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2)  

2012-03-27 13:04: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日,在美术馆值班。上午,广西城建投资集团公司黄副总经理率广西美术馆筹建组一行十九人来参观访问浙江美术馆,向他们介绍我馆藏品征集和管理的情况。

读完《读库》(1106)。

蒋天枢是陈寅恪受业弟子,他对乃师甚是恭敬。陈寅恪晚年托付毕生著作让蒋天枢整理,时陈已目瞽,躺在床上与蒋谈话。蒋已年过花甲,但一直弯着腰毕恭毕敬听老师说话,几个钟头下来始终没有坐下。章培恒是蒋天枢的弟子,也禀承了乃师尊师的教诲。一次随乃师外出办事归来,送老师回家,途中大雨,遍地积水,蒋先生穿得是布鞋。章要背蒋先生,时章也已逾花甲,遭蒋先生坚拒。蒋跨出车门直奔寓所,章也脱下皮鞋,一手拎着,在雨中着一双白袜紧随其后。蒋天枢在1979年为《陈寅悟先生编年事辑》“题识”说:“余欲纂‘寅恪先生编年事辑’已数年,悠忽蹉跎,今乃得从事辑录,距先生之逝世已将十周年,余亦老矣。”1997年,此书增订再版,章培恒在“后记”中引用了这段文字,随后心有戚然:“现在,距蒋先生的逝世也已近十周年,而我也已经老了。”

12日,老书法家蒋北耿先生来电,谈读《经纬斋笔记》观感。随后发来信息:“风丝雨缕,经纬成编;经历岁月,纬绕心田。题经纬斋笔记。”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女儿小诗从不曾握笔画彩墨,日前参加美术馆互动活动,画了一幅花卉蝴蝶图,画罢即送书店老板。我欲讨回,书店不肯,要换我一幅画。乃认真画一帧佛像换下。女儿说:“何必换,我重画一幅便是。”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13日,购书《中国现代版画史》(齐凤阁)、《珠帘倒卷时光》(李天葆)。

读孙郁《走不出的门》。杂学,是读书人闲暇乐趣。鲁迅辑校古籍,收藏文物、关照考古等,对其写作都有帮助,那是一种把玩的乐趣。周作人阅读野史,为的是找非正宗文化的脉息,寻找人性之美。乡邦文献,这些在士大夫的不得志的文本里,能看到无数美丽的东西,可填补道德化作品的空白。有些作家没有杂学,有的是流畅的欧化句式,虽无暮气,然文字就过于简单,缺少古朴悠远的乡情与泥土味。茅盾有杂学准备,但可惜他把写作与治学分开来,未能深入开掘文字的潜能。汪曾祺是没有作家腔调的人,他比较自觉地从纷纭错杂的文本里找东西,互印在文字里,下笔不俗。许多人模仿他,不像的原因是不知道文字后的暗功夫,这是日积月累的结果。民俗里的杂趣与艺术间的关系太大。放眼画坛,真正的大家无不关注民间的艺术,如林风眠、齐白石。杂学的东西,是精神的代偿,艺术的深未必是单一的咏叹,而往往有杂取种种的提炼。没有杂识与多维的视野,思想的表达简单无疑。这给了我读杂书、关注杂学的理由了。

14日,杭州印庐文化节创意公司徐尧林来,请我帮助编其公司系列丛书事。中午去印庐,徐先生富藏名石,从事传统陶瓷开发,颇具规模。出示其所藏清末海上名家胡术的画稿,计二百余张,甚可珍宝。

蒋北耿先生托西泠印社沈颖丽女士转来其为我题的斋名:“经纬斋”。跋语为日前读《经纬斋笔记》作的诗。

晚宿知乐堂,为老费写斋名:“十功书屋”。跋:

大丰新建有斋名曰:除了要吃饭其他就跟神仙一样斋。可谓一奇。吾友费君卫东与大丰相契,亦有斋名曰:十网打鱼九网空捞到一网就成功书屋。又一奇也。大丰尝为老费画一瓷瓶,跋称老费饱读无聊闲杂之书,广交莫明其妙之友,乱做大生意,瞎写好文章。虽为调侃语,然道尽其性情矣。余与费君游近十载,每受其教诲,启我蒙蔽,有胜读万卷之益。然不知属其莫明其妙友否?幸不列其九网者否?卫东吾兄嘱,即乞诲教。壬辰二月,弟仲衡并识。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15日,上午,姜书凯先生来,给我一份“经纬斋琐记”中历年有关姜丹书先生资料的勘误。

