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经纬斋琐记2011年4月(3)  

2011-05-01 16:17: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日,小罕君电告,因《经纬斋笔记》内容仍涉及诸多当代名人的故事与言论,出版还是要谨慎,建议另找出版途径。

送作品《录海岳名言》参加省书协“万山红遍”庆祝建党九十周年书法展。

经纬斋琐记2011年4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郑利权撰文《书法亲兄弟——陈经、陈纬书法艺术简评》:

在中国书法史上,“书法亲兄弟”是一个有趣的书法现象,其例子不胜枚举。诸如活动于晚唐五代之际的徐铉、徐锴二兄弟,精小学,工书法,世称“二徐”;明初的“台阁体”其实是“兄弟书法”的产物,沈度、沈粲兄弟,昆山夏昺、夏昶兄弟,刘敏、刘素兄弟皆曾任职中书舍人,将工稳的楷书推向极致;晚清何绍基、何绍业孪生兄弟,皆均习文善书;近现代则有谭延闿、谭泽闿兄弟,均深得翁同和真髓,为清末民初享誉全国的书法家。可以说,“书法亲兄弟”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艺术现象,其价值并不在书法本身,而是从家族与亲缘的视角研究书法现象,具有社会学意义的研究课题。

从这一角度来看陈经、陈纬的书法艺术,便有了一种学理的依据。丹纳《艺术哲学》中把“种族、时代、环境”列为影响艺术发展的三大因素。他说:“要了解一件艺术品,一个艺术家,一群艺术家,必须正确地设想他们所属的时代的精神和风俗概况。这是艺术品最后的解释,也是决定一切的基本原因。”陈经、陈纬兄弟出生于浙南温州的一个中医世家,从小便在祖父辈的镇纸处方、笔墨染濡中成长,累积而成的笔墨素养成为他们一生稳固的艺术基因。

温州有着悠久的文化传统,这种文化传统在会文书社中得到了很好的继承与宏扬。同为社员的陈经、陈纬兄弟与瓯越文化具有承传关系,他们文人化的特征明显。从学习书法伊始,就有幸得到了萧耘春、林剑丹、张如元、张索诸先生的国学指授。在这种环境影响之下,陈经、陈纬兄弟平时喜吟诗习文作画,也有着许多文人与生俱来的性情与生活雅趣:搜书、读书、嗜石、爱兰、喜花鸟等等。在文人性情的指引下,陈经对训诂、古代民俗等涉猎颇深,而陈纬则衷情于笔记体文章著述,《经纬斋笔记》与网络载体的结合,影响日广,成为当代书坛的一道文化盛筵。

相似的生理基因、生长环境、地域背景、职业身份与交往群体使陈经、陈纬的书法艺术具有一定的相似性。这种相似性是对书卷气的认同。陈氏兄弟擅长小行书,书风沉静典雅、清正隽永,用笔精美爽利,既可窥见魏晋风韵,又深得宋元之意。在书法中表现文人的情趣,需要长久的文化积淀。书卷气的本质是一种“静气”,苏轼诗:“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又有跋语说:“作书之法,识浅、见狭、学不足,三者终不能尽妙。”在大展览的视觉背景之下,坚定的走书斋小品路线,具有极强的风险性。这种风险是去主流状态下的边缘化的书写,纯以个人心性表现为宗,并非功利性的目的。这种为心灵的书写,也代表着传统文人书法的“用心”所在。“我手写我心”是手中的笔墨与心内的灵光相契的过程。然而要达到这种境界,没有长时间的沉淀是达不到的。陈氏兄弟不仅擅书,而且工画,其写意花鸟纯走文人写意之路,笔墨简淡而意境幽远。以书入画,以画写书,呈现出传统文人艺术的二个维度。

