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经纬斋琐记2012年4月(2)  

2012-04-21 09:4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日,读完维一《我在故宫看大门》。维一原名黄其煦,自幼居北京,初中肄业后先到内蒙古农村种庄稼,又到西双版纳农场砍树种橡胶。后来,回到北京闭门读书,到故宫博物院看大门。“文革”结束后,先在北京的研究所和科隆的大学读考古,社科院考古所1977级的第一届研究生,比李零高一届,是北岛、阿城、查建英的同学好友,壮岁欧游,后又赴美,又到哈佛大学及法兰克福大学访学。这本书收录了他在文革前后发生在他周边的故事,这段历史给了很多有才华的人取之不竭的写作资源,也正是这段经历铸就了他们的才华。

 

12日, “流动美术馆”邓林摄影展在松阳乡村798写生学院结束,与杨鉴、老周和小潘去松阳办理撤展交接事宜。晚,在798食堂作晚餐,邱少敏向我们介绍创办“写生学院”的过程,颇多启发。到这里学生的学生一拔又一拔。如今的院校个个创办美术学院,创办写生基地即顺应了这个趋势,又宣传了当地的自然风光。

 

13日,小潘是松阳人,上午他领我们去看松阳的山。横坑村在山顶,是个依溪而筑的山村。村里的人比较稀少,家不闭户,家禽悠然自得,远山云霭飘渺,我们尤进桃花源。

经纬斋琐记2012年4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2年4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下午,作品撤展装箱后,回杭州。

 

14日,上午,与妻约上小刚、阿丽夫妇、陈经游春。经九溪十八涧,上翁家山,登烟霞洞。洞内造像依洞势分布雕凿,洞中原有五代石刻罗汉六尊,吴越王补刻十二尊,共成十八。不少的石像废于文革,复重塑。在烟霞洞的茶室,我们见到了当年胡适、徐志摩、曹佩声等人游此的老照片,我们也拍了一张。茶楼的小姐说:“将你们的照片给我一份,也挂这里。”其实,每个人都会在不经意间定格了历史。

经纬斋琐记2012年4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15日,春天来得匆匆也走得匆匆,前几日,妻女约我去太子湾看花,我终没有去成。“樱花已谢了,再迟去,恐怕郁金香也要过了。”妻说。春天是一次少了一次,如匆匆过客,提醒着人生的须臾。上午与妻约上小马一家去玉皇山下八卦田。与我一样,这里来了很多追赶春天的人们。

经纬斋琐记2012年4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晚,杨勇、潘崎等友约宴。宴毕,潘崎夫妇作客经纬斋。

 

16日,读完张昌华《故人风清》。全书以“我就要以言人之所欲言,言人之不敢言”的马寅初开篇,讲述了一个“错批一人,误增三亿”的历史悲剧。马寅初曾借“粉身碎骨不必怕,只留清白在人间”明志,世誉“马首是瞻”,他享之无愧。学人从政是民国的一道风景。地质学家翁文灏、历史学家蒋廷黻当属代表人物。任内他们不失书生本色,爱国、敬业,为推动民国时期中国科学事业的发展、进步或在外交上做过积极的贡献;然留给历史的不外是一纸辛酸。尽管如此,他们的个人操守、气节,不乏圈点之处。书中还写了两位民国公子袁克文和张伯驹,以及“旧王孙”溥儒。他们的身世显赫自不待说,而命途的坎坷、结局的黯淡,似乎差不多。挥金如土的“皇二子”袁寒云,死时笔筒里只有五块大洋,滑稽的是出殡时倒有数以百计的妓女为他披麻戴孝。张伯驹捐了价值连城的国宝,却被戴上顶右派的帽子,病危时因级别不够住不进小病房,得不到有效的疗治。溥儒风流一生,晚年却遭遇耻于启齿的羞辱,发出“当乌龟就当乌龟”的悲鸣。另有用诗词、书法、绘画、昆曲和旗袍抒写人生的张充和;积四十年心血,惨淡经营《传记文学》,构筑民国史长城的刘绍唐;身世坎坷、不畏强权、自立自强的“台湾梅兰芳”顾正秋,他们都不失为一方人物。

 

