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经纬斋

陈纬网络博克

 
 
 

日志

 
 

那些年,一起追书法的兄弟  

2012-10-09 14:27: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年,一起追书法的兄弟

陈  纬

与海翔君认识有二十多年了。

那时,他的家在我们老家平阳县城一个叫十八家的十字街口。就在他的家里,他创办了我们县第一家农副产品的企业,叫“海龙公司”。开业那天,搭了大汽球的拱门,锣鼓喧天,县长重视农业企业,亲来剪彩,当地电视台、报纸报道了他的创业事迹,称他是“农民企业家”。

县长姓王,爱收藏,家里名家字画不少。其实他欣赏的不仅是“企业家”的余海翔,更欣赏的是作为“书法家”的余海翔。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还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含金量很高,何况是一个小县城的青年,又何况是干企业的。当时,除了海翔君外,我们县还有一位中国书协会员是年近百龄的张鹏翼老先生。老先生笔耕一生,时任温州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到晚年才由方介堪先生介绍加入中国书协。而海翔君是通过入选中国书协举办的国展,以成绩作为条件加入的,这足以让大家刮目相看,按他的说法,是一手办企业,一手搞书法。

海翔君是六十年代生人,属龙,大我一龄。这个年代出生的人,学校教育有历史的特殊原因,在校求学时间有限,大都知识与能力是离开校门在社会闯荡培养起来的。海翔君大概是初中毕业后便外出闯世界了。与很多温州企业家一样,他创业的起步是作为推销员开始的,小小少年全国各地到处跑。除了推销产品,他想方设法都要拜访当地的书法名家,拿自己写的字给大家们点拔索教。

那些年,在书坛崛起的明星在我心里是遥不可及的传说,而在海翔君那里,他给我看与这些名家的合影照片,给我看写给他的作品,给我讲与名家交往的故事。记得这些名家中有津门的孙伯翔、龚望,辽宁的郭子绪,还有日本的大矢风城等等。

海翔君在我看来,其经历就是一部传奇。他的睿智,他的自信,他的气度,让我心往。那些年,我几乎每天与他在一起,看他写字,听他感悟,对他佩服五体。

那时我是典型的“文青”,喜欢胡扯诗歌。写字也喜欢,但没基础,摸不着门径。后来我逐渐从“文青”走向“书青”,乃至今天以此为职业,细细想来,那些年,海翔君对我的引导和影响是一大原因。

是他引我去见张鹏翼先生。我少得可怜的自怡夫子的印记想来与他有关。依稀记得,老人住在县图书馆一楼一个不足三十平米的小屋。老人坐在床上,穿一白色对襟的圆领衬衫,须发皆白,尤如仙人。海翔身高,进门下意识低头弯身进去,一下就把小屋给撑满了。他喊老人“阿公”,很亲昵的称呼。张先生话少,看着话多的海翔,只是不停地笑,目光有着慈祥与欣赏的光。记得那次就在张先生家用餐,老人招呼我喝几盎白酒,海翔滴酒不沾,老人也没叫他喝。

海翔告诉我,他很小的时候就随老先生学写字,很小开始就喊老人“阿公”。老人腿脚方便时,他陪老人去温州,看过方介堪、吴鹭山、王敬身、曾耕西,去苍南看过苏渊雷、萧耘春。晚上就陪老人睡,老人鼾声大,时起时止。他睡不着,有时老人没了鼾声,似乎呼吸也没了,他害怕,每次起身见老人肚子一起一伏的,才放心躺下。那些年,在人家的眼里,海翔就是鹏翼先生的孙子,老人的一根拐杖。

他引我拜访王建之先生。王老与国民党《中央日报》社长马星野同学、亲戚。晚年就住在古旧的马宅,屋很小很暗。我们去时,大晌午的,老人还躺在床上睡觉。老人早年在南京,与王云五、俞平伯、胡愈之、赵朴初等一起办诗社,何等风光。经历文革,狂狷高傲的个性使他吃了不少苦头,老来身边没有多少亲人,特别孤寂。他出生名门,写一手好字,鹏翼先生是他父亲王鼎铭先生的弟子,因此对晚年鹏翼先生隆得书名很不以为然,常会因一些小事与张先生闹一出,成了县城文化人喜欢谈的逸事。老人的故事是海翔君说给我听的。

海翔喊他“王先生”,在老人起床的工夫,我看到墙上报夹订的是英文报纸,桌上有一封温州老诗人、书法家陈铁生先生的来信,细读,是向老先生请教做诗的,言辞甚为恭敬。陈先生傲气是出了名的,这封信给我印象很深。那次,海翔君请老先生给我和他各做了一首嵌名诗,给海翔的诗云:

