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1)  

2012-03-12 15:05: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日,“彼岸”潘玉良艺术展开幕。“彼岸”,首先是地理的跨越。潘玉良半生旅法,欧洲为她提供了艺术思想的丰沛养料,也为她提供了展现才华的平台。其次,彰显着一种艺术的高度与法度。潘玉良生活朝代正是中国社会体制发生重大历史变革的时期,东西文化间的碰撞、融合,为她早年涉及西方艺术提供了机遇,而常年旅法,感知现代艺术的脉动,催化了她艺术风貌的成熟。其三,意味着精神品格的圆满构建。潘玉良二度赴法缘由复杂,尽管其时在国内有其艺术事业,但她的“脱籍风尘”的背景,成为时代诟病她及她画作最为便捷有效的“把柄”。她曾有“三不女士”之称,即不恋爱、不入外籍、不与画商签订合同,从中可见她追求艺术纯洁和寻求精神高洁所付出的艰苦代价。晚年潘玉良向往故土,但生前未能如愿。她去世后,也曾像黄宾虹一样,寻找捐赠其一生作品的场所,但也颇多周折,开始没有机构接收,最终落户家乡安徽博物院。这批作品成为安博最为珍贵的镇馆之宝。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1)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潘玉良的艺术融合中西,她说:“合中西于一治,及由古人中求我,非一从古人而忘我之。”展出作品中有一件白描女人体,陈独秀上用蝇头小楷题曰:“余识玉良女士二十余年矣。日见其进未见其止,近所作油画已入纵横自如之境,非复以运笔配色见长矣。今见此新白描体知其进犹未自已也。”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1)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下午,与马馆长、良峰、徐勇到绍兴,向沈定庵先生送“书风书峰”展的退件作品。沈先生崇拜苏东坡,斋号“仰苏斋”。他说,从小即耳聆父亲谈东坡一生事迹,后读遍东坡诗文,很是景仰。他说正在准备着办一个专门抄录东坡诗文的书法专题展。说起对苏东坡的崇敬,沈先生给我们讲了一段故事。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1)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苏东坡于宋绍圣四年(1097)自惠州再贬海南儋州,六月到达海康(雷州),寄寓雷州第一古刹天宁禅寺。寺僧待之甚殷。临别,东坡书“万山第一”四字相赠。天宁寺视之为镇寺之宝,并建坊刻石,成为一大胜迹。1946年,沈定庵先生游雷州,礼天宁寺,获观东坡“万山第一”刻石,为其端厚雄伟所吸引,便向寺僧借梯手拓。因他不谙拓碑技巧,拓得不精,但总算将字轮廓拓了下来。沈先生拱为至宝留存。文革中,沈家遭抄,唯此拓未毁。然雷州天宁寺的原石却不能幸免,消失人间。1985年,沈定庵随绍兴政协代表团访问深圳,重游旧地,见“万山第一”刻石已非原貌,是根据照片复制,完全失真。太息之余,面告寺僧愿将旧拓奉送,庶几得以重刻。1987年,当地政府隆重举行拓片捐献仪式,不久,“万山第一”重放光彩。沈先生在原拓上题数语曰:“坡翁雷州天宁寺题额,余四十年前客岭南时手拓,今春重游古刹,惜古刹原额已毁,归里检寄旧拓奉天宁寺供养,并识数语用志因缘。丁卯八月,山阴沈定庵。”为记此段特殊因缘,他又赋诗一首:“忆我雷州多次行,万山第一墨缘诚。坡公此地曾留滞,名刹高贤倍动情。”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1)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1)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获沈先生赠其新著《绍兴近百年书画家传》。他说,百年来绍兴书画家太多了,现在正在写续集。

