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经纬斋琐记2011年12月(3)  

2012-01-04 15:28: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日,制定饶州行作品集编辑方案。

下午参加浙江省美术藏品征集管委会年度会议。杨建新厅长主持。会议听取马锋辉馆长汇报开馆以来美术藏品征集情况。会议至夜方散,赶回家与妻女共祝妻生日。

22日,完成饶州行作品集编辑。

经纬斋琐记2011年12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书法作品一件为温州美术馆收藏。

郑秉珊记王维《江山雪霁图》流传始末。王右丞《江山雪霁图》现存日本。在董其昌之前无记载。董氏初闻武林冯开之藏有此图,屡函借观。冯殁时,此卷适借于李日华。李还冯之长子,后售于皖人吴瑞生。吴既得,不能久守,让程季白。后不知流传何所。至乾隆庚戌,吴修忽购得于嘉善朱姓,云为华亭王氏嫁奁之物,吴转售太仓毕涧飞。扬州太史吴杜村数次借看,毕感其诚,相让。吴得之宝重,坐卧与俱。后游江西,中丞陈望中索观,其诳言不在行箧中,猜想中丞必来搜索,便对卷焚香叩头谢罪曰:“绍浣今日有难,暂屈君置卧榻下,溷器侧,客过必请君出。”中丞果至,穷搜而去,约期不还,述以之千金购之。其时吴家境窘迫,家人哀求出售,终不肯。吴氏除右丞《雪霁图》外,又藏有刘松年、盛子昭、文衡山、恽南田四家雪图,每年初下雪之时,将五卷并陈几上,右丞居中,具衣冠恭谨再拜,并赋诗道:“一时卧看王朝雪,顷刻论交千古人。”好古如此,其不枉毕涧飞托讨之重了。

23日,当今最大的文化危险是年轻人不读书。据说,现在中国的富家官宦子弟纷纷送到国外求学,并不像民国学子学得是文史哲、数理化,而是学金融、贸易、工商管理等,国外这些专业基本来自中国学生。很显然,出国学习这些专业的目的在于能在华尔街谋得一份厚薪职业,抑或回到国内赚大钱。求学为谋国的担当在这一代的中国人中丧失殆尽。

关于读书,《颜氏家训》有一段话:

人生在世,会当有业。农民则计量耕稼;商贾则讨论货贿;工巧则致精器用;伎艺则沉思法;武夫则惯习弓马;文士则讲义经书。多见士大夫耻事,以此消日,以此终年。或国家世馀绪,得一阶半级,便自为足,念忘修学,没有吉凶大事,议论得失,蒙然张口,如坐云雾,公私宴集,谈古赋诗,塞默低头,欠伸而已,有识旁观,代其入地;何惜数年勤学,长受一生愧辱哉。

此段论学人之弊,今日读之,颇有千古如一之感。

24日,《温州日报》金丹霞电约稿,要求撰因书风书峰展览采访萧耘春、林剑丹两位先生的记录。4000字,版面已留。无法推却,下午到知乐堂整理旧日记完成,题目《东瓯书坛两先生》。

25日,为潘伟平君题“潘氏一品”。

经纬斋琐记2011年12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天气奇冷,足不出户,蛰于家中读书。董香光提倡复古,然并非一味盲从古人。袁中朗《瓶花斋集》记:

往与伯修过董玄宰,伯修曰:“近代画苑诸名家,如文徵仲、唐伯虎、沈石田辈,颇有古人笔意否?”玄宰曰:“近代高手,无一笔不肖古人者。夫无不肖,即无肖也,谓之无画可也。”

明亡,朱耷时年二十,其为明朝宗室宁藩后裔,抱无穷之痛尤深他人,剃发为僧,号八大山人。“八”乃朱字之尾,“大”乃耷之头。他藏头露尾,隐名埋姓,王孙末路耳。狄平子尝藏有传为八大兄弟牛石慧画作,牛字是朱上半,石字表示为石城府王孙,三字用草体联书,似“生不拜君”样。叶德辉《观画百咏》云:“八大山人牛石慧,石城回首雁离群。问君哭笑因何事,兄弟同仇不拜君。”郑秉珊以为,牛画不多见,也许并无其人,而是八大小施狡猾,犹之“人屋”、“书年”、“驴汉”、“个山”等为另一笔名也未尽知。

26日,萧耘春先生文集《苏东坡的帽子》由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

晚,与陈经、心明夫妇、云雷夫妇、涧风、久一等在余杭羊锅村吃羊宴。羊锅村家家户户开羊餐馆,亦为一奇。恰今日我与陈经生日,得众友贺。

27日,“书风·书峰”浙江书法名家展览明天开幕。林剑丹老师中午到美术馆看作品布展情况。他说,还没有写得很好,作品太大了,很难把握得好。林师参展的作品在6号厅,墙高八米,作品都是巨幛大制,最高达6米。

经纬斋琐记2011年12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近晚,萧耘春老师由建生、李祥、加煦君陪同,搭动车到杭州。我赴车站接。萧师气色很好,我说:“明天你是明星了,精神就不一样。”建生说:“可以将拐杖扔了,健步如飞。”萧先生也凑着说笑。参加展览的12位名家,除萧先生外,其他11人刘江、沈定庵、马世晓、章祖安、林剑丹、金鉴才、卢乐群、骆恒光、朱关田、俞建华、王冬龄都曾是书坛风云一时的人物,都曾任浙江省书法家协会的主席和副主席。唯萧师长期偏居乡野一隅,不为人知。“您是一举成名天下知了。”大家都很开心。

