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经纬斋琐记2012年9月(2)  

2012-09-25 13:57: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日,“无界”刘国辉画展即将开幕,上午逢刘先生,获其赠画集。

购书《天香》(王安忆)、《散文叛徒》(祝勇)。

编辑《我怀南雁—浙江书画名家南雁行》一书至夜半。此活动由浙江文化馆、平阳县文化局主办。画册分两部分,前部分平阳南雁人文历史部分由钱允君编,下部分书画作品由我编,邀请书画家有王平、王犁、金心明、李云雷、章耀、余久一、吴涧风、章建明、池长庆、戴家妙、陈经、陈纬、胡朝霞、胡小罕、何兴泉、石君一、陈建明、钱允和罗剑华等20位。

12日,整理库房藏品。

作家阿来在晓风书店与读者见面,书店为我捎来其签名《尘埃落定》、《草木的理想国》两书。另购《书法谈丛》(刘涛)。

从《读库》读到一则故事。蔡志忠曾仰慕聂卫平,到北京的愿望之一就是能与聂一起吃顿饭。朋友为他安排了这个饭局,餐前聂对服务员颐指气使,令蔡失望。再次来京时,朋友问是否见聂。蔡说:不必了。我请客吃饭,服务员就是我的家人,没有客人教训我家人的,不见也罢。

这事让我想起发生在我馆的事。某著名画家办展览,周一闭馆,画家被门卫拦住不让进,说需登记。画家勃然大怒,说,我是某某,来这里办展览的。随后猛踢铁门,竟将门踢坏。我也很仰慕此画家,这事令我很失望。

13日,整理库房藏品。

同事老应索画,为之拟明人人物一。

经纬斋琐记2012年9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14日,刘国辉画展开幕。

任泽健托鲍小红赠其散文集和诗集各一。

下午陪鲍贤伦先生观刘国辉画展。邀鲍先生为我与陈经的书画展题词:“翰墨经纬”,展览将于下月在海宁徐邦达艺术馆展出。

已多年没投稿参加书法比赛了,今年全国兰亭书法奖将由绍兴承办。检新作手卷清吴德旋《初月楼论书》投稿。

15日,读傅璇琮《书林漫笔》。记录其在中华书局任职期间,与前辈学者的交往,他说:“我最大的心愿是为学术界办一些实事,我最大的快慰是得到学界友人的信知。”从前辈一些凡事中,我读到了感动。1960年间,中华书局重印朱自清的《经典常谈》,邀叶圣陶作序。叶给总编金灿然写信说:“作序之事,非我所宜。您应了解我,古籍云云,我之知识并不超过高中生。人皆以为我知道什么,我实连常识也谈不上。此一点恐不能叫人相信,以为我谦虚。您与我相识十年,且非泛泛之交,当知我言非虚也。苟我稍有真知灼见,则佩弦为我之好友,于其遗著,有不肯欣然作序乎?至希亮詧。”

16日,抗议日本关于钓鱼岛“国有化”,各地组织游行,杭州也有人组织游行,销售日货的门店关闭,张悬国旗。据报道,各地出现砸、抢、烧日货的行为。对此,微博上有很多关于“理智爱国”的评论。认为此行为“让日本看到一个愚昧、野蛮、低能、弱智的中国,一个尚未开化的中国,一个原始粗暴的中国。引起他们对中国的鄙视、厌恶和轻蔑,不会带来任何正面效果。游行不是在扬国威,而是把中国丑陋的一面暴露无遗。这是雪耻的国耻日,使全体中国人在世界面前蒙羞。”

17日,顾生岳先生逝世。

朱益寄赠我朱豹卿先生花鸟画一帧。

鲍贤伦先生题“翰墨经纬”四字。

经纬斋琐记2012年9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晚,海翔君来杭,往晤。海翔近在天津“中国书法艺术节”上被评为“书法十杰”,邀我撰一文。

18日,今天是九一八事件81周年,从广播听来的话颇为经典:“不怕狼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战友。”

下月中旬拟举办弘一法师书法展,将与平湖弘一法师纪念馆、温州博物馆联合主办。与李震君联系,落实有关联办、借展作品事宜。

获刘颖赠沈键编著《那年’那画:赵延年先生二十世纪30至60年代作品发表收藏集》,又获马馆长赠《马锋辉水墨写生五十图集》。

19日,中国美术馆将于明年春节举办全国十大重点美术馆藏品展。马馆长要我报选题,上午起草“学院履痕”浙江美术馆藏品展方案书。选择馆藏自杭州国立艺专至中国美术学院几代教师、学员部分作品展出。

接袁野电,涂克先生仙逝,即发信息涂申生表示哀唁。

购书《拟管锥编》(胡文辉)、《梅樱短笺》(钱婉约)、《国学文选类纂》(钱基博)、《赖古堂印人传 飞鸿堂印人传》(清 周亮工、汪启淑)、《无声诗史 韵石斋笔谈》(明 姜绍书)。

文茂邀我赴粤澳行,下午一起赴江西广丰,明日自驾出行。

晚到文茂广丰的矿区,文茂在此筑一小屋,三层,一层茶室,二层卧室,三楼露台,布置典雅。名“三省居”,杨剑题匾,金心明绘《三省居图》。喧嚣中的一片净所。

20日,上午从广丰会同从龙泉的季总等一行出发去赣州,行前参观文茂的纺织厂车间。

从广丰至赣州,一路过瑞金、宁都,都是当年红军的路。

受赣州朋友接待,入住锦州国际大酒店,这西班牙式的酒店极尽豪华。在酒店露台和柔的灯下,静静读朱小棣的《闲读近乎勇》,这闲书,这闲地,这闲情,让心得以宁静。

经纬斋琐记2012年9月(2) - 经纬斋-陈纬网络博克 - 经纬斋

 

季羡林说,“中西书名的命名原则很不相同。书名诚小道,但小中可以见大”。欧洲的书名,像亚里士多德的《诗学》、《修辞学》和贺拉斯的《论诗艺》,“都朴素无华,书的内容是什么,书名就叫什么,没有藻饰,没有任何花样。而中国却不尽然。我们有什么《文心雕龙》,有什么《艺舟双楫》等等,等等,花样多得很。这些书名花里胡哨,形象生动、灿烂。它们与内容有联系,但有时候又让人猜不出内容究竟是什么,这情况同欧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进一步阐述:“印度的命名原则又与中国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在中国和印度的文艺理论中,“没有说出来的暗示的东西,其价值超过说出来的东西,在说出来的东西中辞藻雕饰最无价值。”季先生的这一发现,从微小处得观中西文化的区别。

何满子阐述现代文明的四块基石,即希腊哲学、希伯来宗教、罗马法典和英美宪政。他不无遗憾地揭示,历史没有赋予中国推动世界进步的使命,世界也就在中国没有成功之笔。他说:古希腊学者在所有问题上都争论,唯有一个问题上不争论,那就是所有政体中最坏的是专制政体。在此认识前提下,他们之间才愿意展开争论。而中国古代学者却在相反的方向上达成默契:两千六百多年的政治哲学历史,从不触及君主专制政体,遑论展开争论?也从不涉及任何最起码的政体研究,却一代接一代无休无止地谈论什么典与礼、道与行、仁与义、修身与养性。他明确指出:种族、名族、文化、宗教、经济是不可能划分世界的。划分的标准就是民主与专制。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