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经纬斋琐记2011年10月(3)  

2011-10-22 17:15: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日,与同事良峰、利权、寿耀、佳波、龄云等一干人赴温州,拍摄萧耘春、林剑丹两先生“书风·书峰”书法展的专题片。

下午到苍南,即去萧先生家作访谈拍摄。萧师家布置一新。墙上特意挂了钱钟书先生写给他的两通诗稿、陆俨少先生为他题的字和金鉴才先生画的梅花。

经纬斋琐记2011年10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萧先生接受访谈一个多小时,详细回忆少年时随张鹏翼先生学习的过程。谈到与钱钟书、杨绛夫妇近半世纪的诗文往来以及与苏渊雷先生的友谊,萧先生再次说:“钱先生是珠峰,我只是微尘,两者联系起来不好。”他在反右时偶在友人处得阅钱钟书的《宋诗选注》,佩服不得了。后来他不但能背诵所选的宋诗,连钱注都能背诵。他到处打听钱钟书何人,无人知晓。他便写一信,封上信封,填上自己收信的地址,贴好邮票。然后再外封一个信封寄文史出版社,由出版社转钱先生。不想半月过后便收到了钱先生的回函。此后,钱、杨夫妇每有新著出版,均寄萧先生。他说,当年钱先生《管锥编》出版时,曾征求萧先生的意见。萧答:“先生懂六国文字,关于外国部分我不懂。但看懂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钱、萧之间又互为唱酬,至今萧先生藏有钱钟书的信函诗稿数十通。谈到书法的问题,萧先生均表示无从作答,关于书法的风格、批评、对当代书坛的看法,他都说“讲勿来,真的讲勿来”。采访的余良峰有些急:“老先生这么谦虚,总得讲一点牛的。”我说:“算了,我知道勉强不来。”老先生是真诚的,他不是故作姿态。访谈结束后,要萧先生写字,先生在大家的安排下写他的一首自作诗:“狂歌箕踞醉千觞,进退雍容书卷香;悟到古人精绝处,也无二爨也无王。”其实诗内涵蕴了他对书法态度的些许信息。良峰说:“其实萧先生的内心是强大的,正如陆俨少先生为他题的四个字:勇猛精进!”

经纬斋琐记2011年10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1年10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晚,萧先生的学生、苍南县副县长林森森接待。

15日,一早,李祥来,给我捎来萧先生昨夜为庆祝家母七十寿诞所书录龚自珍诗两首的册页。

上午李祥陪我们去苍南人民公园、河滨公园拍外景。近午赴温州,接着拍摄林剑丹先生。

经纬斋琐记2011年10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林先生在温州工人文化宫接受访谈。地上铺满了一地为展览创作的作品,都是巨作,真草隶篆各体都有。他向大家特地介绍以战国文字书写的《兰亭序》全文。

我们就以这件作品为背景拍摄访谈。林师从少年受同村族辈林弼先生启蒙谈起。他说,林先生给他影响最大的一句话是:“我的这一生最值骄傲的是从不涉官家。”少年林剑丹家贫多病,初中时辍学了。当时他患肺病,吃不饱饭,又因无钱买药,经常咯血。当时他最大的心愿是能找个工作,保证能吃饱饭,有药吃。温州是一个相对闭塞的地方,历史上书画大家鲜见,但传统读书人不少。这批老先生如吕灵士、谢磊明、徐堇侯、梅冷生、马公愚、方介堪等,都给林先生有过教诲和影响。记得当时林先生持印见吕灵士先生,吕先生说:“印还须跟介堪学。”遂将他介绍给方介堪先生。方先生细细看了印稿后,没有说什么,将《古玉印汇》一书借给他。此书1931年出版。全书用钩填法摹录明清21家印谱中战国及秦汉玉印400枚,分十五类。为我国第一部战国秦汉玉印专集。初读此书,林不见其精妙,很快奉还。不久又带印稿作请益方先生,先生仍要他读《古玉印汇》。慢慢才深知其奥妙,又复得瑞安名士张松清嘉许,方先生收林为门徒。林先生称他在30岁前专心刻印,很多老先生都向他求印。当时老先生们都很有人品,他们请林刻印后,有的专门设宴请吃饭,如谢印心先生;有的送田黄章以报,如梅泠生先生。