初次见陈氏兄弟,总会觉很像,浙江群艺馆的陈经会误认为是浙江美术馆的陈纬,处一段时间,你会发现他们相似中的微妙之别,反映在书风上,陈经略雄,以遒逸胜;陈纬略秀,以婉丽胜。《艺概》云:“笔性墨情,皆以其人之性情为本。”“书法亲兄弟”,以亲缘维系的书法形态,探讨他们的艺术,应该走进他们的生活。

22日,杜鹏飞君寄来其编的《百年清华学人手迹选》一书。购书《兰亭秋夜录》(周汝昌)、《从“湖畔”到“海上”-白马湖作家群的形成及流变》(陈星、朱晓江)、《跳舞的螃蟹,明前的茶》(郑培凯)。

读马湘兰爱情故事。王稚登《马姬传》记,马湘兰尝为人寻隙搅扰,牵涉官司,王稚登出面为之“摆平”。王称“姬叹王家郎有心人哉,欲委身于我。”王婉拒,以为救人于困厄,若因而获利,自得姝丽,与陷害又有何别哉?自此不提婚嫁。此后三十年,书信往返,诗画酬答,互赠礼物。马称王“二哥”、“二郎”、“登哥”,自称“娇娇”、“薄命妹”、“病妹”,缠绵绯恻。如马致王函云:“捧读手书,恨不能插翅与君一面……即欲买舸过君斋中,把酒论心,欢误灯下。”“遥想丰神,望之如渴,心事万种,笔不能尽……会晤无期,临书凄咽。”“昨与足下握手论心,至于梦寐中聚感……连日伏枕,惟君是念。”“闻明日必欲渡江,妹亦闻之心碎,又未知会晤于何日也。”她时时恳请王郎来其幽兰馆面叙,“千万降步一面”、“今日千万过我一面,庶不负虚待。”她又时时问寒呵暖,絮叨如家人:“玉体千万调摄,毋为应酬之劳致伤无神也。”“天暑,千万珍调。”王稚登七十岁生日,邀马湘兰赴会。马即率一队美娃娇女携舟自金陵发苏州,于王之飞絮园欢歌曼舞,庆祝情郎寿诞。王稚登记当时场面:“绝缨投投辖,履舄缤纷。四座填满,歌舞达旦。残脂剩粉,香溢锦帆。”王稚登对马湘兰戏言:你还如夏姬娇媚,惜我不能作你的申公巫臣。此戏言将一往情深、钟情幽洁的马湘兰比作淫女荡妇,显然刺痛了她的心,陡然明白其在王内心的漠视,心力交瘁。不久“燃灯礼佛,沐浴更衣,端坐而逝,年五十七矣。”王稚登写挽诗十二首,回忆与之三十年之情,如:“歌舞当年第一流,姓名赢得满青楼。多情未了身先死,化作芙蓉也并头。”“红笺新擘似轻霞,小字蝇头密又斜。开箧不禁沾脸泪,非关老眼欲生花。”

23日,携妻女并约马志全、阎飞夫妇赴永嘉踏春。中午至永嘉古村林坑,教勤夫妇已候此多时了。

林坑,是永嘉县最北部的一个偏僻小山村,这里没有亭台楼阁,也没有深宅大院,更没有文物古迹,纯粹是一座座朴素自然、洒脱不拘的农家院舍。走进林坑,满目竹林,梯田错落,小桥横跨,古屋毗叠。林坑没有显赫身世的大族,少了点儒雅的书卷气,诠释的是一种纯粹的简单、朴素农耕文化。林坑建村已有700多年历史,家族生息繁衍已有45代之多。因交通闭塞,地形独特,林坑才如“淹没深山中的璞玉”,藏在深山人不知,历经战乱动荡而保存完好。记得七年前,我与教勤、陈经、一耕陪陈平教授来到这里,曾令教授惊为天界。

经纬斋琐记2011年4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1年4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下午,赴石桅岩景区。晚在岭上人家吃烤全羊。岭上村的干部陪我们吃饭,谈起创办农家乐脱贫致富的历史,村干部率村民创业的业绩和担当令小马夫妇感叹不已。