    晴窗小试硬黄书,海气荡朐意可舒。

    更乞宣城诸葛笔,龙翔凤翥伴云膄。

由海翔引见,我认识了很多活跃在温州书坛的名师,如何元龙、吴永龙,还有吴鹭山先生的公子、书画名家吴思雷先生等。这些先生善饮,海翔经常设饭局请他们聚宴,让我作陪。先生们每饮辄醉,每醉必书必画。从他们身上,让我领略了古人的“名士风度”。

由海翔引见,我认识了王擎峰县长,对我命运的改变起了关键的作用。王县长热爱书画,海翔常约我去他家看藏品。县长一件件取出来给我们看,蒲华、吴茀之等名家真迹我都是第一次见到。在与王县长的交往过程中,县长觉得我在医院当小文书有一些屈才,便介绍我去乡镇政府挂职。数年后回到县城,在县文联任职,再后到今天,是后话了。

那些年,在老家的县城,聚集着一群狂热书法的青年伙伴,组织了一个叫“墨社”的沙龙,定期交流习作,大家互相点评褒贬,有时免不了会争论,脸红耳赤的,互不服气,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海翔君在这个沙龙里是“权威”,他性格温和,批评的话中肯而不犀利。而为大家动笔演示,他又充满着一种霸气,每为大家所折服。

那些年,与海翔君的交往,在我看来,他的内心世界十分丰富。对待同道师友,他温恭和顺,虚怀若谷,在人事纷纭的书坛,他乐群不党。而另一面他又果断自信,不轻与人同。特别是在地域书风强烈的温州,他的赫然独立,尤为可贵。我也偶而见过他在商业谈判桌上的风采。海翔君西装革履,风度翩翩。他思路开阔,口齿伶俐,诚恳而不失机智,礼节而不失威仪,落磊大方,不亢不卑,颇具将帅之风。他的这一印象与他的书法风格颇为吻合。

海翔喜写大草,其造型奇倔,线条通畅流动,写来踢踏生风。他崇拜黄山谷、祝枝山、王觉斯,每恨不见林散之。他有扎实的童子功,早年在篆籀功夫上下得很深,花了很长时间临写过《毛公鼎》、《散氏盘》、石鼓文。隶书于石门颂浸淫最深,还刻过相当一段时期的汉印。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求书法,起点是完全不同的。海翔君是我的领跑者,他屡屡在全国各大书法赛事中入展获奖时,而我还只是懵懂的普通书法爱好者。

那些年的后来,我到基层任职,他离家外出经商。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民营经济的风起浪涌,他都经历。我想其间的荣辱兴衰,他都尝遍。有一段时间里,关于他的传言纷纭,我们慢慢失去了联络,一隔十余年无音讯。

九十年代末,我纠结温州一伙有些书名的青年朋友组织“会文书社”,而后名扬全国书坛。再过几年我离开了老家去了杭州,参与浙江美术馆的筹建,期间时时参加一些书法展事,出书,办个展,在网上开设《经纬斋琐记》的博客,在书坛渐渐有了一点虚名,所有这一些,我不知海翔是否了解。我试图打听他的行踪消息,每次都让我徒劳。我很想让那些年一起追书法的兄弟知道我不再懵懂,让他分享我的欢乐。他事业如何?家庭如何?还爱书法吗?一切我都无从得知。

来杭州也快十年了,今年初,我在荣宝斋书店见到新期的《中国书法》,无意间在“书坛中坚”的栏目里见到了海翔君的专栏,书风没变,照片还是老样子。我急忙上网搜索“书法家余海翔”,欣喜找到他的书法博客。我十分激动,在留言中留了我的电话。第二天,便接到海翔君的来电,他告诉我在天津定居已多年,事业很顺利,书法一直在写着,只是不参加书法活动很长时间了。随后,我将我所有能反映我这几年成果的书籍寄给他,我迫切想续上我们十年的空档期,人生苦短,有几个十年呀!

不久,海翔君作为天津的浙商代表来杭州参加世界浙商大会。似乎十年并没改变他些许,他还是那些年的样子。他带给我他的书法近作,依旧是大草,依旧是磅礴大气。他告诉我他关于书法的规划,我欣喜他的回归,坚信他一定会续写他关于书法的精彩传奇。再不久,他来杭州,告诉我新获天津中国书法节“书法十杰”称号,要出一册精美书法集。他又告诉我,他在申办天津一家民营的书画院,他还参与筹划世界浙商的书法大赛。他说,这一切都是新的开始,新的起点。

那些年一起追书法的兄弟哟,其实我们的追求从未间断!

                                   2012、10、3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