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顾及情谊或者挽救江湖 ——读陈纬《经纬斋笔记》 王 犁  

2012-10-08 12:58: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顾及情谊或者挽救江湖

——读陈纬《经纬斋笔记》

 

王 

 

     每个阶段总有几个经常晃荡在一起的朋友,发表发表对日常事物的识见,或许会带来略显肉麻的鼓励,让你更加屁颠;间或碰上直指人心的批评,又让你一阵清醒,省得被忘乎所以的人性蒙蔽自我。朋友间顾及情谊的鼓励以及挽救江湖的批评,这些超越亲情的友谊,都是平常的大多数拓宽视域的精神资源。

与陈纬认识好像有些年了。近两年我们常晃荡在一起,他时而略高一筹的见解牵引着我不时向他请教一些对事物的看法。在众多知根知底的老友中,陈纬应该算是新朋友,交往的频率足以让我忘了认识他的时间,但永远记得认识之初被鼓励的方式。作为画家赶上了好年头,出手做不到雅俗共赏如我,也画梅乞米有年,但在天天盼望画山卖山的岁月,没有几笔砌山堆石的真本事,你把山画到天上也不会有铜子掉下来。有一天,心明兄说有朋友喜欢我的画,想买两张卡片,还煞有介事地给了我些银两。听到银子的撞击声,让我一阵激动,深切感到市场是激励人们斗志的动力。隔了几天我如约给他画好的卡片,心明也用他特有的方式说,好像很认真奥!算是交差了事。这一小桩以画养画的段子本也了了,但杭城出现陈纬的身影,还同住滨江,约我去他家小聚,东拉西扯地说到喜欢我的作品,对作品一直不自信的自己,且作朋友间的客套,陈纬可不干了,翻箱倒柜地找出两张作品以证,正是一两年前心明兄取去的两张卡片;轮到我汗颜的时候了,只有诚恳地说,假如看到我的画还有进步并且喜欢的话,可以用这两张画交换,算是挖起了陈纬兄埋下的两颗鼓励我的地雷。

来往日子久了,慢慢知道这个即将变成温州中年男的人生经历。写过现代诗,在1980年代中期得过浙江现代诗十佳,来杭州武林广场新落成的杭州剧院领奖,意气风发地在西子湖畔柳荫里憧憬过文学的未来;当过抓计划生育的副乡长,不知是否干过欺男霸女暴力执法的勾当;开过书店,不知道是亏还是盈;当然让我们知道的是书法家陈纬。前些年台湾的何怀硕先生来杭州讲学,见我身边的青年才俊如陈纬、陈经、金心明、曾三凯等都写得一手好字,问我怎么没有好好向他们请教,或者是他们不愿意教我?您看字写不好也成了朋友们的累赘。

那次挖地雷时获赠的《经纬斋文抄》(作家出版社2004年10月第一版)和近些年出版的《经纬斋笔记》(西泠印社出版社2011年7月第一版),以及温州出版人陆续推出的《瓯风》,让我感受到一个不一样的温州。陈纬对乡帮文化的热情几乎到了絮叨的程度,在他的絮叨中,张鹏翼、林剑丹、张如元、萧耘春等构筑的地方人文氛围几乎超越这个纷繁的时代。而第三集《瓯风》中徐朔方先生的才华、学养、爱情再加上民国与胡兰成有关的人生经历,在其学生陈文辉的笔下几乎可以拍成好莱坞大片。原来温州人,赚钱的人拼命在赚钱,絮叨的人拼命在絮叨。也有与陈纬逛书店的经历,看到与温州乡帮文化有关的书籍,会不遗余力地推荐,如方韶毅的《民国文化隐者录》(金城出版社2010年11月第一版),沈迦的《普通人》(山东画报出版社2009年10月第一版)等,假如你没有动心买下的欲望,他会买下送你,弄得你只有打开自己的钱包作好学状。有人就有魅力让你对他感兴趣,于是对他有关的一切都感兴趣,包括他的家乡。他让只知道温州造假皮鞋的我慢慢晓得,从温州出发,从晚清经学大师孙怡让的玉海楼出发,到北大的陈介石,一路走来,几乎涵盖整个近代文化。嘿!乡帮文化的整理和研究以小及大,会带你走入如此宏观的世界。

