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画瓷也疯狂  

2011-05-16 18:32: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友老费当年组织画家到景德镇画瓷,回想起来至今历历在目。他说,记得大约十年前,约画家何加林、张捷去景德镇画瓷器。那时,从杭州去景德镇的路还很糟糕,去一趟不容易。那天天朦朦亮便上了客车。为了揽客,车子一直在杭州城内四处转悠。直到近午才让车厢塞满了人。乘客杂乱的行李将他们仨隔开,灰头土脸,一路无语。大家心中却有着各自的期待。老费是介于赞助商与画家间的中介,他盘想着如何把这件事做好,让出钱的李老板掏得钱值。一边又让画画的朋友开心,做到双赢。加林和张捷同所有初次画瓷的人一样,充满着好奇的期待。就这样一路让思维颠簸着到了景德镇,天也黑了。那时候,景德镇条件不好,老停电。张捷摸黑在卫生间抓到一包液体洗头,第二天发现原来那包东西是什么“抗菌液”,至今想来好笑。第二天,加林、张捷便一头扎进了一个小窑,忘情地进入创作,全新的绘画方式与体验让他们精神饱满,全然忘记了昨夜的不快。接下来是将画好的瓷器投入高温的炉中,让火去作“二度创作”。这又是一次刺激的等待,让两位画家神经高度亢奋。

这十多年来,因了当代画坛最活跃的画家们的青睐,使得本来已告别辉煌历史的景德镇重新热闹了起来,使这一古老的名镇多少有些不知所措,无可适从。

画家一茬一茬地来,南方的,北方的,都聚首景德镇,胡天海地的,借画瓷雅集,生发出许多画坛逸事、外史、笑林、新语,但很少却是与瓷器本身有关。

景德镇成了画家们快乐的地方,因为在这里,他们体验了全新的不同的绘画感受。瓷上作画与纸上绘画不同,有着完全不同的效果。在瓷器上作画,因为是圆的,要求每个面的角度都要效果,画者必须考虑好画面的连续性和立体表现。再是,烧制过程中还会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效果,这些不确定的因素带来了从未有过的刺激。画家们在画瓷上唤醒久违的童真,在作坊里对着瓶瓶罐罐东抹西涂,让他们回想起儿时在田间玩泥巴的那种快乐时光。去景德镇画瓷,第一出发点,很多画家是为了“好玩”。

景德镇成了投资商期待着商机的地方。这些身价不菲的画家,其作品在市场操纵下,一路价格飙升,就像被一把无形的梯子架着,身子不由自主攀,高耸入云,四面茫然。不断虚高的画价让画家自己也不禁心惊肉跳,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画瓷似乎正是可以搭把手的绳子回到实地,有一种踏实感。在瓷上画画,就少了些许画外的考虑,似乎可以不必考虑市场去画,可以有几分自由撤野。而在投资者的眼中,画家纸上画着天价,瓷比纸厚实,投资的回报一定不菲。那位愿意拿钱让老费组织画家的李老板正是这种想法,将原来从事的买卖停了,一门心思做这个行业的投资。至今他还掖着几百件的当代画家瓷器作品,做着富豪的梦。

这些年中,几家艺术品拍卖公司纷纷对当代画家瓷器作了市场拍卖的运作试水。中国嘉德、北京翰海、荣宝等拍卖公司曾推出“画家瓷画”的专场,成交率达到70%以上,成交价均高出估价,市场看好。想不到这些带有票友性质和另类创作的作品,引来了嗅觉灵敏的藏家的关注,名家画瓷前浪后浪,风起云涌,成了投资商眼中的香饽饽。

画家和投资商轻而易举地从瓷画中得到了快乐和金钱,瓷器从未有过如此丰硕的回报。而尴尬的是,这种回报几乎与苦诣经营了几千年的传统瓷器工艺无关,与一代一代师承薪传的传统瓷画工匠无关。对传统工艺师而言,画瓷是一项很复杂甚至神圣的事,他们讲究画面与器形的结合,让各个面有完整性的构图。同时讲究画面与釉色的统一,甚至熟练掌握着高温后的效果。而画家根本不懂陶瓷语言,在工艺师的眼里,画家画瓷简直是瞎胡闹,对此嗤之以鼻。