17日,1954年,“渡海三杰”张大千、黄君璧和溥儒在日本晤聚,喝酒、吟诗、作画,又有红粉佳人伺候于侧,其风雅、风流、风趣难得一见。一次,摄影家王之一参与了他们的聚会,溥儒作一《松士饮酒图》,题诗曰:“前夕无聊闲作画,今宵作画更无聊,赠君持去点空壁,对此能消酒一瓢。”女佣耳告王之一:前日溥先生吃花酒,喝到小姐们非但脱了睡袍,也把溥先生的衣服也脱光。酩酊大醉中溥先生画有一即景图。王问画在何处,女佣说他扔进纸蒌里去了。王即找到塞进口袋,至张大千处摊开一看,乃是一性戏图,上书“群阴剥阳图”。张拍案叫绝。在场朱省斋问王之一是否割爱,王说:“杀头也不让!”朱省斋将此事见诸报端,好多人求王之一一睹为快,王不肯,直至溥儒去世多年才将此图公之于世。

张大千在日本有一女友山田小姐。大千赠台静农册页中有一幅山田画像,题曰:“画已既题暑,侍儿谓尚余一页。兴已阑,手亦倦,无暇构思,即对影如此,是耶?非耶?静农何从而知之耶?”溥儒也题云:“凝阴覆合,云行雨施,神龙隐见,不知为龙,抑为云也。东坡泛舟赤壁,赋水与月,不知其为水月,为东坡也。大千诗画如其人,人如其画与诗,是耶?非耶?谁得而知之耶?”

 

18日,蔡国强下午在西湖作爆破作画《西湖》,是在浙江美术馆举办的“春”展览的组成部分,电视作了现场直播。

晚,蔡国强展览布展中,协助作品出库。

接平阳唐一川先生电,称近为乃父唐唯逸先生出了一本书画作品集,已寄出。唐唯逸先生早年毕业于上海艺专,逝世于文革后,又是一位生不逢时的画师。一川先生说,与我分手忽忽已有十余载。他搜罗父亲的书画作品并不多,仅数十幅。作品集编后,又闻安吉博物馆、原苏渊雷先生等处藏有唐老作品二十幅,惜无编入集中。我告他我也有一件,乃唐老为张鹏翼先生作寿所绘的《双寿图》轴,为藏家林代豪先生馈赠,是我珍爱的一件藏品,常悬于壁间,时时观摩,以怀念吾邑两位书画前辈。我建议一川先生作一次展览,更一步推介唐老。一川先生称,家境经济条件有限,无力筹展。我即电李震君,建议由温州书画院办此展。李震君满口称好。

经纬斋琐记2012年4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19日,网上搜罗有关“永嘉画派”的资料。唐唯逸先生毕业于刘海粟的上海艺专。二十世纪上半叶的上海艺专对现代温州书画的影响可谓大矣。张索有文《绵延瓯越二百年—永嘉画派的传承》:

这几年,温州博物馆举办了不少传统艺术展览,有王荣年书法展、弘一法师墨迹精品展、汪如渊作品展、沈增植作品展、吴昌硕暨海派艺术展、温州已故名家书法作品展以及今天举办的永嘉画派的传承与开来者徐堇侯书画作品展。这一个个展览彰显了温州地方文化的魅力,也体现了温州传统文化与外地艺术交流融合的情形,让大家领略到温州不但是一个非常具有活力的经济城市,更是一个有魅力的文化之城。

温州是一个历史文化底蕴深厚、文人荟萃、文风鼎盛的城市。让世人瞩目的“永嘉学派”就在这里产生。提倡“事功学说”的“永嘉学派”,当时曾与理学派、心学派鼎足而立。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当中,永嘉之学包括永嘉学派一直被人们所关注,它体现了学术高度和民本思想,也是温州文化艺术取法创作的思想根源。在永嘉学派之外,温州又诞生了永嘉医派、永嘉四灵(诗派)、永嘉画派。今天还有正不断影响书坛的“瓯越书风”。