2日,旅居新加坡的古画修复名家张孝宅师傅来,谈浙江美术馆藏品修复中心运行模式事宜,向我介绍他修复历代名画的业绩,使我倍思故友徐玉辉君的英年早逝。

制定知乐堂“兰亭笔会”活动方案,向33位当代书法家发邀稿函。

3日,上午与妻看美国影片《战马》。

下午到知乐堂,制定今年度活动计划表,拟举办有“兰亭笔会”、“消夏雅集-扇面邀请展”、“中秋雅集-戏画邀请展”、“楹联展”、“古人的书房”、“梅花展”、“广丰山水”、“泰顺行”等。

晚,文茂陪饶州国税局滕信副局长来参观知乐堂,共进晚宴。

4日,读书。谭其骧性情淡泊,寡于交游,疏于应酬,不愿为学术以外的事花费时间。在北平时,青年人以名为胡适所闻为荣,导师顾颉刚不止一次向胡适介绍谭,并在信中对谭大加赞扬,但他却从未去拜见过胡适。他的好友俞大纲是陈寅恪的表弟,陈曾向俞问起谭的情况,但谭也没有“顺势”去见陈寅恪。葛剑雄说他的老师谭其骧:“他的经历很简单,从六岁到八十二岁都没有离开学校。他的工作很单纯,从二十岁登上讲台,就是上课和做研究。他十六岁参加共青团,十七岁以后就不想再过问政治,但政治却没有放过他,历史给他留下了风霜的印记。”据说,1974年,学院对所有教授进行“突袭考试”,试卷是本校各科的入学试卷。谭其骧对社会主义时期的基本路线只能举其大意,帝国主义的五大特点写了三点,“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没能写全,数理化中做了“一亩等于几平方丈”这道题。这番考试的结果是,被作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毫无知识,一窍不通,连大学入学资格都没有。

赠成武《千字文》长卷。

张索来,晚约家妙、寿耀、陈经、李砚和我商议今年在北京举办“会文北京雅集”活动事宜,议定今年9月中下旬在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书法院举办会文书法北京展览。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1)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5日,上午,涧风赠我一套罗汉图,计八开。

下午约成武一起到志斌家选画。成武得何水法花卉斗方、张捷山水二幅、张鹏翼草书横幅。我得沈定庵隶书横陂、周沧米《牧趣图》、张捷田园图各一。复去城西郑飞熊处取回新裱长卷数卷。“会文书社同仁合卷”长达36米,集会文书社社员书画佳作,诚可宝也。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1)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晚在陈经家,与涧风、成武长叙。涧风酒后,纵论艺“文” 与“质”之关系,颇多见解。清人陈廷焯《白雨斋词话》云:“无论作诗作词,不可有才子气,人第知腐儒气俗人气之不可有也。而不知才子气亦不可有也。尖巧新颖,病在轻薄。发扬暴露,病在浅近,腐儒气俗人气,人犹望而厌之。若才子气则无不望而悦之矣,故得病最深。”作书作画何尝不如是。

6日,上午与杨鉴、蔡荣和老周赴宁波美术馆,协助“书风书峰”宁波展布展。

午饭后,胡朝霞来,约我访宁波商会的一个会所善水阁。善水阁主管袁霞群小姐向我介绍会所定期举办文化沙龙的情况。我也介绍知乐堂的理念、做法,颇有合作交流的可能。  

下午与杨鉴去宁波邦达实业公司,商议浙江美术馆联体库房设备安装整改方案。晚,邦达公司朱总在老外滩旧教堂请吃铁板烧,品美食,赏三江相会美景。

7日,上午接杨运君函,赠我梅花图轴。

购书钱基博著作二种《文心雕龙校读记读庄子天下篇疏记》、《国学必读》(上下),黄裳《来燕榭文存二编》。

下午,参加吴茀之作品、藏品和文献征集专家评估会。

8日,妇女节,陪妻女去钱江新城奥特莱斯广场购衣。

汪为新寄来新著《庸眼录》。

吴组缃在清华大学生中文系读研究生期间,曾选刘文典六朝文学课。在作业中骂六朝文学是娼妓文学。刘文典非常生气,给他不及格。但刘甚爱其才,托口信给他,只要他改变观点,就可过关。当时,吴已结婚生子,全家靠他的奖学金生活。一门课不及格,就意味着拿不到奖学金,全家生活就没着落,也不能继续学业。即便如此,吴组缃也不收回观点,不得不中断学业。