而在画家看来,传统的工艺画瓷根本不知道艺术创新和创意,模式化、程式化,缺乏艺术活力。在不少画家的眼里,去工坊窑间画瓷,有一种“君临”的姿态,对工艺师作画传统有一种“不屑”,总有不自觉的居高临下之感。

当代画家介入瓷画创作,有人说是开了中国瓷器艺术的新风气,展现了中国瓷器艺术品新的魅力。而有人说,画瓷让画家“疯了”,让老板“疯了”。到底是华丽的转身,还是积攒数代工匠智慧的轰然倒塌,颇废思量。

记得有一则故事,叫《不识太行山》。说古时有两个读书人,足不出户,寒窗十载,自以为通晓天下事。两人遂相约上京赶考。路过一山,甲说此太行山也,乙不以为然。两人相执不下,愿以三两银子为睹。遂问当地一老农。老农听明详情,对甲说:“你赢了,此山正是太行山。”甲大喜,拿过乙三两银子得意而去。乙忿忿然,对老农说:“你怎可信口雌黄?”老农说:“我见他自以为是,故暂让其赢得小利,却教他一辈子不识太行山。”

以这个故事来观照画家画瓷及市场,应该会有所启示。我姑且将画家比作故事中的读书人甲,工艺师比作故事中的乙,而缥缈的市场是那个有点使坏的老农。

好在,一些严肃的艺术家已经开始正视画瓷这个问题。嘉德拍卖瓷器工艺品部经理陈林林说,现在书画家画瓷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原来买瓶子、画瓶子的阶段基本上已经过去了,他们现在逐步地参与到作品制作的全过程当中,这样书画家在瓷器上绘画就不是单纯的绘画移植,严格意义上说他们也是在做一件雕塑。艺术家转换载体最大的难点就是技术,但技术是可以传承的,而艺术是靠先天和后天合成的,具备了艺术这样的真功夫,才能在转换载体时同样有丰富的内涵。

画家金心明对我说,当他用很短的时间完成在那么多的瓷器上作画以后,心中不断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思量再三,最终发现这种恐惧感是来自缺少对瓷器这古老工艺的敬畏,不禁要诘问自己:在对着瓷器作画时,对瓷器工艺到底了解多少?

2009年秋,我有幸去上海参观了陈家泠的“泠窑”工作室。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陈家泠就将目光投向景德镇,向当地工匠学习,了解陶瓷制作的工艺。近二十年来,陈家泠一直在进行陶瓷工艺与绘画结合的种种探索实验。他在研究以釉里红为代表的流动釉和窑变的偶然性中,抓住“灵动”、“变化”的外在形式和内在诉求这一核心特征进行艺术的再创造。在创造过程中,从陶泥、摞泥、拉坯、印坯、修坯、捺水、画坯、上釉、烧窑、成瓷的程序,严格按照景德镇陶瓷的工艺流程。他在绘画方法,尤其是将平面构成作为写意方法的全面成功导入,将窑变的不稳定因素,甚至烧窑的“失败”上升为“天人合一”的独造。他告诉我,他每件成功的陶瓷作品,可以说几乎是牺牲了上百个陶瓷后获得的,他创作的认真和严肃可见一斑。可以说,陈家泠对陶瓷的探索实践,成功提升了中国瓷艺的品质,拓展了瓷艺的表现空间。另一方面,陶瓷工艺也给了他绘画的灵感,他的平面绘画借鉴了窑变的色彩,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具有装饰性和现代意识的绘画特色。这个以陶瓷为源形成的特色还拓展到家具、服装等领域,人称“陈家样”。

在我看来,陈家泠是个范例,值得借鉴。愿画家们个个识得 “太行山”!

  评论这张
 
阅读(4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