由于交通闭塞,永嘉画派刚开始影响力不大。历史上,温州在绘画方面人才辈出。唐代有张諲,王维有《故人张諲工诗,善易卜,兼能丹青、草隶,顷以诗见赠,聊获酬之》诗,赞叹他的技艺:“屏风误点惑孙郎,团扇草书轻内史。”宋代有倪涛,《画继》记载:“倪涛,永嘉人。年十五试太学第一,大观三年进士,宣和间为都司,工诗,善画草虫。”元代有被称为元朝界画第一人的王振鹏,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他的作品,他的著名的《伯牙鼓琴图》,被列入中学生美术课本。王振鹏代表着温州艺术家的历史高度。明代的谢廷循也是一位界画大家,今天存世的有《杏园雅集图》、《水光山色图》,可惜都流失海外。此外,还有黄养正、任道逊、何白等。到了清代,有客居温州的七道士(名曾衍东),其画风逸笔草草,与温州地方画风有很大的差异。但是,温州画家很快地接受了这位山东画家的画风。他的绘画对温州影响很大。在清朝乾隆道光年间,温州最著名的画家是项维仁,号果园,他与曾衍东是莫逆之交。在绘画上受四王的影响,作品非常秀雅。项维仁住在温州的松台山麓,温州著名的私家花园曾宅花园就是他设计的。项维仁门生众多,弟子中以“果园三山”最有影响。前人提及“永嘉画派”就始于项维仁。但是,由于交通闭塞,永嘉画派的影响力并不很大。

一批活跃在上海滩的艺术家,让温州画派受到普遍关注。真正让艺坛关注永嘉画派是在二十世纪上半叶的上海。当时,上海作为一个大商埠,汇聚着许多著名的艺术家。艺术家需要生存,他们除了展现自我的艺术创作以外,还要与社会有密切的沟通,要建立艺术市场,适应于当下环境,所以他们的艺术往往带有雅俗共赏的特征。海派艺术不是一家一派,而是一种海纳百川的艺术形态,是诸多艺术群体、流派、风格的集聚。它具有比较宽泛的兼容性。永嘉画派也是海派艺术的一个组成部分。在海派百花园中,永嘉画派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也曾一度是其中绚丽的花朵。

当时,温州众多艺术家客居上海,水平卓越。例如,刘海粟先生创办的上海艺专吸纳了来自全国的著名画家,根据1929年4月出版的教育部全国美术展览上海美专国画系教授作品参展名单记载:有黄宾虹、谢公展、张善孖、张大千、黄葆戉、马孟容、楼辛壶、王师子、马骀、许徵白、郑午昌、钱瘦铁、张光、方介堪、马公愚、郑曼青等。在十七位教授中就有五位是温州人。除了教师,据不完全统计民国时期就读于上海艺专、新华艺专的温州人有五十多位,其中有早年的施公敏、苏昧朔,后来还有戴学正、金作镐、谢印心、朱夷白、孙孟昭、黄振琪、黄达聪、唐唯逸、张明曹、李成勋等。在当时的上海画坛,温州艺术家群体具有较高声誉和社会影响力。由于温州古称永嘉,所以永嘉画派重新被提起,受到普遍的关注。这也是民国时期温州文人在上海滩“抱团”的一种艺术现象。

汪如渊门下高徒辈出,被尊称为近代永嘉画派祖师爷。活跃于上海滩的温州书画家中的代表人物张光、马孟容、马公愚、郑曼青,都出于汪如渊门下,故人们尊汪如渊为近代永嘉画派的祖师爷。汪如渊(1867-1923),原名杨润川,字芗泉,号香禅。永嘉人。二十岁后出继龙泉汪氏,但大部分时间生活在温州。其父杨得霖也是一位画家。汪如渊自幼随父学画,擅写花鸟,远宗徐熙,近承恽南田、华新罗,并善山水、人物,又能诗,兼长书法。他曾经在上海教过书,编有教材。1908年,被温州师范学校聘为教席。后又执教浙江省第十中学(温州中学前身)。曾与王毓英、江步瀛、夏承焘、陈闳慧等诗人一起参加慎社,为慎社初时社员。冒广生任瓯海关监督时,曾被聘为记室。温州博物馆现存有一批汪如渊在冒广生瓯隐园所绘的温州风物画稿。当时温州一批有志于绘画的年轻人纷纷拜他为师,据说聚集他门下学习的达三十多人。今天我们能数出来的这些著名的画家,例如张光、郑曼青、马公愚、马孟容、施公敏、蔡笑秋、徐堇侯等都是他的弟子。他是一位对温州文化,特别是对绘画艺术具有深远影响的地方大家。