赵紫宸是二十世纪前半叶中国基督教代表人物。1935年他完成《耶稣传》,这是中国人撰写的第一部耶稣传记,是一本典型基督教的书,也是一本中国的书。因为每章的标题均精心辑出与其所述耶稣事迹相对应的中国古籍名言。如第一章辑文天祥“宇宙方来事会长”,棕耶稣时代;第二章辑庄子“而特不得其朕”,述耶稣幼年;第三章辑朱熹“全体大用无不明”,述耶稣大觉悟……第七章辑杜甫“世上万事无不有”,述耶稣的奇能;第八章辑《论语》“循循然善诱人”,述耶稣的教训……第十三章辑张载“乃浑然中处”,述耶稣未赴耶路撒冷途中的人事;第十四章辑李白“焱火起持无钩”,述耶稣挑战耶路撒冷的领袖……第十七章辑李商隐“上帝深宫闭九阍”,述耶稣受难;第十八章辑佛书“如是我闻”,述耶稣受难后的事情。

9日,上午起草吴茀之征集申报文本。拟征集现当代版画系列征集建议书。

购书《考槃馀事》(屠隆)。

晚,为李向阳君画佛陀图一开。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1)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名士习惯于“见大人,则藐之。”叶公超当驻美大使,对朋友说:“见了艾森豪威尔,心理上把他看成是大兵。与肯尼迪晤谈时,心想他不过是一个花花公子,一个有钱的小开而已。”

10日,上午,应老费约,与妻赴湖州老费新居作客。老费示朱新建自题其斋名横幅,啧啧称赞。斋名云:“除了要吃饭其他就跟神仙一样斋”。老费嘱我题其斋号“十功书屋”,亦朱氏所名。架上有一瓷器,图为春宫。题曰:“湖州费先生卫东饱读无聊闲杂之书,广交莫明其妙朋友,乱做大生意,瞎写好文章。忽一日得书房号曰:十网打鱼九网空,捞到一网就成功书屋。简称十功书屋。除了要吃饭其他就跟神仙一样斋记。平山又曰,此书屋号应再添两字,曰十功流动书屋。大丰补记”又题:“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雨露滋润禾苗壮。”老费说:“朱新建是画坛的‘流氓’,王朔是文坛的‘流氓’,巧得是,最近他们成了亲家。”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1)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1)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老费说,曾参加白谦慎湖州书法展的研讨会,他说白先生从研究国际对比政治学的学者“堕落”为书法家,是以大取小,怎能不成功?记得哲学家贺麟说:“学术界常常有一些人,逃避政治,视政治为畏途,视政治为污浊,惟恐政治妨碍了学术的清高。这种态度足使学术无法贡献于政治,政治不能得学术的补益,因而政治愈陷于腐败,学术愈趋于枯寂。这种与政治绝缘的学术,在过去的中国,颇占势力,如乾嘉时代的考证,不过是盛世的点缀,南北朝的玄谈,也不过是末世学人的麻醉剂。无补于治道,也无补于世道。这种学术,表面上好像是超政治自由而独立,应当是‘磨而不潾,涅而不淄。’学术到了这一程度,它就能够影响支配政治社会,不怕政治社会玷污了它的高洁。”不知老费对此议以为然否。

从湖州回杭州,晚出席在国美当代艺术馆举办的“婉风漱玉”女性艺术家联展开幕酒会。参展画家为李戈晔、李青、童靓和王瑾。毕,与柳营、周美丽两位女作家去访王犁。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1)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