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经纬斋琐记2012年2月(2)  

2012-02-21 10:25: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日,一早赴宋桥冯宅送外家祖母上墓山,行前亲友有诸多仪式,我都没参加。去墓山的路甚远,走了两小时。没有悲伤,热闹的出殡队伍像是宣耀老人五世同堂、年臻百龄的荣光。

下午去见双亲,匆匆即别,晚回杭州途中。

12日,为涧风君临赵子昂千字文一卷。

晚,与文茂、心明、祖戏在知乐堂聚,商议成立“知乐堂文化策划公司”,讨论确定了今年的活动计划和策划模式。文茂说,实行股份公司,实则是要大家对知乐堂有个主人翁意识,做到大家齐心协力。我十分理解他的良苦用心。

13日,读《明末四公子》。文人气节不在名气大小。大如钱谦益,在南明时极力取悦马士英、阮大铖,甚至吹捧阮为“慷慨魁垒男子”。相比这位东林领袖,一些普通士人更有气节。小如阮大铖的诗弟子邝露在关键时刻能辨别正邪,于阮复出加紧破坏东林复社时,毅然与之断交。清国占领他的家乡广东,他拒绝剃发,抱琴绝食而死。而钱谦益,在柳如是规劝他投水殉节时,他脱鞋下水,脚一沾水,说,太冷了,不死了。

李震君来杭参加浙江文化工作会议。晚约家妙、寿耀、陈经、李砚、云峰和我在青藤茶楼一叙。

14日,上午陪李震参观浙江美术馆。

张怀江版画征集作品接收完成,共计496件。浙江现代版画有“两江两赵”,指的是现代木刻的代表人物张怀江、张漾兮、赵延年、赵宗藻四家。浙江是中国现代木刻运动的发源地,浙江美术馆有意征集现代版画的名家名作,已完成“两赵”的征集,“两张”也已启动,这对形成现代版画典藏体系有重要意义。

购书《中国书家名鉴》(日本铃林洋保、弓野隆之、菅野智明编)、《越中书法史》(胡源)。

15日,召开典藏部工作会议,讨论年度工作计划,确定分工。

浙江美术馆藏品展览开幕后,引起媒体的好评。《中国文化报》14日以这次展览为题,整版报道了我馆近年的藏品征集成果,题目《浙江美术馆的藏品征集之道》。文章分三部分,一是“捐赠美术馆:艺术作品的最好归属”;二是“首创美术藏品‘寄存代管’模式”;三是“多渠道征集,积极创新机制”。

经纬斋琐记2012年2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2年2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购书《中国书法全集52:唐寅、王阳明、莫是龙、邢侗、陈继儒》(楚默)、《骨董十三品》(明董其昌)。

郑敏家有陈经的梅兰菊竹四屏,令我也书四屏配上,晚为之书明人咏梅兰菊竹各一。

16日,前日在散石处见一帧郑曼青的荷花小品照片,今天见原作,总嫌笔弱。原已开口买下,又不好意思反悔,真左右为难。

上午见王犁。一见面,王犁便送一帧画,正是去年底与成武客兴坞居时所见,甚得我心。当时我请他将此作卖给我,王犁一关抽匿说:“不卖,好作品那能卖,特别不能卖给你,哈哈哈,急死你。”今天他送画给我,说:“难得你喜欢,当作新年礼物了。哈哈哈!”我与他同逛书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互相推荐最近看的好书。一般平时都是他推荐的多,因为他读得多且广。今天,我倒给他推荐了不少,比如资中筠的系列。他说:“我好好看看,很快会向你‘汇报’心得。”他向我推荐的书《我在故宫看大门》(维一)。

为建生君写一篇文章,因为太过熟悉,反而不知如何落笔,拖沓多时总不能完成。建生催促多次,总是搪塞。下午忽有所感,建生君平时有一种慵懒的个性,抓住此点,勉强作一番议论成文,题目《慵懒是一种态度》。恰王犁来,等我去赴女作家柳营的晚宴。看我在润色文字,说,我来我来。将我从座上拉起,坐下来对文章逐字逐句地修改,将我多余或不当的词作删改,比如将“萧耘春先生”删去“萧”字,说这样礼貌。再如将“重又”加上“新”字,说读起来顺畅,诸此之类,很慢很仔细。我不耐烦,催他快点,不必很烦琐。他半玩笑半认真说:“我对文字态度很端正的。”我实在不耐烦,将他拉起来。他无奈,实际上这篇文章他认真修改了前半,后部分他没时间改了。

晚与王犁赴知乐堂,柳营请晚宴。同席有油画家李青,摄影家张望,法云安曼销售经理、日本姑娘柳本由布子及李祖戏、李艳飞等。李青是杭州音乐学院教师。在策展浙江美术馆藏品展时,选了一件她的油画《游园》。我喜欢这件作品,但并不认识作者,今天得识,竟是刚从学院毕业的年轻人。我告诉她作品正在展出,她说明天一定去看看。柳本由布子是王犁的朋友,她出生日本,但在台湾长大。读大学时,享受的是平山郁夫的奖学金。她说有一次在东南亚,随父亲与平山郁夫一起吃饭,总觉此人名字熟悉,原来读书用的就是他的钱。张望拍摄的灵隐寺系列作品很出名,他十分喜欢日本的文化,与我谈起粟原小卷,却是当年共同的偶像。我细细描述《生死恋》的情节,令张望激动异常。“哪天如搜得这部电影的蝶片可要共享!”他对我说。

经纬斋琐记2012年2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餐后,与王犁去鼎鼎书店,购《任伯年全集》(1-6)、《明式家具二十年经眼录》(伍嘉恩)。

17日,晚,文龙君邀宴,同席有昆曲大师汪世瑜、昆曲表演艺术家陶铁斧、作曲家刘建宽夫妇、徐坚、柳河。文龙向汪先生介绍我是“没有看过汪先生表演的粉丝”。席中,向汪、陶两先生赠我与陈经合作的书画作品。赠文龙君书法《节录桃花源记》一件。

18日,去知乐堂创作书法,完成《长恨歌》册页、《千字文卷》、章草《兰亭序卷》,成果颇丰。

19日,读完《读库》(1001)。

杨勇君新任平阳县招商局局长,中午邀宴,郑敏一家、省残联王光净、省教育厅伍超、油画家徐阿森和周大泳君等同次。

20日,网上购书扬之水两种《香识》、《曾有西风半点香:敦煌艺术名物丛考》,金观涛、刘青峰的《兴盛与危机:论中国社会超稳定结构》。

读孙郁随笔集《走不出的门》。张申府说五四运动:“就拿五四时代的启蒙运动来看,那里有两个颇似新颖的口号,是打倒孔家店、德赛二先生。我认为这两个口号不但不够,且亦不妥……至少就我个人而论,我以为这两口号至少都应下一转语。就是:打倒孔家店,救出孔夫子;科学与民主,第一要自主。”其实,五四新文化人,在对传统的态度上,都不是民族虚无主义。孙郁认为,那一代人对儒家的反抗及无法摆脱儒家思想的苦境,都印证了他们和传统无法割断的关系。而在新文化的传播中,他们把古老文明的有价值的东西也激活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