经纬斋琐记2012年4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汪如渊的弟子中,张光是一位多才多艺的女性画家,号红薇老人。早年随丈夫章味三先生历游两广,曾任广东省立女子师范、私立洁芳女子师范监督。民国初年考入北京女子师范。章味三先生与蔡元培是同年,所以,在张光的作品中就有不少蔡元培的题字,称她为“年嫂”。张光执教过多所学校,历任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北京艺术专科学校、杭州国立艺专教授,垂三十年,桃李满天下。著名的旅法艺术家朱德群先生就是张光的得意门生。当媒体请朱德群先生“谈一谈在您的艺术生涯中哪些人对您产生了难忘或重大的影响”时,朱德群先生答道:“对我影响最多的主要是老师,我的中国画老师是潘天寿、张光,主要受他们的影响。”红薇老人平生交游甚广,与徐悲鸿、张大千、吴湖帆、黄宾虹、郑午昌、唐云、谢稚柳等过从甚密。解放后被聘为上海画院画师。

张光的外甥郑曼青出生于1902年,28岁就出任了上海艺专的国画系主任,他是海派艺术家当中一个颇具影响的人物。宋美龄就师从郑曼青先生学习国画。1949年后他旅居台湾。他是一位多才多艺、对中国传统文化有全方位理解的艺术家,擅长诗、书、画、太极、医药,人称“五绝老人”。

在永嘉画派代表人物当中,马孟容先生是一位独领风骚的人物,仅三十出头就已风靡海上。他出生于书画世家,有“书画传家二百年”之说,早年也是师从汪如渊。1905年科举制度废除,他和胞弟马公愚考入温州府中学堂,1908年考入浙江高等学堂(即今浙大),深受教师陈佩忍、张宗祥、邵裴子等赏识。曾在温州省立十中教书,后应聘任上海美专国画系花鸟画教授。曾熙评价道:“近时花鸟,求其笔致高雅,当推孟容。”蔡元培先生则说:“吾国画有文人派与画院派之别,文人之作,大都气韵生动,寄托遥深,而放者为之,或流于疏脱。画院之作,大抵界画精细,描写逼真,而拘者为之,或失于板滞。孟容先生折衷两派,兼取其长,诚出色当行,诚有艺术价值之作也。”编著出版有《墨趣专述》、《马孟容花鸟画集》、《草虫鱼蟹谱》。他还创办过新华艺专。可惜天不假年,1932年,马孟容先生英年早逝,令人叹惋。

汪如渊之后,徐堇侯既往开来发扬永嘉画风。永嘉画派固然是因在上海的温州籍艺术家而凸显,那些固守温州大本营的学者、艺术家如汪如渊者,也为永嘉画派作出了卓越贡献。徐堇侯是非常典型的代表。徐堇侯先生也是一位多才多艺的传统文人。早年师事陈黻宸、刘绍宽、朱鹏等先生学习文史,从汪如渊先生学画。他经常与夏承焘、吴鹭山、梅冷生等先生酬唱雅集。又能评弹、昆曲,曾与俞振飞切磋技艺。他特别擅长中医,一生悬壶济世,被评为温州十大名医。绘画只是他业余之事。这种非功利非职业的创作心态,恰恰成就了这位艺术家。徐堇侯先生初法汪如渊,后攻恽南田,晚年尤喜陈白阳、徐青藤,吸取他们粗笔写意的精髓,把原来永嘉画派中小写意的手段变成比较粗犷、豪迈的笔调,强调用笔、用墨、用水,体现了传统文人画的特质。从这次展出的130余件作品能较全面地体现他的文人写意风度。画作亮丽清雅,高古而独具文人气质,是温州近代文人画的代表。创作意态极似晚年的黄宾虹。徐堇侯先生既强调用笔规范又不拘于抠花数叶,以感知鲜活生动的意趣为要。他时时念诵着“笔要松,心要恭”。这“恭”字就是历代永嘉学人的敬乡敬贤、经世而致用的深层心理反映。徐堇侯先生既是名医又是良师。在他的身边也像汪如渊先生一样会聚着绘画学子。早年有徐绮琴、刘旦宅,晚年有谢振瓯、吴绶镐、张如元等。