经纬斋琐记2011年10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林先生的母亲是他又一位影响深远的人,记得文革时,方先生受到冲击批斗。每次上班出门,老人家都会追出来,再三嘱咐不可瞎跟风,特别不可“揭发”和批斗方先生,还有单位领导,这些都是有恩的人。林先生说,母亲并不识字,但她特别善良,特别明是非。

林先生诗书画印四全。对此,他谦称都是玩玩而已。他说尝读古代诗话,古人做诗的本领那么大,想想自己学写几句,便自以为诗,真是愧煞的很。最后要林先生对自己书法风格做一评价,他说,什么风格自己不知道,哪就让别人去评吧。

访谈结束后拍外景,我们选择江滨路,让林先生远眺江心屿。先生曾在原设在江心屿的温州博物馆工作十年,接方介堪先生的班。他曾印有一印:“十年宛在水中央”。复又去松台山,无奈山色已晚,只好明天继续。

经纬斋琐记2011年10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晚,林先生设晚宴接待,参加宴会的还有林先生的学生,如张索、叶向阳、张真恺等,以及何元龙、金辉等先生。饭后,约老友张标、陈伟、蔡明珺一叙。

16日,一早起来,与林先生相约到松台山去拍外景。本来要拍林先生喂松鼠的镜头,因来迟了,松鼠被他人喂饱了,再是人围得多。松鼠在枝间来回跳跃,任凭林先生击掌,怯生下来又折回去。从松台山下过一口古井,林先生指着一小片山坡深情回忆说,这里原是梅冷生的住处,少时随梅先生读书的情境时时会来梦中。

我们来到林先生的宝纶楼寓所拍摄林先生的印章和紫砂壶。先生说,玩,一直是他艺术人生的重要态度。林师母在一边看着我们折腾。师母是一个通达的人,对林先生影响很大。九十年代中,艺术家建纪念馆风行。林先生老家镇长来林家,商议在家乡建“林剑丹艺术馆”事,甫一开口,师母在一边严肃地说:“他有何德何能,建什么艺术馆!”林先生对来人说:“还是夫人最了解我。”

经纬斋琐记2011年10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1年10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1年10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拍毕林先生创作状态,我建议去墨池坊拍温州书画院。书画院正在破土动工中,师母说那地方有啥好拍的,现在都是脚手架子。先生坚持要去。其实在先生任书画院院长的18年中,多次搬迁,一直没有一个固定的地方。为此,先生奔波多年,耗费了不少心血,终于在他退休时有了这个地方。面对这个工地,先生内心的感慨,却是外人所难知者。

经纬斋琐记2011年10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近午,我们匆匆赶台州,那边卢乐群先生催得甚急。

看起来,卢乐群先生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接待我们的中餐很丰盛,特意还订了野生的黄鱼,这是难得吃到的稀罕物。我们领受着先生的热情,但先生却一直话不多。

饭罢,先拍外境。在东湖外的崇和门上,有一卢先生题的“惠风楼”三字,恢弘大气,可见先生过人的功力。

经纬斋琐记2011年10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对卢先生的访谈是在他的工厂办公室进行。卢先生半生一直在做企业,是一个企业家。说起他的包装公司,起家却是与他从小爱好书法有关。卢先生的父亲是国民党将军,1949年去了台湾,让他和母亲从重庆回到老家临海。解放后由于海外关系的原因,一直没有读书和工作的机会。为解决温饱,卢先生从刻蜡纸起家,很早就经营起民营企业,他一直是体制外的人。

卢先生有一些低调,在半天的拍摄过程中,没有家人或学生围着帮忙,只带一个同样不大说话的司机。直到晚饭时,卢先生话才慢慢多了一些,先生是个慢热的人。

经纬斋琐记2011年10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晚饭后回到杭州已近午夜。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