从文学青年中出走后的陈纬,更醉心于资料的收集和整理,书画或许只是他的冰山一角。我们曾经有过小说真实还是历史真实的争论,他批评我对虚构文学兴趣的没有意义,颇有出走后醒悟的腔调;也批评我知识结构西化的倾向,会疏远对传统文化的认识。陈纬的见解如钱穆等民国文人一般,传统文化在人文方面已经把西方的问题都囊括了。最近突然买来丹麦勃兰兑斯《十九世纪文学主流》(六卷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10月第一版),说要拓宽自己的阅读视野,让我一阵子诧异。其实,这位老兄与你争论的时候,故意偏执一些让你明白他的立场。有时推荐最新阅读,还不时告诉他的阅读速度,如三卷本的《南渡北归》(岳南著,湖南文艺出版社2011年1月第一版)是我俩同时在晓风书屋扫书归来,他会一段时间告诉我看了第一卷,再一段时间告诉我看完了。可惜我被其他阅读羁绊,还停留在看完第一卷的阶段。见我对公共知识分子的话题感兴趣,他问我有没有看过资中筠的书,我说没有,他在书店向我推介《资中筠自选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10月第一版)的五卷本,我一翻很合口味,隔一阵子他告诉我已经看完,并告诉我阅读后的体会,而我仅停留在《士人风骨》这一卷。原来,晃荡在一起在朋友还可以营建一个阅读的氛围,用他的行为来检讨你日渐疏懒的阅读速度!

读《经纬斋笔记》,品其艺坛逸闻摭拾,基本可以感受到陈纬的价值取向。迷恋日渐远去的民国遗风;热爱家乡,对乡贤旧识推崇备至;还有钩沉隐逸民间终老乡里名不见经传的艺林散叶。《经纬斋笔记》中记录着很多与朱豹翁有关的点点滴滴,正是有这般不趋同的价值判断,才会促成浙江美术馆对朱豹卿先生作品的收藏。在朱豹翁最后的几年里,为了促成“朱豹卿先生作品捐赠展”,我们一起拜访朱豹翁的情景历历在目,作为仓库保管员的美术馆典藏部主任,陈纬处处呈现干一行爱一行的基本职业素养。由于美术馆的收藏与展览,让名不出湖上的朱豹翁进入美术史书写的视野,新近上市的《二十世纪中国画史》(刘曦林著,上海美术出版社2012年5月第一版)上,作者评论:“朱豹卿上承八大,纯施水墨,古木兰竹见性,花鸟虫鱼得趣,出于心而无俗虑,每有奇想异构。”相信豹翁知道也会感到欣慰,而对于共同参与这件事的我来说也深感快乐和福气。美术馆的意义正是在这些美术馆人的努力下,以其广博的认识和不同寻常胸襟来用好纳税人的钱,丰富一个时代的收藏。

与陈纬一起也讨论过,中国的美术馆事业赶上了一个好的时代,但美术馆事业还是起步阶段,虽然可以在博物馆学上借鉴很多共同的地方,但还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的美术馆学的基本架构。每一个美术馆应该有自己收藏研究的专门家,并享誉学界,比如说周昌米、朱豹卿之于浙江美术馆,很多人会说周昌米、朱豹卿还不够作为专门研究的高度,我就想起阅读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天地图书2009年9月初版),从她母亲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美君出发,还能够展现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周昌米、朱豹卿正是波澜壮阔的时代里不同的两个人,就如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江村之于费孝通,呈现了中国社会最底层的基本结构。

可以晃荡在一起,当然是情谊的牵连,更多的是因为有共同的价值取向。在工作生活中碰到的人和事,陈纬总能记录为艺林轶闻,存录在友朋的记忆里。其一,某次奉命接机,一位一线的美术史家在车上听说他是温州人,就说温州人有钱,就探讨怎么卖画的话题,如此这般,让温州人如陈纬多索然无味。其二,由于其好友湖州老费的关系,吴子建来杭,他总有缘一聚;我也有追星的心理,借光一晤,席间听吴子建笑谈艺林旧事,如沐春风。饭后同车归,看我兴奋的样子,说这么崇拜,怎么不借机合个影,我说见就见了,还欢谈畅快,就不落这般俗套了。顺便他又讲了一个吴子建的段子,说一次老费给人介绍吴子建是篆刻大师,吴避开老费手指的方向,侧身往后看去,问:大师呢?大师在哪里?听之莞尔!

与陈纬在一起,经常有这样那样的故事,流露其稳定的价值指向和对事物的认识,让听客如我为之动容,可谓挽救友朋于江湖!

                              2012年10月2日兴坞居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