刘旦宅先生1931年出生,少年就读三希小学,十岁时校长王晓梅先生为他举办了个人画展,并为他更名“刘小粟”,勉励他向刘海粟学习。又介绍他跟徐堇侯先生学画。解放后,徐堇侯先生到上海去工作,他就把刘旦宅先生带到上海,介绍给大中国书局,从事绘画和编辑工作。这是刘旦宅先生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因此,刘旦宅先生对徐老先生非常感恩。记得在刘旦宅先生1998年回乡办展览的时候,特地冒雨在徐堇侯先生坟前磕头跪拜,感谢师恩。在刘旦宅先生的画作中我们可以看到永嘉画派和海派绘画的融合。

体现地方文化特质,永嘉画派对今日艺术影响深远。纵观目前温州画坛,永嘉画派对今天艺术影响还是非常深远的,这其中不但是艺术上的启示,更重要的是一种人文精神启示,永嘉画派的精神层面体现了一个地方文化的特质,就是抱团、宽容、开放。如今,随着地域观念的淡化,永嘉画派似乎已成为历史,但是永嘉画派所彰显的清雅、讲诗文、重传统、重文气的理念深深地影响着每一个温州艺术学子,在他们的细胞中遗传着永嘉文化的基因。这也就回答了外界不无困惑的感叹:“温州的经济这么发达,观念这么领先,而温州的艺术却又这样的传统与具书卷气!”当前,学习艺术的温州学子非常多,在全国每一所艺术院校中都有他们的身影,他们犹如20世纪上半叶在上海求学的温州学子一样,对艺术充满憧憬。相信不久的将来,这批学子也必将以他们优异的成绩和个人的魅力活跃在中国的艺坛,担当起弘扬、传承、发展中国传统文化的重任。

 

收到唐一川先生的来信,获赠《唐唯逸书画集》一册。一川先生所撰前言,读来让人嗟叹。文革中,他在新疆建设兵团,曾有先后两次有机会可调入文工团和做编辑的机会,每次都被父亲唐唯逸先生劝阻。唐先生说:“音乐舞蹈那是上层建筑,那些‘大音乐人’是何等了得,但个个被斗得焦头烂额,好多人还畏罪自杀,你何苦步倒霉蛋的后尘?”“舞文弄墨是咱们家这样出身的人干的吗?不要当知识分子了,这很危险!还是当个工人农民踏实,你当个工人,学好一门养家糊口的技艺,将来娶个老婆,为唐家传宗接代,我们上辈子人就死可瞑目了。”这些话,反映了唐先生当时惊若寒蝉的心理。

晚去郑飞熊师傅处取装裱的周沧米轴、吴涧风册。郑留饭,赠其书杜甫诗一件。饭后,到知乐堂写字,柳营来访,为其书唐寅诗。

 

20日,张书旂画展将于下月在浙江美术馆开幕。向美国罗斯福纪念馆所借的《百鸽图》上午点交。1941年1月,身居重庆任中央大学艺术科教授的张书旂受托创作巨幅中国画《世界和平的信使》,作为中国政府国礼赠送给美国总统罗斯福,祝贺他三度连任美国总统。这幅画由100只翩翩飞翔的和平鸽组成,史称《百鸽图》。寄托了中国人民冀盼早日战胜法西斯,实现世界和平的愿望。蒋介石在画轴上题“信义和平。庆祝罗大总统就职大典。”时任中央大学校长的罗家伦在画上题诗:“拔乱犹馀不世功,平章正义范群雄。会看寰宇休兵日,信使联翩绕白宫。”

经纬斋琐记2012年4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经纬斋琐记2012年4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网上购书《金性尧全集》(1-9卷)、《高二适诗存》、《艺林悼友录、寒松阁谈艺琐录、鸳湖求旧录 续录》(吴香洲点校)。

晚,蔡国强“春”展览开幕。小百花艺术团表演开幕舞蹈。

复唐一川函。

  评论这张
 
阅读(4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