尹舒拉每年为我画一开册,今年画的是人物,题的是“浮云”。

晚,省军区老乡李授雄主任邀宴,同席的老乡小毛称他老家是麻步菜场街1号的“平安药店”。“是不是林俊先生题匾的哪家?”我问。小毛说:“林俊是他的表舅公。”我对那块匾印象很深,小时候上下学经过,很喜欢四个碑味很浓的大字。林俊先生还擅画河蟹,诗也做得好。在那一个小小的地方有这样一位诗书画俱能的先贤,十分不容易。在我印象中,林先生在平阳,是继张鹏翼先生后又一位书法高手,可惜生错时代。记得九十年代初,我开一家小书店,林先生曾来看书,闲聊几句,那种清傲的气质很吸引我。一问,方知是小时候就十分崇拜的林俊先生,便央求他替我画一张蟹。过几天,他托人送来了一条幅,画得是蟹菊图。题诗曰:“独怜彭泽黄花瘦,未羡阳城老蟹肥。”不久他便去世了。我对林俊先生的生世一无所知,便托小毛能否提供先生的一些信息。小毛说:“林俊的儿子就在杭州工作,隔天我约他来与你谈一谈。”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16日,剑丹老师今天要到宁波参加王蕊芳女士书法展开幕式,约我到宁波。上午即驾车赴宁波美术馆。先生带来他为我题签的《经纬斋戏墨》、《西泠八字印迹》、《萧耘春先生兰亭序卷》、题朱豹卿花卉卷等。午饭后,即与先生分手回杭。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母亲在浙江一医住院,晚与妻女去医院探望。

17日,新浙派——浙江青年十人书法展昨日在杭州博艺美术馆开幕,展出潘教勤、黄寿耀、吴文胜、梁文斌、翁志飞、鲁大东、钱允、梁小钧、施立刚、张泓等十家书法。因母亲住院,未及往贺。上午接钱允夫妇去知乐堂,向他道歉。“我都不看,你去看干什么。”钱允说。陈经来,一起在知乐堂用饭。饭后到上天竺散步,见景区诸多书法题字。我说:“不知何故,凡非书法家题的字总觉比书法家题的好看。”钱允说:“以后称你是书法家一定会是骂人的话。你全家都书法家呢!”

晚,老乡小毛邀晚宴。特意请了他的表叔,即林俊先生公子林东升。一见面,我原与东升认识,是我同届的中学同学。我详细打听他父亲林俊先生的情况。东升回忆,他是最小的儿子,出生时父亲已是41岁了。因此对父亲在解放前的经历不甚清楚,只知他毕业于温州师范学院。教他书画的先生是李叔同的学生,也不知叫什么名字。父亲曾在医院、财税、中学等单位干过。一生孤傲,不善与人打交道,吃了不少亏。我托东升搜集一些资料,比如文章、照片、信札等。“我要好好写一篇关于你父亲的文章。”我说。

18日,上午作白描人物四开。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尹舒拉家八百岁元梅怒放,邀友雅集观赏。下午往,逢孔仲起夫妇、王德惠先生、徐坚、柳河、王文龙、郑培欣、陈经、金松夫妇等。晚,小刚君邀宴。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选读《读库》2006年全年六期文章。

19日,舟山方交良寄来《六桂堂读书记》。

下午参加赵怀江、赵宗藻作品征集专家评估会。出席专家有朱维明、韩黎坤、陈海燕、孔国桥和蔡枫。

晚为知乐雅集兰亭笔会书《兰亭序》。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20日,上午到浙江一医探望母亲。

下午与马馆长、王憨山先生两个儿子雪樵、雪松飞往长沙洽谈王憨山展览事宜。王氏两兄弟说得一口湖南话,听得很困难。王雪樵是基层美术干部,会书画,得乃父形。送我一件书法。近晚抵达长沙,王家有人来接机赴蒌底。至蒌底已夜,接待我们的是两位王憨山研究会的成员,王雪樵称他们为“憨粉”。其中聂旭东是蒌底电力局的干部,将我们安排在电力宾馆。他送我一册《王憨山画传》,临寝前我通书读完,对王憨山一生传奇有了初步的了解。

王憨山早年上过南京美专,又旁听潘天寿几月课,随后当兵,因性格憨直,命运多舛,一直生活在老家双峰,日子过得十分困厄,画画是他唯一的爱好,长期被边缘。有一次,双峰县请来省城的画家来笔会,王憨山作为业余作者观看钟增亚作画,信心大增。在别人的鼓动下,去长沙办了一个画展,其粗野的画风,引起人们的注意,随后在北京、广州、台湾一路办展,慢慢自信起来。然天不假年,死在“风光”的日子里。张瑜有一本《雪尘画语》,专评当年画家。他说:王憨山的作品固然大气,但其“大”就如农村乡野了无障碍的开阔,大则大矣,却缺乏山的高度与体量。由于这一欠缺,王憨山的画就如开阔的麦地总是掩不住地陇上的野草一样,在大气之中也留下粗疏之憾。这段评论,想必湖南的“憨粉”们是不为苟同的。

经纬斋琐记2012年3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评论这张
 
阅读(7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