饭后,村长将我们送到石桅岩宾馆,宿小木屋。

24日,凌晨,大家被鸡鸣唤醒。早饭后,我们深入石桅岩景区,小犬可乐在前面欢跳雀跃,表达着大家的心情。这里游客稀少,满目苍绿,清秀幽静,真是踏春的好去处。去年秋,来过一次,这次又有不同感受。我们顺长约3公里的“小三峡”出山谷,一路但见峭壁危岩,奇峰险峡,急流深潭,沙滩草甸,如入宋人山水世界。

经纬斋琐记2011年4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1年4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中午去枫林村,漂流楠溪江。教勤君在溢春楼酒家接待,此酒店,当年汪曾祺来过。老板很自豪地告诉我,汪曾祺说过:我可以负责地向全世界宣告:楠溪江是很美的!

饭后,回杭州。

晚,徐坚约饮,同席有柳河、文龙、培欣、陈经等。

25日,读郑凯培小书《跳舞的螃蟹,明前的茶》。

关汉卿名句:“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妙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历来被视为其择善固执,不屈不挠反封建之佐证。其实这句话来自《南吕一枝花》套曲。开头是:“攀出墙朵朵花,折临路枝枝柳。花攀红蕊嫩,柳折翠条柔,浪子风流。凭着我折柳攀花手,直煞得花柳败休。半生来倚翠偎红,一世里眠花卧柳。”讲的却是寻花问柳,青楼生涯。此曲接着说:“我是个普天下郎君领袖,盖世浪子班头。”大吹自己的问娼本领。

中国古代文人才子与青楼有割不断的关系,除关汉卿外,柳三变、苏东坡、唐六如,这些响当当的文界达人同时也是著名的“郎君领袖”。明亡时,南明的一班文人在南京开会,讨论反清复明,据说开会的地方就在秦淮河的娼船上,家破国亡也不忘风流。这是中国古代文人的传统。辜鸿民称,古代中国人的爱情就发生在青楼。青楼是一些中国文人创作灵感的生发地。

不想外国作家也有同感。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公开表示自己喜欢寻花问柳。他说,心情不愉快时,可从妓女身上得到欢愉与慰藉。甚至对过去给他带来快乐的妓女表示感激与谢意云云。

其实,这是他个人的体验,没什么可奇怪,更不必担心会影响教化。对此,郑培凯认为,假如有惊世骇俗的效应,则是因为那个“世俗”故作清高姿态,假装以道德文章自任,扮演起道学角色,以示撇清而已。

由宗绪升推介,寄作品材料给《青少年书法报》何昌贵,发表我与陈经书画专版。交《经纬斋笔记》书稿给西泠印社出版社林鹏程君,审阅出版。又应一鸣公司邀,寄对联一参加“一鸣全国名家书法展”。

到荣宝斋购书:《担当》(朱万章)、《中国宗教美术史料辑要》(汪小洋主编)、《童书业史籍考证论集》(上下)、《童书业瓷器史论集》。

26日,李向阳赠《想象与叙述》(赵园)、《三国史》(何兹全)两书。购《书情书色》(胡洪侠)二集。

黄松清为我画玉皇山色一幅。

经纬斋琐记2011年4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关于作家与妓院,又有两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有高论,一是马尔克斯,曾住过一家妓院楼上,他说:“对于一个小说家,这是最好不过的了。那里白天很安静,可以写作;晚上可以快活快活,碰到一群有趣的人物。”另一位是福克纳,晚年有人想聘他去做妓院经理,他虽然没有接受,却认为是艺术家最上乘的职位。