浙江美术馆在清水湾款待参加展览的老书家和来自全国的书法评论家。萧先生到时已迟,刚落座,比萧先生年龄还大的沈定庵先生便过来敬酒。他说:“一直没见过萧先生,终于见到真容。”接着,骆恒光、俞建华、王冬龄等一一来向老先生敬酒,先生一直说:“非常感谢,非常感谢。”随后悄悄问我:“这位先生是谁?我老眼昏花,看人都是两个影子,认不出谁是谁。”

餐后,大家陪萧先生到美术馆展厅看作品。

 

经纬斋琐记2011年12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回到宾馆已不早,我就在宾馆睡。寝前读新印出来的《“书风·书峰”论文集》。收录了12位书家的个案研究文章。萧先生的文章是小罕君写的《人文祝野下的萧耘春书法》,我写林剑丹先生的艺术人生。另收入每位书家的访谈录、创作手记和评论家谈这个展览的评论。有的评论作者对萧先生不了解,与林先生混淆,竟说成是方介堪学生,曾得陆维钊亲授等。

28日,上午在浙江美术馆举办“书风·书峰”展览学术研讨会,由《美术观察》主编李一主持。与会专家对萧先生颇多关注。大家一致认为,成就一名书法家的根本在于学养。参加这次展览的12位书法家有的来自学院的培养,有的却是传统的师承。关于书法家的学养培养,到底是学院教育好,还是传统师承教育好,张索提出了这个问题,颇令人思索。

黄君针对当代书坛现状,认为,当代书法的优势是笔墨技巧普遍提高,书法创作的形式感被强化,并呈扩散之势。此中有一弊端,是书法家综合文化修养被严重忽视。为数不少的中青年书家,在热衷于展览,津津乐道于“视觉大餐”的时候,没有注意书法的韵味在消退,文化内涵在锐减。载道写心的艺术灵魂渐渐变得苍白。这样的书法也许很“漂亮”,但漂亮的背后找不到作者的身影,更谈不上精神的寄托和书家灵魂的栖息。我们深感,这种现状,可能会严重制约当代书法的长足发展,影响当代书法的历史地位。

池长庆说了一个妙喻。他说,书法好比是酿酒。学养是酒精,是酿酒的根本。技巧是佐料,光有佐料,不能发酵为酒。

下午三时,展览隆重开幕。参展书法家在来自香港电视台的美女主持介绍下一一上台,每人做了简短的讲话。来自温州苍南(旧属平阳)的两位先生萧耘春和林剑丹讲话中,都提到温州这片土壤给他们的影响。参加开幕式的观众相当一部分来自温州,很多同事对我说,今天是你们温州人的日子,心里特别自豪。苍南的摄影家拍下了两位先生在现场的场景,我即将照片传给《温州日报》的金丹霞。金女士就在印刷厂等着发稿,明日见报。我受命撰写的《东瓯书坛两先生》一文同时见报。

经纬斋琐记2011年12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1年12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晚,省政府设宴招待老书法家们。我引萧先生向出席宴会的省政府领导吕祖善、周国富、茅临升、张曦等敬酒,领导都与他寒暄数语。萧先生总是回应四字:“非常感谢!”别无多言。每敬一位后,先生照样问我刚才这位是谁。给沈定庵先生敬酒时,沈先生对我说:“你要好好关照老先生,要他多注意保重身体。”我特别感动。

经纬斋琐记2011年12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1年12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29日,请萧先生到知乐堂做客,苍南的书法同仁十余人同次。金心明、费卫东、吴涧风等君素慕先生,同来一聚。饭后,请萧先生为知乐堂题额。又为朋友们签名赠先生新著《苏东坡的帽子》数十册,字字严谨不苟。

经纬斋琐记2011年12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1年12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晚,叶晨阳君邀饭,与平阳众同乡一聚。

30日,与尹舒拉赴浦江。在吴茀之纪念馆看展出的吴先生复制作品,深为其爽利的笔触下透露出的清新气息触动。

经纬斋琐记2011年12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中饭后,去张书旗的老家礼张村寻访张的老家。当地的村民都很熟悉这位从这山村出去的大画家,热情领我们来到一户小院。说是旧房前几年废了,新建了院落。村里有计划准备在这个地方建一个张书旗的故居。礼张出了很多闻名全国的画家,除张书旗外,还有张振铎、张世简等二十几位,是名符其实的画家村。在村头见了村民画的壁画,出手的确不凡。

经纬斋琐记2011年12月(3)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31日,接乐清张炳勋先生函。

购书沈曾植书法集。

西泠印社2011年秋拍开槌。晚,老费约餐,吴子建先生、董天昊等同次。老费谈观书风书峰展观感。他说,决定书家成就的不是技巧,技巧娴熟就好像走钢丝,可以很从容过去。但不惊险,还得有欲堕而不会堕的惊奇,让我看得提心,看得咋舌瞪眼。因此,光有技巧还不够,要有让人品的东西,这就需要书家的性情了。谈到方介堪先生的篆刻,吴子建先生说,方先生最重视文字的溯源,其不同与其他篆刻家的是,从不乱造文字。现在一些篆刻家乱造文字,自以为是。就好比用外国人的话教导孩子,你骂得再凶,孩子一句也听不懂。你刻印技巧再好,人家看不懂文字又有什么用。他十分欣赏董天昊的画画能力,但他批评董说,画画就好比写文章,要懂得取舍,懂得求简,这样才是一个高明的画家,张大千最擅此道。

  评论这张
 
阅读(6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