以说他完成了从传统向创新的跨进。我曾与南艺的李桐君有过江浙两省艺坛对比的讨论。浙江是书画大省,积淀深厚,名家辈出。近百年的中国美术学院是培育艺术家的大本营,特别是在传统书画这一领域自有其历史的优势。然而,也许正是这个历史的优势太过沉重,反而成为一种负担。较之其他地区,浙江似乎不易挣脱这种优势的负荷,少一些开宗立派创新的勇气和风气,浙江书坛历来提倡将继承传统摆在第一位。虽然浙江是一座大山,但却长着相类的大树,是一片大森林。而江苏却不同,虽然这座山也许没有浙江高,林子没有浙江的大,但却生长着各色不同的树,很绚灿,很朝气,很阳光。江苏的艺术家似乎更具创新精神,个性鲜明,从傅抱石的“抱石皴”到朱新建的“小脚美人”,江苏半个世纪以来的艺坛,一直有一股创造的精神,而这种创造却是在敬畏传统、学习传统上,从传统的藩篱中走出来,从而发展与丰富了传统的笔墨精神,使之更具时代特色。江苏之路是很值得研究与思考的。

我想,何连海印风形成今天这一特色,一定接受着江苏艺坛这种创新精神的影响。在这个环境里,以他的天赋,他的思考与创作必将进一步成熟。

3日,倪永君寄来《乐清上下一千六百年》(人物篇)两部。

老费来,赠我程十发札两通,吴子建新作印蜕5方,其中有白文“神马都是浮云”是应老费嘱刻的,老费说,应该贴西泠八家展览的观众留印墙上。

又示其藏谢稚柳、程十发墨模稿合卷,陈佩秋题卷首,吴子建、刘彦湖跋尾。吴子建跋:

癸丑甲寅间,子建偕徽州冯兄国文等屡登皖之黄澥,并访歙中诸制墨老厂,时复得家藏丙午劫余旧墨颇夥,然已因收藏失持而风化如粉垩,余殊惜之。冯兄擅刻制墨板,又善鉴制新烟新胶各料制墨有心得,乃请以废物重为私造,遂若旧观,请谢、程、刘旦宅先生、陆宛若文诸前辈写画为模,得数十事。今又越三十余年,建复晤冯兄等于申江,平安喜乐快何如之。越二月,费君卫东自湖州来,又示以是卷,谓昔时冯君所赠也,赫然谢、程二家旧稿,历半在目。再见长者手泽余风,感念之深不尽焉,因记如上。吴子建,乙酉七月之望。

刘彦湖跋:

此为海上谢稚柳、程十发二老手绘墨模原稿。费兄卫东得而宝之,装潢成帙,使前辈散金碎玉不至飘零,其意殷殷,至可嘉也。其辗转流传之原委,前有吴君子建言之详矣,此不赘述。夫墨之为物也,由来尚矣,证诸考古,则战国、秦、汉之际已多遗存。而名家制作世所共知,有唐李氏建珪父子为最,其后名家辈出,变本加厉。易水龙香鄃麋麝角,由实用而晋于品鉴之区矣。东坡居士特品鉴玩赏之表表者,其论用墨有云“湛湛如小儿目睛”,可谓善传墨之精神。其又有诗曰“非人磨墨墨磨人”,读来不愧心惊。今摩挲此卷,犹堪发一浩叹。二老手泽灿然如新,而二老者其一垂垂老矣,其一已归道山,岂人磨墨也哉?人生百年终期于尽,然又有不尽不磨者,非笔墨而何。二老之手泽已赖费兄善加护惜,况依模制墨想已化身百千,则二老手迹不可磨灭者有以待也,然则悲耶?欣耶?吾不知也。质诸费兄有以教我。岁丙戌新正,弟彦湖恭记。

4日,得讯,刘旦宅先生和王流秋先生谢世,中国艺坛痛失国画和油画两大重镇。刘先生是温州人,我一直想有机会做刘先生的展览,却成遗憾。

5日,去上海看望大姐。

赠小刚书法横幅一件补壁。

晚,文龙父女来,一饮畅叙。

6日,林剑丹老师应马锋辉馆长邀请,携叶向荣君来杭参观西泠八家篆刻展。林师示近作,谈篆印界近弊。林师近精研篆刻,称时光不让人,若不抓紧刻印,恐不日目力不济矣。林师制印,不让时人,尤边款赫目精湛,且文采灿然。若“松鼠”一印,款记其数年来松台山喂鼠一事,云:“吾家至松台山仅数百武,日与老伴涉湖登岭为晨练。途中将所备糕鲜果品类投放于修柯苍节间,拍手为号。遂有松鼠数只自四面树梢间接踵飞窜而至,纷纷争食焉。自迁居大士门数载至今尚未间断。慈爱众生亦人生一乐。己丑长夏林剑丹作此遣兴。”马馆长热情邀请林师适时来浙江美术馆举办展览。

7日,中午,接待与剑丹师,有杨西湖、沈浩、戴家妙、黄寿耀、章云峰、陈经诸君同席。

经纬斋琐记2011年3月(1)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下午,编排《浙江美术馆藏周沧米捐赠作品集》(水墨卷)。

购书《安持人物琐记》。

晚,接张索电,《温州日报》约稿悼念周沧米文章。夜,撰写《十年荆庐愿未了!》长文,过午夜竟。

8日,上午与马馆长、舒拉、蔡荣等同事到杭州殡仪馆参加周沧米先生告别会。

经纬斋琐记2011年3月(1)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检旧作抚李复堂稿赠午社留念。

经纬斋琐记2011年3月(1)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完成《经纬斋笔记》一书全稿,计11万余字。

9日,《温州日报》专版发表《十年荆庐愿未了》全文。

阅毕刘春《一个人诗歌史》(第二部)。

与章利民编毕周沧米捐赠作品集书画卷,交雅昌公司。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