27日,一早与马馆长、李向阳、徐勇赴无锡。途中塞车,午后抵无锡博物院。晤黄、吴两院长,洽谈商借钱松嵒作品,将于下月在浙江美术馆举办钱松嵒展览。无锡博物院十分支持,提出的条件是,在适时要求浙江美术馆所藏吴冠中作品在无锡举办展览。黄院长说,宜兴是吴先生的家乡,遗憾的是,不但宜兴,就是无锡也没有一件吴先生捐赠的作品。文革中,造反派将吴家的祖坟给刨了,给他造成很深的伤害。八十年代中,吴先生在无锡举办过画展,展出一百幅。当时吴先生希望家乡能买一些他的作品,每件二三千元不等,结果没有一件卖掉,一百幅作品送回北京。这件事也给吴先生打击不小。他对家乡甚是失望,晚年他不愿与家乡的领导接触,上门都被拒之门外,更无作品捐献给家乡了。

离开无锡,下午赴扬州。参加王赞扬州画展。晚抵扬州美术馆,点交所借作品。晚宿二十四桥宾馆,可惜今宵不是明月夜。

28日,上午游瘦西湖。“两岸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其名园胜迹,散布于窈窕曲折的一湖碧水两岸,缀以长堤春柳、四桥烟雨、徐园、小金山、吹台、五亭桥、白塔、二十四桥、玲珑花界、熙春台、望春楼、吟月茶楼、湖滨长廊、石壁流淙、静香书屋等两岸景点,俨然次第展开的画卷。较之杭州西湖,另有一种清瘦的神韵。清代钱塘诗人汪沆有诗云:“垂杨不断接残芜,雁齿虹桥俨画图。也是销金一锅子,故应唤作瘦西湖。”导游小姐说得更形象,她说:“如果把杭州西湖比作大饼,瘦西湖就是油条。”

经纬斋琐记2011年4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出瘦西湖,去参观扬州八怪纪念馆。原以为可以见到馆藏作品,却都是复制品,有一点失望。好在这个纪念馆是明代的建筑,金农的寄居室基本还是原来的样子,层层藤罗叶下,倒有一番幽古之韵。金农曾于此题诗壁上:“无佛又无僧,空堂一盏灯。杯贪京口酒,书杀剡中藤。占梦今都应,谀人老未能。此处何所想?池上鹤窥冰。”

再去看个园。个园建于清嘉庆23年(公元1818年),是两淮盐业商总黄至筠的私家园林。个园是以竹石取胜,园名即取竹字的半边,与主人名字及志趣相契。个园四季假山各具特色,表达出“春山艳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和“春山宜游,夏山宜看,秋山宜登,冬山宜居”的诗情画意。

中餐,我们特意选在百年老店富春茶社。富春茶社始创于1885年,经营百余年,被公认为淮扬菜点的正宗代表。李向阳点了各种传统名点,如龙珠茶、蟹粉汤包、大煮干丝、蟹粉狮子头、清炒虾仁等。每上一道菜,李向阳总要拍上一张照。说是要放到博克上,让同事们流涎。遗憾的是上狮子头时,大家急着上筷,结果拍的照是半个的。向阳转了好几桌,客人都没点这道菜,连喊可惜。

下午回扬州博物馆,参加王赞展览开幕式。在扬州博物馆,终于见到了八怪的陈列展。过去我没见过扬州画派的原作,曾不喜欢罗两峰和郑板桥的,在此却不忍移罗、郑寸步。又观展出的扬州杂件名作,叹为天工。

经纬斋琐记2011年4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1年4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近晚,赴湖州。老费接待晚宴,刘丹青陪。饭后,老费谈画家画瓷事。他说,画瓷,让画家“疯”了,也让老板“疯”了。王东声约我写画家画瓷稿,如何下笔,颇费思量。

29日,上午湖州回杭州。

王公懿向浙江美术馆再捐26件版画。

30日,略览胡洪侠两集《书情书色》。向阳君说,此书与《经纬斋笔记》有一拼,都是采撷他人智慧的。但胡关注在于书,比较专一。前集所记多用心采撷,后集则多是作者自己的购书记录,略感琐碎。

购书《我史》(康有为)、《魏晋风尚志》(王升)。

  评论这张
 
阅读(49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